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2

【主場新聞】庫斯克:100年前的普選公投 (1845)


1915年10月19日,新澤西洲進行男女平等選舉權公投。圖為一個爭取支持男女平等普選的街站。

直到20世紀初,大部份西方國家的女性仍是沒有投票權的。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時候,爭取女性選舉權的運動進入高峰期,初期的爭取手段是比較「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但多年和平運動沒有動搖到當時的不平等制度,於是出現了主張比較激烈手段爭取普選的抗爭的群體,她們的手段包括縱火、不交違反公共秩序的罰款、在獄中絕食至被強行餵食等。

那時候也有不少組織力陳女性得到平等選舉權的害處,那些人的嘴臉和砌詞跟今天香港的建制派、宗教人物、愛港力、幫港出聲周融之流不遑多樣。差不多一百年後的今天,香港還有人在用普選定義、普選必要性、普選的條件來大做文章混淆視聽,說的人固然可恥,如果我們竟然相信的話,那就是我們的恥辱,連一百年前的人也不如。

一百年前英美的男女平等普選改革,是很多人用自己的自由和血淚換取的(最悲壯的是Emily Davison因攔截賽馬而死的事蹟),運動遇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女性因參與後勤生產而地位提高的歷史契機,因而成功(英國:1918、美國:1920)。歷史的教訓是,機會會留給有準備的人。沒有多年的抗爭,哪有後來遇上契機的改變?

民間公投不是上述那種正式公投,未必能夠一下子令香港變天,但至少這是十分容易做的第一步,如果連這一步也不踏出來的話,那就真的活該繼續被高壓統治下去。

6.20至29日投了票不是一了百了,日後的路將會很不容易。千里之行,始終足下,自己的香港自己救,投票之後,大家密切留意事態發展,必要時必須為未來站出來。

 

原刊於作者博客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