2014-04-27

【明報】譚蕙芸:生活達人:講真話 No Fear (278)


《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二月底被襲,其後的周日舉行了一場「反暴力」遊行。在添馬公園人群裏,出現了鄧萃雯身影。當時,筆者恰巧坐在她旁邊,這位視后被發現時,記者一擁而上。見慣大場面的她,沒流露「如妃」的霸氣,沒有「九姑娘」的強悍,反而有點錯愕。原來,這是雯女第一次參加遊行。她解釋,抱着一個普通市民心態來,沒想過受訪,有點緊張。

雯女當時向記者說,新聞工作者受襲,加上連串傳媒異動,令她感到「香港變得陌生」。當天她特意穿了一件Amenpapa品牌T恤,上面寫着「I Love Truth」。然而筆者難忘她那帽子和墨鏡下,束着兩條翹起的「豬腸孖辮」,眼前的她,不像劇集裏她飾演的那種犀利惡女人,反而散發出淡淡少女味。

遊行個多月後,我們終於坐下詳談,四小時訪問,筆者更確定,在劇裏演活「強悍女當家」的雯女,真人卻有一種孩子般的天真。談及大台拍劇辛酸,她快人快語:「公司就是公司,怎會是『娘家』?阿娘怎會(長時間要你開工)不讓你睡覺?」「拍劇拍到病也不可告假,你還怎會『愛回家』?」 逗得全場人仰馬翻,雯女眼珠骨碌一轉,擔心自己又說錯話:「我這樣說會否『好寸』?我只係真心為我的行業發聲,覺得不可以再這樣『不人道』下去,演員也會病。」筆者卻想起童話故事《皇帝的新衣》裏面那個小孩,單純和率直地指出,皇帝其實沒穿衣服。

雯女愛說真話,和希望報道真相的新聞工作者,感到親近:「我常被人批評說話太直,我也是說真話的人,所以劉進圖被人斬,我有很深感受!如果暴力是想恐嚇新聞自由,那我們更加要講多一點,講快一點。更重要是,我們要站出來表達,不要以為這樣可以打壓我們,我哋會繼續好像以前咁,sorry,咁樣打壓唔到我哋,我哋唔驚,No Fear!」

第一次遊行

「說真話竟被人斬?」

月前在政總遇上鄧萃雯,我們邀請她訪問,可是她一直忙,至近日她再主動聯絡我們成事。相約在樓上咖啡室,她準時到場,攝影記者大膽構思,請她把便條紙黏在身上,連頭髮裏也插一張。她不但沒抗拒,還興奮地參與。拍照時,她渾身是戲,時而煙視媚行,時而落寞無奈,時而自信高傲,讓筆者看到「四奶奶」、「九姑娘」、「如妃」的角色活現眼前。拍攝完畢,她又跳蹦蹦地說笑:「肥的不要刊出呀!」筆者告訴雯女:「妳這種才是正常身材。」她笑問:「是嗎?你知道我們這行業,正常便是肥了。」

四小時對話,問答沒有禁區,有碗話碗,有碟話碟,不含糊,清脆利落。雯女反應直接簡單,喜怒形於色。筆者每條問題,她都認真思索,有時想得頭歪着,鼓起一邊腮,淘氣得像少女。說到激動處,爆出一串「哈哈哈」爽朗招牌笑聲。到尾聲,雯女輕鬆得抱着椅背打側坐,筆者發現,眼前這位不是什麼兩屆視后,而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我們由劉進圖集會談起。雯女一向給人印象較少涉足政治,今次「處女遊行」,成為外界焦點。她說,以前也想過參加遊行,例如HKTV發牌事件,然而有時因為要開工沒法出席,有時因為沒時間研究議題,有點猶豫而卻步。她說,藝人對社會有影響力,故分外謹慎,希望對事情充分了解才站出來。今次劉進圖被斬,她覺得是非黑白很明確:「雖然我不認識劉進圖,但很多資訊看到,他為人如何,多年來對做新聞理念如何。傳媒發生的連串事件,好像抽廣告、人事變動等,全部我也有留意,多件事累積下來,再發生襲擊,讓我相信,這種心裏的不安不是假的,當事情去到暴力,已是一個法治問題,好嚴峻。 」

「劉進圖受襲,我個心很痛」

「聽到劉進圖受襲,我個心很痛。每個香港人都希望新聞能報道真相。我也是一個說真話的人,我也算是媒體一分子,說真話竟然被人斬?為了這份正義,為了(新聞界的)專業操守,我只能做遊行這麼微小的事。」由於是第一次遊行,心情有點緊張,幾天前已向有「遊行經驗」的朋友查詢,亦找到幾位藝人之家的朋友陪伴。她說,不怕遊行現場會「亂」,因為相信香港人是理性和守規矩的。對於「處女遊行」的感受,她說,特別喜歡「默站」部分,覺得用安靜的力量表達一種理念,很有意思。

