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5

【蘋果日報】林夕:給李私煙的私信 (2545)


李私煙,查無此人,李私煙這三個字不太像一個人,若然真有這樣的人,撐死了也只是個不太像樣的人。
可能你不姓李,若你有姓,李氏宗親恐怕容不得你當眾自殘,身體髮膚,受諸父母,是為不孝。
你以如此激進的手段抗議別人激進,更要脅政府對激進行為作出激進的反應,又行止尋釁生事?你在表你的態之前,有沒有考慮過七百萬人的觀感,徵詢過六十億人的意願?
當然,無論七百萬與六十億,都只是烏合之眾,主要是你有沒有尊重十三億人的發言權?你一定是忙於絕食,沒參閱環球時報的指示了,如果全國各地都亂搞類似的絕食,類似的激進活動,豈非天下大亂?環球時報又說,香港一旦政治失控,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都可能降臨。我相信不可思議的事,就是你私煙絕食,官報預示結果,你憑什麼洩露國家機密?國家是你父母,你除了雙重不孝,自作多情壞了大局,是為不忠。
再說,無論是你,私煙,還是李私煙,當馬前卒的無數私煙,有動口動手的,就是沒你這樣表貞忠的活雷鋒,激進到寫絕筆書動真格的,這顯得其他同路人辦事不力,是為不義。萬一你壯烈成仁,更是為不仁。漢朝肚滿腸肥的董卓死後,脂肪燃點了幾個日夜不滅,你私煙夠不上這級別,怕也會在政總廣場弄出個燭光晚會,污了天上英靈。素日活生生的倒人胃口,往生了還毀了香港市容,太不仁了。
聞一多有一詩,原想送給香港人,不曉得你算不算,也當做回應你的絕筆書吧:「也許你真是哭得太累/也許,也許你真想睡一睡/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蛙不要叫,蝙蝠不要飛/不許陽光撥你的眼簾/不許清風刷上你的眉/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撐一傘松蔭庇護你睡/也許你聽這蚯蚓翻泥/聽這小草的根吸水/也許你聽這般的音樂/你那咒罵的人聲更美/那麼你先把眼皮緊閉/我就讓你睡,我讓你睡/我把黃土輕輕蓋着你/我叫紙錢兒緩緩的飛」。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