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4

【主場新聞】教育工作關注組:全球頂尖的腦袋提出甚麼問題?香港的孩子如何 學 會拒絕發問? (2103)


Edge.org每年都會向全球最頂尖的頭腦提出一條問題,認知科學家、演化心理學家、語言學家如康納曼、喬姆斯基、平克等人皆從自己的専業領域出發回答這個問題,刺激讀者思考,提出更多有趣的問題。Edge近十年的大哉問如下:

2014 :哪些科學觀念已經過時?
2013 :我們應該擔心甚麼?
2012 : 哪些深層、優雅及美妙的解說最得你心?
2011 : 哪種科學觀念可改善大家的認知?
2010 : 互聯網如何改變我們的思考方式?
2009 : 哪些東西會改變世界?
2008 : 你的思想觀念有何改變?為甚麼?
2007 : 你對甚麼保持樂觀?
2006 : 你有甚麼危險想法?
2005 : 有甚麼東西你不能證明,卻深信不疑?

約翰‧柏克曼編的《大思考微解說》輯錄了150位頂尖作家的短文,就2011年大哉問「哪種科學觀念可改善大家的認知?」作出回應。

馬丁‧塞利格曼以問題回應問題,提出「通行天下的福利制度是否可行?」他建議用較能反映人類福利的 ‘PERMA’ 為標準——P正面的情緒、E投入、R正面的關係、M意義和目的、A成就,取代各國沿用已久的GDP去衡量公共政策是否成功。

史迪芬‧平克提出「正和賽局」觀念——某種賽局的組合變化會使雙方產生淨獲益,是一種非零和賽局;讓人類提高意識,注意一些可公開討論的選擇,減低掉入凡賽局皆零和的狹隘思維。如果拿到更大的自然界去看,這個過程早已運作了數十億年。

筆者建議《主場新聞》設立一個類似欄目,邀請各路英雄就一個問題表達意見,讓不同界別的思想互相撞擊,擦出火花,讓讀者得益。筆者嘗試拋磚引玉,向各位讀者、作家提出一個關於教育的問題,希望各位賜教——「孩子如何學會拒絕發問?」

教育問題千頭萬緒,「發問」或許是一個合適的起點:上通好奇心、想象力、創意思考、批判思考、自主學習等教育目標;在地連接學校課程、課堂內的教與學、教師培訓、選校等實際問題。思考「孩子如何學會拒絕發問」,有助避免重覆上一代的錯誤。

一九八六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先生在台灣某次演講中提到猶太人如何教養小孩。猶大人的父母在小孩放學回家後,習慣問孩子一件事:「你今天在學校有沒有問好的問題?」在香港,父母最常問孩子甚麼問題?「今日乖唔乖?」、「有無俾先生罰?」、「有無同學蝦你?」、「測驗幾分?」、「做晒功課未?」、「温左默書未?」……父母關心孩子甚麼,或多或少可以從問題反映出來。學校的教學信念,孩子的學習方式,亦可透過問題之洞,窺見一斑。

筆者近年參與各類講座及研討會,發現香港人真的不喜歡提出問題,其中老師尤甚。眼見提問的總是外國人和內地人,心裡不是味兒。我問過一些香港朋友,他們不約而同歸咎於香港的校園文化,老師期望學生回答指定答案,若提出其他想法,不是被老師教訓一頓,就是被同學嘲笑。我有同感,因為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香港的「教育問題」,或許就是「問題教育」。如何保存孩子的好奇心、如何引導孩子思考何謂好問題這些議題,教育界需要正視,與其他界別的朋友多作討論。希望大家一起思考以下問題,提出更多有意思的問題。

你希望孩子問甚麼問題?
你希望孩子不要問甚麼問題?
平日老師問孩子甚麼問題?
平日孩子問老師甚麼問題?
孩子提問,老師如何回應?
老師不知答案,如何回應孩子?
老師怎麼教,孩子才懂得發問?
老師教甚麼,孩子才不會發問?
升學後/轉校後,孩子比之前多問問題還是少問問題?
升學後/轉校後,孩子的問題比起升學前有甚麼不同?

當然,不能忽略的後續問題是——為甚麼?

 


作者:唐文寶,小學老師,相信美德比知識重要,幫助學生尋找幸福之路。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