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3

練乙錚:六十萬人演鬧劇.無辜孔子.點金成糞的本事

六十萬人算什麼?再多也不過是演一場非法鬧劇,絕對無效。你會錯意了;當年講得好聽的,是開始和你交朋友時說的客氣話。你公投,你就是不尊重民意。

是什麼一個「國家」,愛上了就會說這種詩一樣的話兒?

一、台海飛彈事件的香港網上版

中共對外使用武力,最後一次是1988年對越南發動的南沙海戰。之後大動干戈,都是對付自己的國民。如此施暴,迄今一共進行了三次。

第一次,就是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出動的是坦克。

第二次,發生於19963月、台灣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總統的前夕;事件一般稱作「96年台海飛彈危 機」。中共最初動用的,是當時大陸武器庫裏最先進的短程彈道導彈,一共發射了最少十枚,落點是台灣北部的基隆及南部的高雄外海,對整個台灣島形成上下夾攻 態勢;到了後來,還悉數出動了她所有的潛艇部隊【註 1】。

第三次,就是上周對香港爭取民主選舉的全民電子投票網站的攻擊。這次行動,用的不是飛機大炮等兇器,而 是網路上的癱瘓性數碼炸彈。配合幕後網軍每秒400GB的世界級襲擊,還有京港兩地政府官員及其支持者的台前語言攻勢(也許有人說,到現在還沒有確切證據 證明攻擊是解放軍網絡部隊發動的,不過,互聯網專家已經眾口一詞指出,從攻擊的流量和持續時間看,都不可能是個別黑客能夠發動的,只可能是國家行為)。

中共這三次對自己的國民施暴,第一次針對大陸內部,第二次對付台灣,第三次打擊香港;對象都不同,目的卻是一個,就是要撲滅、阻擋人民當中出現的民主運動或民主實踐。按這點觀察,大家當更清楚中共政權的本質。

然而,力量龐大的政權暴行,有效嗎?八九六四屠城過了四分一個世紀,民間的無聲反抗始終是對中共政權的 一個揮之不去的龐大心理威脅;而在邊緣上這個「馬照跑、舞照跳」的香港,政權估計不到的是,二十五年來,悼念六四死難者、抗議屠城者的人數,不是逐年減少 而是波浪式地不斷增加。同樣,1996年打進台海的飛彈,不但沒有把台灣人的民主實踐壓下去,反而讓李登輝當選,振奮了台灣獨立意識,「兩國論」得以傳 播,更由此催生出後來一系列的民主運動和民主組織,包括今年的「太陽花學運」、「島國天光」。

對自己的人民打壓,的確威風一時,反作用卻是長期的;多方面的反效果更不是打壓者當時可意想到的。第一次、第二次如是,第三次、第四次難道會不同嗎?

二、掛孔夫子招牌 賣共產黨狗肉

孔夫子很可憐,上星期在加國被搞得聲名狼藉,甚至在某些地方遭驅逐。

2004年,北京國務院下屬的「國家漢辦」開設「孔子學院」,面向全世界提供免費漢語教學資源包括老 師、課本和其他學習材料,在世界各國主要是美、加的大中小學裏設立分院和教學點,利用當地合作機構的硬件發揮其「軟實力」。截至今年,「孔子學院」全球據 點數目已經接近二千個,投入資金總額超過四十億元人民幣,以後還要大事發展,可謂氣勢如虹。
「孔子學院」的總部設在北京,由「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領導,其主席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 理劉延東。如此高級黨政要員直接抓外國小孩學漢語的工作,真是奇哉怪也。尤甚者,此姝絕非黨內等閒之輩,而是在黨中央管統戰工作的頭號人物,曾以中共中央 統戰部長的身份來過香港;所以,儘管「學院」掛着「孔子」的名字,明眼人一看就知其終極任務是什麼。不過,因為年來中共在國際上的作風變得十分強悍,「孔 子學院」的統戰行為也愈來愈露骨,終於引起反彈。

