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5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催生香港自救運動的最好時機 (997)

過去幾天,從毅行到佔中投票,並由此引來中共港共的反應,向所有關心香港命運的市民帶來幾個重要啟示:
一是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邵家臻在facebook上載了毅行照片,稱「自己香港自己救!」翌日《蘋果》以這句話作頭條。在中共又是白皮書,又是官媒謬論,宣稱「電子公投的人再多,也不及13億人多」的時候,香港人尤其是泛民如果仍然寄希望於同中共協商、尋求妥協,盼望在恩賜「民主」之下有自己政黨的殘羹剩飯,那若非沉睡不醒,就是太不知香港民意取向了。換句話說,當前形勢是催生香港自救運動的時機。
二是由於認清了「自己香港自己救!」,因此所有關心香港民主的人士,必須在今後義無反顧地關注所有香港本身的議題。不少泛民人士,在過去反高鐵、保育護土、反國教、反中共在政經社對港人生活形態的全面侵蝕、反香港人優先這些方面都缺席,至少是後知後覺、關注不夠。最近在村民和社運人士力阻新界東北被割讓,泛民的支持也不足夠。有人主張抗爭必須和理非非,這是個人的取捨,但至少應看到,衝擊立法會的勇武行動,是由於政體暴力和建制派的議會多數暴力逼出來的,也應看到衝擊立法會的「暴力」,比諸世界上發生過的示威抗爭「暴力」,實在微不足道。在「自己香港自己救!」的目標之下,為反對體制暴力而激起群眾義憤,並由此而產生一些反體制的較勇猛行動,泛民人士至少不應該予以譴責。
三是我們看到,過去幾天,即使提出溫和方案的民主派,也堅決反對假普選方案也「袋住先」了。6.22投票,有本身屬溫和派支持者的市民何小姐原本不打算投票,但眼見白皮書扭曲一國兩制原意,加上新界東北發展爭議,令她看到中共企圖全面掌控香港,於是決定出來投票,她直言若政府方案未達國際標準,寧可原地踏步也不要「袋住先」,「一袋就死。就好似你就算口渴,都唔會飲毒藥」。因此,由練乙錚提出、筆者予以附和的「爭取不到,不如拉倒」的對泛民立會投票取向的建議,看來被接受的可能性在增加。
四是接下來的7.1遊行。今年一月,在終院就新移民領綜援作裁決之後,市民對幫助新移民提司法覆核的民陣蔡耀昌極反感,於是不少人杯葛元旦遊行。但當前如果香港人能凝聚在「自己香港自己救」的旗幟下,那麼7.1遊行不論誰發動,我們仍然可以在遊行中展示港人自救的力量。筆者期待佔中投票的氣勢能在7.1展現出來。
五是從佔中投票,到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政改方案,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會是香港自救運動的不斷發酵、成長的階段。如果被質疑電子投票不夠準確,那麼超級區議員或五區議員的辭職變相公投,絕對應該提到日程上來了。
群眾運動的形成和趨於洶湧,從來都是反面力量逼出來的。03年反23條,若無葉劉的反面催谷,斷無50萬人上街。香港自救運動也是中共白皮書和官媒的謬論逼出來的。《852郵報》揭示,梁振英說是經一年籌劃、撰寫的白皮書,在闡述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時,竟粗疏地誤指「主要官員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委任」。主要官員要選舉?這是常識性的錯失。而梁振英四度表示白皮書有「七種外國文字」,《852郵報》向中國駐法、西、日等國大使館查詢,都沒有英文之外任何其他文字的版本。白皮書是隨手寫,梁振英是隨口說。
《環球時報》社評說,「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在香港政改的核心問題上,13億中國人同樣有發言權。」且不說中國大陸13億人何時授權中共代表他們意向,就以兩個人權公約的自決原則來說,也都是本地人才有決定本地政治地位的權利,加拿大魁北克獨立的公投,只在魁北克進行,加拿大其他地方沒資格投票;蘇格蘭獨立也只在蘇格蘭進行。若香港的選舉方式要由在香港無居留權的13億人決定,那麼中國的政制是否要由全亞洲甚至全世界的人投票決定?這種荒唐的主張恐怕只有野蠻政權才會想得出來。
《環時》說,香港人「無論怎樣折騰,都跳不出《基本法》的掌心」,其實是說跳不出專制政權的掌心,因為《基本法》根本就是被專制政權搓圓按扁的玩具。
跳不出專制政權的掌心,是香港人的宿命嗎?除非我們認命做奴隸或奴才,否則就在接下來的一年多,投入香港的自救運動吧,哪怕只是做小小的一分子。(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