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4

【輔仁媒體】上官武:GPA3.7 和1.7 都讀TOP UP-DEGREE (889)

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石門校園(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WiNG)

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石門校園(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WiNG)

「GPA3.7又讀TOP UP-DEGREE,GPA1.7都讀TOP UP-DEGREE」或許你GPA的比別人高一倍有多,投資的時間、心機比別人多,面試表現也可能很優秀,自以為美好將來已經來到跟前。但當你一等再等,不知不覺間四月已到,大部份本地大學預留給副學位學生的non-jup offer都已經發出,而自己經歷多場面試卻一無所獲,還白白支付了報名費。假如你打算繼續學業,就意味著未來兩年也要與你身邊那位GPA1.7的朋友,在TOP UP-DEGREE做同學。

TOP UP-DEGREE就是一些由本地學院或外國大學開辦的銜接課程,讓副學位學生即使上不了本地大學,仍然可以透過其他途徑來取得學位,方便日後進修,也讓大學多賺你兩年學費,也可以算是達至校方和朋友「雙贏」。然而,縱使TOP UP-DEGREE的簡介會上,講員把TOP UP-DEGREE的課程描述得天花龍鳳,既有優良師資,獎項無數,更有世界排名、國際認可。但是,大家心裡也明白,絕大多數的TOP UP-DEGREE在就業市場當中,都是次一等的沙紙。雖然TOP UP-DEGREE亦都設有面試,但多數都是象徵式,沒有PASS AND FAIL之分,只要出席與缺席之別,你有出席面試,就有OFFER。結果,「GPA3.7又讀TOP UP-DEGREE,GPA1.7都讀TOP UP-DEGREE」,人人都有OFFER,有錢就是大學生。沒有高材生和平庸學生,只要入不到本地大學,最終也是殊途同歸。

副學位學生的命運就是這樣一回事,最top的學生能入讀本地大學,其他學生不管成績高低,亦只能夠在TOP UP-DEGREE再續前緣,入不了最好的,就只能進入最差的,沒有中間。進入天堂的人是少數,留在世間輪迴的人卻無數。在這樣的教育制度下,為了表示自己與成績差的學生有所區別,入大學就成為了證明自身的唯一途徑。平等教育,讓每個學生得到較平等的教育機會,說起來好聽,但卻扼殺了許多人得到精英教育的機會。那些決心成為社會精英的人,為了爭取僅餘接受精英教育的機會,只得拼命地撕殺,所以說,能在副學位課程當中找到真心朋友,已經是一年難能可貴的事。

還記得,以往在中五會考的年代,能陪與好友在中六上再續同學緣是美好的事。上到預科,當然要組學生會,過美好又精彩的校園生活。但來到了副學位的世界,面對即將降臨的投身社會壓力,入大學洗底才是最重要的事。友情?被放在一邊; 上莊,成了懶學生的代名詞;揀PROJECT組員?當然是GPA優先。大家的心裡多了一重利害關係,鄰桌之間多了一重隔閡,彼此不能透徹認識,甚至連對方的中文名也不甚清楚。以往在中學年代,全班互相認識、共同生活的局面不再重現。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