上周四,多倫多教育局決定在全市教育系統範圍內凍結所有「孔子學院」項目,9月份的課程全部叫停,大中 小學裏的資源暫不供「孔子學院」使用。此事源於該市大批各族裔學生的家長不滿「孔子學院」借教授漢語之便,由北京派出的漢語老師通過使用大陸出版的教科 書,在課堂裏給學生灌輸中共意識形態。終於,該市家長不再啞忍,效法港人喊出「咪搞我個仔!」在民眾齊聲抗議之下,一直強力引進「孔子學院」並為之護航的 該市教育局主席應聲下台。

「孔子」如此被逐,這回並非第一次。加拿大兩所名牌大學(UBC,U. of Manitoba)最近謝絕了「孔子學院」的開辦提議,另外還有一所(McMaster U.)終止了原有的合約;究其原因,都是「孔子學院」的教學及其他交流活動夾雜了大量違反加國學術自由的成分,例如文化方面不准討論西藏問題,歷史方面不 可涉及八九六四,宗教方面禁止提到法輪功,政治方面不得過問大陸人權狀況等等。不止加拿大,美國大學教授聯合會近日也重複呼籲近100所美國的大學取消或 重新談判與「孔子學院」之間的協議,同樣也是因為發覺北京藉提供大筆免費教授漢語資源而在課堂裏進行排他性的政治灌輸。為了簽得更多協議,北京還用上灰色 手段:不少各級學校的行政人員得到免費五星級旅遊中國大陸的甜頭——那還是公開了的。

「孔子學院」老底被揭,北京《環時》620日馬上有文章救駕:《怕孔子學院?美國的自信去哪了?》不 過,那恐怕並不是什麼自信不自信的問題。早一陣子,大陸去了一個七千人的「旅行團」,聲勢浩蕩「佔領」洛杉磯鬧市通衢大道大事消費每人一萬美元以上並在那 裏集體舉國旗喊口號弘揚國威,當地官員商戶傳媒一樣歡迎(比香港的「本土人士」自信多了!)。大陸的政治出版物運到美國自由傳播,上世紀六十年代就有—— 當今特府裏的個別政治官僚(姑隱其名),當年還曾經在那裏一所有名的「紅色書店」任過職;筆者當年留學美國信上馬列毛,精神食糧不少就是從那些書店裏郵購 而得。你的政治宣傳活動只要不在人家的學校課堂裏排他性地搞,人家是予你完全自由的。反過來說,大陸又如何充滿自信呢?在香港出版的幾份正統左派報紙當 中,也只有一份可以在大陸發售;這份報紙是按特殊規矩編輯的,其官方定位是「『中國的國際傳媒窗口』——對外宣傳中國,對內報道國外,以商業財經宣傳為 主,以政治改革報道為輔」【註2】。如此「高度自信」,《環時》拿什麼罵美帝?

在海外傳授漢語、宣揚中華文化,本應是大好的文化交流事,無奈所有好事到了中共手裏,往往因為立心不良,把好事當工具來幹壞事,終歸把好事本身也被別人看成壞事。經那麼一搞,孔子的名字也無端蒙羞。共產黨的手指出,點金成石,點石成糞。

三、褻瀆朋友 扭曲文明

把好的變成壞的,豈止統戰部直接領導的「孔子學院」?

儒家講「五倫」,與之相對應的還有「五常」。五倫就是五個基本人際關係:父子、君臣、夫婦、兄弟、朋友;五常是五種德行:仁、義、禮、智、信。五倫由五常維繫,後者因而十分重要;有大經濟學家以這兩個字為名,指的很可能就是那五種德行,而非物理學裏頭的五個宇宙基本常數。

這裏不談別的,就談五常裏的「信」(本報之名!)。「信」是五倫中的「朋友」這一倫的基礎。幾年前瀏覽網頁,偶爾讀到台灣淨空法師對「信」的解釋,可幸今天還找得到,抄錄如下:

