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8

沈旭暉:泰政變為何連學者也拘留?

泰軍發動政變,民眾似早有心理準備,但這次打擊面之廣是意料之外。軍方不僅傳召大量政客「報到」及將他們拘留,連媒體人、社運人和學者都一併傳召,也就是把幾乎所有具影響力人士拘留,以免任何有號召力人物牽頭反政變。榜上有名的,包括遠在日本的泰國同行、國際關係學者帕文(Pavin Chachavalpongpun),這教筆者最感意外。

筆者並不認識帕文本人,但因曾在同一期刊發表文章,故有留意他關於泰國外交和泰緬關係的研究。他於英國亞非學院獲博士學位,現為京都大學副教授,任教東南亞政治和國際關係,經常在不同媒體撰文。帕文目前研究項目,便是二○○六年政變後的泰國民主進程,以及軍方、皇室在當地維持影響力的方法。按常理,即使他有若干影響力,畢竟身在日本,根本不可能自願回國「報到」,為什麼還是要把他點名?

真正原因要軍方才知道,但相信在他們眼中,帕文的研究同時專注國內,且對軍方角色持較批判態度。他年前曾組織運動,要求釋放政治犯Ampon Tangnopponkul(當地人稱他為「阿貢」,Akong),阿貢獲罪原因,正是帕文研究課題 ——冒犯皇室罪。官方聲稱的案情簡單,指阿貢發了四個短訊予政府內閣成員,內容冒犯皇室,但他堅稱根本不懂發短訊,最後被判監20年。帕文等學者組織的運動救不了阿貢,不久因癌症死於獄中。

問題是若軍方憂慮帕文影響群眾,傳召他回國只會適得其反,不但不可能令他就範,還會提升其國際知名度(也可為其研究帶來寶貴原始資料)。帕文雖研究軍方與皇室,但並無捲入數月來的政潮,若這樣的人也要防,軍方防範名單未免太長了。最合邏輯的解釋是,軍方不打算迅速交還權力,目前措施不僅為了穩定當下形勢,還有其他中長期打算,寧可使「不穩定元素」要麼在國內「收斂」,要麼留在海外,甚至連他信一旦組織流亡政府,也可能在政變者預算中。

說到底,這次軍方並非單要解決某個問題,而是對整個(他們眼中)產生國家撕裂的制度投不信任票,稱要避免泰國變成烏克蘭與埃及。換句話說,泰國朝野未想到解決辦法前,軍方恐會「被迫挨義氣」續掌權。還有一大變數就是泰皇健康,若說軍方憂慮一旦泰皇身故而亂局失控才先發制人,這並非不可能;甚或有否軍方要員暗中擔心王儲登機等同他信回朝,亦未可知。在這情況下,有辦法解決亂局的學者,早就成為國師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