將公民掛在口邊

「我愛這個地方」

筆者問,藝人經常被狗仔隊纏擾,有人批評記者「作古仔」,操守有問題,覺得不值得為記者發聲。就像早前雯女因拍劇壓力大,一度情緒困擾,被傳媒寫成「患癌」。雯女承認,她也曾因傳媒作新聞不快,還開玩笑說:「或者有一些報業人士可能我也想打佢呢!(眾笑)即係你會諗,我都想『夾錢』呀!(哄堂大笑)」後來她卻體諒地說,曾和狗仔隊聊天,明白他們工作有壓力,未必立壞心腸。她補充:「(新聞工作者受襲)是全香港人的事,我自己嘅嘢,就微不足道啦。」

筆者察覺,香港的藝人,甚少像雯女般把「公民」這身分掛在口邊:「我經常記住自己是香港的『老百姓』。很多人問我為何去這次遊行,因為我是香港人囉!我愛這個地方,肉緊這個地方,這件事發生,你就會很『上心』……我覺得我需要多一點去了解自己生活緊的地方係點樣。」

了解政治 有助演戲

雯女十八歲入行,一出道便做女主角,賺到名氣,卻對電視製作不見天日的拍攝方式感厭倦。九十年代曾毅然離開娛圈到美國留學,嘗試過「平凡人」生活,加上近年有信仰支持,敢於在事業高峰停下步伐。年前拍《金枝慾孽貳》期間壓力爆煲,她為了身心健康決定減產:「我覺得辛苦夠啦,步入咗人生另一階段,演戲已經唔係我當下最想做的事。」這一年她去做義工,上課進修,與家人旅遊,擴闊生活圈子,其中一個新的活動,就是多看新聞。

其他藝人說「我討厭政治」,雯女反而覺得,一個演員對政治加深了解,對演戲也有幫助。她說,希望多拍攝社會性題材,更透露曾收到一個劇本,邀她飾演「政治人物」,卻未敢接拍:「做一個專業演員,你唔可以做一個井底蛙,我攞住一個政治人物劇本,都唔知點樣去演?如果想有競爭力,必須要增值。」我們好奇,這角色是讓雯女演「女議員」還是「女特首」?她故作神秘賣關子。訪問期間,亦好奇地向我們查詢了一些本港政治狀况。

拍劇表面風光 卻不人道

雯女感嘆,電視藝員要演活人生百態,卻沒空體驗生活:「我們拍戲是困埋,無日無之咁拍戲,外面有什麼新聞我們都不知道。」在電視台拍劇,過的生涯不足為外人道。若擔演主角,連續幾個月每晚只能睡數小時,更誇張是,她曾一邊病一邊拍戲,曾經試過要在一小時內完成「化妝、大解、吃飯、看醫生」幾樣活動:「精神狀况怎會不崩潰呢?拍劇外表風光,卻是不人道,扭曲的人生」。近年她偶爾到內地拍劇,驚喜國內製作可讓演員有足夠休息。

近年「高清」技術出現,對女藝人更「殘忍」。雯女形容,年輕時有精力熬夜,但演技稚嫩;到磨練到成熟了,體力已不勝從前。她回憶拍攝《巾幗梟雄》時心情忐忑,笑中有淚:「我唔算貪靚,但當妳三十幾四十幾歲,不讓妳睡覺,把妳這種皮膚暴露在六十吋高清電視上,如何保持一個唔影響人食唔落飯,不要口腫面腫的樣子出鏡?我每日收工心情也很矛盾,剩下的寶貴四小時,究竟應該用來讀劇本,還是快點『敷』面膜去瞓覺呢?我是資深演員,念對白不好會覺得羞愧;但若我唔靚,觀眾會說『嘩,妳咁老咁殘嘅?!』妳幾好戲都無用,下一套唔係做『四奶奶』,而係做『四太婆』!」

怎可把公司

當作「娘」呢?