「信」是基本的道德。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是做事情負責任,說到做到,絕不欺騙別人。孔子講「人無信不立」,老祖宗把信放在道德的最底限,五常:仁義禮智信,信是最後一個德行,如果信沒有了,前面四個全部都是假的。

信好比是第一層樓,理智是第二層,禮是第三層,義是第四層,仁是第五層,第一層沒有,前面四個全都沒有,信是道德的根基,人要不講信用,所有道德都毀掉 了。 中國自古以來把信擺在做人第一個條件,人無信則不能立足於社會。信是傳統文化的最後的一個底限,如果信心失掉,中國傳統文化就滅了【註3】。

中共統治大陸之後,五倫當中,除了「君臣」在新定義之下質變了還撐得硬之外,其他四倫都受到損害,一度更蕩然無存。大義滅親比比皆是,夫婦兄弟互相指控往 死裏整,朋友互相秘密監視然後出賣給黨,在在都成了社會主義社會至高無上的美德(合乎黨的政治要求)。此外,不知不覺,中共在人際關係上創造了新的一倫: 統戰和被統戰的關係。簡約言之,這就是黨員和所有非黨員的關係,是黨認為的兩者之間的唯一重要關係。

黨員盯上你,把你圈定為被統戰對象之後,通常不暴露身份,特別更小心不向你暴露意圖;他會留意你的弱點,找出你缺少什麼、需要什麼,然後盡量在可能的範圍 裏幫助你得到你缺乏的、想要的;他會順着你講說話,就算你在言談中說了一些他根本不同意甚或極端厭惡的話,他也不會反對你,甚至還會說一些讓你覺得他還同 意你的觀點的什麼。慢慢,你一面心生感激,一面認為他合情合理,於是對他就放開懷抱、無所保留;到了那個地步,他就引導你放棄或改變你本來的想法,把你轉 移到他真正的立場上來,或者起碼不反對他、不好意思反對他。統戰就成功了。到形勢改變,例如「天亮了、解放了」,不需要再假惺惺順着你的意思說話了,他就 露出真面目;這時,你對他的觀點有任何 保留或者竟然堅持反對態度的話,你就是忘恩負義、揭錯皇曆、奴性不改、「不再是同路人」,然後什麼罪名都可以給你加上,直把你打成「不恥於人類的狗屎 堆」。既有各種罪名,於是給你施加必要的暴力時便可理直氣壯。

共產黨把這個過程的前一半即那美好的一半,稱為「交朋友」。這是中共統戰工作裏的慣用語。不過,維繫這種「朋友」關係的,不是信而是欺騙,亦即信的相反。

把統戰工作的前一半稱為「交朋友」,再公然把欺騙稱為「客氣」 ,古往今來只有共產黨才能想得出、做得到。從傳統中國文化的角度看,這就是亂倫常。五倫當中,朋友關係是最多數最普遍的,淨空法師更指出是最基本的、最低 限度的;一旦亂了破了,中國人的日常社會生活就會變得可怖,中華文化就要整個坍塌。

把好的變成壞的,絕不止此。例如民主。共產黨說,民主和專政有「辯證關係」,應該理解成「人民民主專政」 (見《毛選》第四卷)。就那麼一句話,民主就給敗壞了。放到香港當下,「民主」有篩選,就是「天經地義」。

又例如民意。西環說:公投就是不尊重民意。公投是表達民意的最直接工具,怎可以說成與民意對立?但共產黨偏偏就是喜歡那樣說。

壞的說成好,好的變成壞,點金成糞。這一陣子,香港人終於品味清楚了。扔給你多少,你就要吞多少。你沒有「剩餘權力」。

《氣短集》之三十九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大陸於995年已經有過一次對台灣附近海域發射多枚飛彈恫嚇的前科,不過那次是抗議美國邀請李登輝到美訪問,因此是對外展示實力進行阻嚇的行為,針對台灣還是次要。
【註2】見http://www.yjbys.com/company/1229683.html
【註3】見淨空老法師網站http://www.amtb.tw/jklfs/jklfs.a ... 53&web_choice=7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