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7

【輔仁媒體】沾屎:港英餘孽的呻吟 (1339)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himell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himelle)

周六深夜,聽到英國神級Progressive Rock樂團Pink Floyd十月會出新碟的消息,雖然一切詳情尚未曝光,但作為死忠fans看到這個消息固然興奮。但不知為何,在這一刻想起了2008年的北京奧運閉幕禮,當時身邊的那個女友來自親中家庭。在看到了京奧閉幕禮時,她看得感動流涕。而當時我則只是暗自期待,英國作為下一屆主辦國,會出動什麼炫耀國力。而到Led Zeppelin結他手Jimmy Page坐在英國巴士上出場一刻,我不禁叫了起來。身邊的女友很不高興,問我:「你成個京奧都睇得咁唔高興,又笑人娘又盛。但一見到個英國阿伯出場,你就興奮過蘭桂坊的鬼佬食洋腸咁,你真係當自己係英國人呀?」我已不記得當時我的答案是甚麼,大慨是支吾而對,卻在心中取笑她戇鳩唔識嘢吧。

到了四年後,倫敦奧運開幕禮。這個開幕禮,大慨是我人生唯一一個看畢整場的運動會開幕禮。一如預料,英國不用大曬金錢,根本上只是單單把國內不到十分一的知名歌手和樂手放上台,就夠威水了。這一次我身旁的女伴是90後,沒經歷過The Beatles時代的British Invasion;沒經歷過Progressive和Punk music交替年代;沒經歷過90年代Brit-pop紅編全球,當時還是小學雞的我也懂唱Suede的Everything Will Flow,因此她也不太知我在興奮什麼。她給這個開幕禮的評價是:「都幾悶,搵班唔多識嘅老嘢歌手出嚟。果班Spice Girl都做晒人老母啦,仲Girl。」當時我沒理會她,但現在回想起,可能90後也曾在童年經歷過英治時代,也對英國有點好感。但再之後出世的香港新一代,大慨會覺得七八十後的戀英情意結很戇鳩。彭定康不如The Beatles Pink Floyd,新一代可以從音樂認識他們、欣賞他們;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香港人見到彭定康時,會有細蚊仔見到久違了的契爺的感覺。

有次有位15,6歲,很喜歡韓星的小妹妹問我,97前的香港是怎樣?我如實將我的感覺告訴她:「果陣我哋好proud of國際大都會呢個身份,我哋好清楚自己嘅定位,我哋地方雖然細,不過係一個好叻好出名嘅城市。就連當時嘅音樂世界都好international,電台會介紹唔同音樂嚟香港。果陣就連坐我隔離位個妹豬都又聽Backstreet Boy又聽Speed。唔似得而家剩係得K-Pop啲朴正佳主導啦,果陣都無人聽韓國嘢嘅。」那位小妹妹聽到我的答案後,當然又是甚為不滿,覺得我唔識嘢,剩係留戀以前。但我真的很懷念,那個中學生會聽下英文歌的年代,你說我老套也好,我是接受不了現在這個以MV主導的音樂世界。其實說穿了,我更接受不了的,是這個不再以國際都市自豪的香港。

我是對現在的K-pop嗤之以鼻,但又不得不佩服南韓人那種深信自己是好嘢,從而令全世界也覺得是他們是好嘢的能耐。現在的香港呢?很多香港人上一代的人也愛向下一代灌輸,香港競爭力低,除了背靠中國別無他法的思維。每一次我聽到也會很火滾,唔撚係喎,我從小的教育是香港是國際大都會,和紐約倫敦差唔多的喎。為何在97後,我們忽然成為了一個競爭力低,沒有了中國人帶挈就會經濟崩潰的城市呢?我是很不忿,我不明白我們要妄自菲薄至此呢。相對於戀英,我更懷念那個香港人深信自己是好嘢,肯向全世界展示香港這面招牌的時代。如果我連Pink Floyd出新碟也等到,我深信有朝一日,也會等到香港人重拾自尊。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