雯女在美國讀過書,見識那邊藝人有工會,曾憧憬香港演員也能組織起來,爭取合理待遇,但多年來成效不彰。很多年前,她也曾參加工會,成員之間曾經協定藝人不可接免費工作,須有基本車馬費,怎知只她一個人跟隨,還被批評麻煩。她義憤填膺:「這一行的風氣是,大家唔能夠放下個人利益,因為你唔撈,有第二個撈,怎能團結呢?」雯女說,有生之年希望可見到有工會改變現况,我們起哄,推舉雯女做主席。本身是基督教團體「藝人之家」現任主席,被粉絲暱稱為「主席」的雯女,幽大家一默:「我何德何能?做『習主席』就有用啫,做我這個『主席』無用啦。」

雯女畢業於一九八四年無綫第二期訓練班。大台曾以「娘家」、「愛回家」等說法,吸引藝人回巢,她頗為清醒:「不過是口號罷了,我曾經病着去看醫生還被催促回去拍戲,又曾經工作至情緒困擾,卻沒人問候你一句,還能『愛回家』嗎?我不是想罵人,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搞錯,工作就是工作,當中也有沒人情味的時候,怎可把公司當作『娘』呢?」

政府把業界一絲希望都滅絕

雯女沒有替王維基拍劇,但多次就港視發聲,因渴望業界有競爭,港視未能開台,也令雯女失望:「(政府這決定)像是把業界唯一一絲希望都滅絕了,這麼多普羅大眾出來,表達想多一個選擇,都唔可以。」近日流動牌照再次受挫,雯女嘆口氣:「我個心沉到落底,難得有個傻人(王維基),這麼有衝勁也不成功,不止嚇壞有心做創意工業的人,好多想做生意的人都會驚。」

由王維基事件到傳媒受壓,雯女開始相信,香港社會的表達空間似逐步收窄:「我覺得香港愈來愈陌生,以前認識的香港是個民主社會……政府不是以民為本嗎?民眾若想知道(決策原因),你可否告訴我們,令我們心悅誠服?你卻是不講。當好多嘢唔講之後,你卻發現『有講嘢』可能要被斬,你不願意也會諗:『咦?事情好像有迹可尋』,會開始把這些事件連接起來。」

大眾生活愈艱難

藝人當中,雯女算是關心時事,較為敢言。然而,她坦承自己對政治理解皮毛,對「民主政制」、「地產霸權」這些名詞,雯女謹慎地表示,未全面了解前不想妄下定論。但她近年做義工,「落區」機會不少,聽到的故事讓她覺得,市民未能安居樂業。

「我們做明星的,賺錢比一般人容易,也覺得生活艱難,何况普羅大眾?受歡迎的老字號食店逐一結業,因交不了租。生意好的,做得畀心機的,一樣捱不住。好像你無論幾努力,最後也是業主得益,像總是為別人工作。這種社會並不健康,沒法令人安居樂業。」雯女九七年曾經歷負資產,熬很久才走出谷底,今日已再置業,她表示,自己的財富主要由辛苦拍戲而來,故從心底認同普羅大眾苦况。

她也看到,這一代的年輕人處境困難,似乎沒法看到一種盼望:「努力讀大學的年輕人會覺得,出來找工作,付出努力和毅力,未必有成功一日。」筆者介紹她看呂大樂《四代香港人》,說的正是「年輕人下流」現象,她雀躍地叮囑助手抄下書名。雯女一直愛看書,杏林子、楊絳、鄧小樺、魏德聖的文字,她都會在微博分享。

盼政府真的去體察民情

雯女雖然心直口快,但有一種持平和謹慎。她強調,香港政府不是沒有做事,亦看官方有向弱勢社群提供支援措拖,然而,一些社會問題,如幼稚園因貴租被逼遷、天水圍二十萬人口至今區內醫院仍未落成,她的確看到低下層生活困難。雯女語重心長說:「作為一個香港公民,我希望政府體察民情……真的是去體察,若你有難言之隱,要用某種方法處理,你要讓市民明白,就像智叔(廖啟智)之前訪問說,人是有感覺的,政府和市民是互動的,我們不覺得心服口服,社會只會出現更多矛盾和憤怒。」

雯女謙稱自己做的事很「微小」,然而,藝人小小一步卻影響不少人。三月二日,出席完「反暴力」集會,她把照片放上微博,還寫到:「作為香港公民,要堅持有個健康公義的社會,反抗黑暗暴力,挑戰香港法律的大是大非面前,只願以後吸到是自由新鮮的空氣。」

她在微博有四百萬名粉絲,不少是內地影迷,部分人對此貼文感到驚訝,因為那天正是偶像的生日。鄧萃雯選擇在生日當天,沒大事慶祝,默默站在政總草坪,穿上黑衣,舉起藍絲帶,為香港新聞自由發聲。這樣做,雯女不覺得是犧牲,她淡然說:「過生日我喜歡低調點,一班人圍住你一齊說『又老一歲啦』有咩意義?我還可以引導粉絲們想一想:生日不一定要來享樂,不如用來做些有意思的事吧。」

髮型:Kelvin Koo @HAiR

化粧:Stephen Lau@STEPHENMAKEUP

服裝:Calvin Klein platinum label

場地:義匠工房

協力 阿離

圖 余俊亮、資料圖片

編輯 蔡曉彤

sundayworkshop@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