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8

【主場新聞】桑普:推普廢粵再掀狂潮 (3691)


近日,廣東省再度瀰漫「推普廢粵」的愁雲慘霧,民怨厚積,伺機爆發。自6月30日起,廣東廣播電視台(今年4月由廣東電視台、廣東人民電台、南方電視台等合併而成立)新聞頻道「正點報道」欄目突然從粵語改成普通話廣播,字幕欠奉,甚至關掉新浪微博官方帳號的評論功能,以致用戶無法留言,粵語主播屈炫希、廖海同、林彬等人全遭撤換。另有消息更指出:自9月1日起,廣東廣播電視台新聞頻道所有節目均會轉用普通話播出。由此可見,中共高層狡猾地汲取了2010年超過2000人「撐粵語」示威的「教訓」,事前不作預告,突襲「推普廢粵」,令廣東民眾相當憤怒。有基層幹部坦言:在公務會議上使用粵語一直很常見,尤其是有許多長者未必聽得懂普通話,硬要使用普通話,必定影響溝通。有網民表示:廣東衛視等頻道早已用普通話播出,完全足夠,根本不必取消粵語新聞節目,應該「你有你玩,我有我玩」。另有網民譏稱:「是不是習近平上台,怕聽到用廣東話叫習總(雜種)?」然而,這些都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南方都市報》透露:7月11日,廣東省語委辦召開會議,要求廣東省佛山市必須自今年10月起執行新規範,嚴格貫徹「推普廢粵」,一律以普通話作為黨政機關主要工作與會議用語、中小學及幼兒園的校園與教學語言、電台及電視台自辦節目(地方曲藝和經省廣電部門特批使用「方言」的節目除外)的主要播出語言。如有媒體以粵語主持、採訪、廣播,或者政府機關對公務員講普通話沒有要求,將被扣分。黨管口語,更管字體:小吃店和飯店的菜譜一律不得出現正體字;老師批改作業一律不得書寫正體字;主要公共服務行業宣傳材料及說明書一律只可使用簡體字;企業名稱及商品名稱一律不得使用正體字;街頭宣傳單張出現粵語用字也是不規範,一律禁止。

其實,如要響應這個「推普廢粵」、禁限地方語言的新高潮,首先就要把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的許多說話和文章統統丟進歷史垃圾堆,一律禁止播出來和寫出來。遠的不說,先說近的。央視播出和網絡上載湖南話版《毛澤東詩詞配樂朗誦》,「妖言」惑眾,是否應該扣分懲戒?網絡上廣泛流傳四川話版《鄧小平文選》,例如:「美國有一些人撒爛藥,對中國和攏一堆的事兒,就是台灣的事兒,美國不會攪窩子的,這是跟老子假打,因為美國向來都是十處打鑼九處在。」這麼艱澀難懂,是否應該刪貼查辦?今年2月,習近平用陝西食物招待連戰,其中包括biangbiang麵(梆梆麵),後來更被官媒吹捧成為「習連套餐」之一味。biangbiang,陝西土語,承襲古稱,筆劃繁多,頗難書寫。這兩條陝西老漢相見甚歡,惺惺相惜。習總更即席掏出一張寫有「梆字怎麼寫」的小紙條交給連戰。既非普通話,又非簡體字,公開教唆他人犯規,那麼習近平應否第一個被抓去扣分記過,甚至以現行犯的名義被雙規?難道只許高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如要繼續踐踏或打壓各地語言,不需放屁,試看天翻地覆。

畢竟,今日佛山,明日廣州,後日香港。溫水變滾水,夾殺廣東話,今日如不「頂硬上」,明日唔明「掉那媽」。大家千萬不要小覷目前中共高層要求粵語撤出媒體、機關、學校的威力,以及全面封殺正體字的霸業。這是粗暴踐踏廣東本土語言文化,以及粵語與華夏文化所承載的歷史廣度和深度。昔日溫水煮蛙,今日沸水燙蛙。燙足三五十年,粵語難以傳承。廣州學者蔡志斌撰文分析:政府當局長年矮化粵語,民眾在公眾場所講粵語竟被視為「不尊重別人」,大多數服務行業如商店和電話熱線等已經不再以粵語為第一語言,並且於校園內在學童腦中潛移默化,不出數年,粵語可能會逐漸消失。畢竟秦始皇要求「書同文,行同軌」,也做不到「說同話」。即使是那個不需放屁的「馬克思加秦始皇」混世妖魔都辦不到的事,當今中國習總教父竟敢卯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一舉掃蕩,格殺粵語,簡直喪心病狂。

為何中共不斷輾轉出招,厲行「推普廢粵」?主要是為了中共集團高層專政維穩的需要。一旦抹殺各地「方言」,權貴、五毛、網警看得通,聽得懂,不會不解或誤解,即可大幅降低專政集團的整體維穩成本和風險。但是由於地方維穩辦再無法「攤大手板」,要求中央不斷增撥更多金錢來拆解各地「方言」,地方維穩財源肯定受到一定影響。不過,習總這記狠招是算準時機的。6月30日,「梅州幫」萬慶良被免去廣東省委常委及廣州市委書記職務。7月4日,其部下廣州市國土資源與房屋管理局局長李俊夫也被帶走調查。正如《人民日報》所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那麼是要「還」給誰?當然是要「還」給習總安插的人馬。既然要「還」給習家班,他們都會聽得懂和看得透廣東話嗎?他們會明白「冚包散」、「收皮」、「調理農務蘭花系」的弦外之音嗎?既然無能,權收中央,推普廢粵,時機成熟,既助維穩,節省經費,又助當官,聽懂看透,如意算盤,不外如是。

近日重讀美國獨立運動先賢潘恩先生(Thomas Paine)《常識》(Common Sense)一書,頗有感觸。古往今來,個人之間先是自然地組成「社會」以求彼此協調,實現個人欲望,「國家」只不過是必要之惡,通過授權,制定法律,進而抑制某些個人的權力與欲望踐踏他人的自由與尊嚴。這正是古典自由主義的基本觀點。換言之,國家不能取代社會,反而必須以保障個人自由與尊嚴作為行事準繩,否則就是不必要之惡。同理,廣東民眾以粵語作為母語,其來有自,源遠流長,保存中原古音,廣韻鏗鏘有節。這種「母語」正是「社會」演化的產物,絕非「國家」所應粗暴干涉、踐踏、抑制、掃蕩,否則「國家」即成一股不必要的大惡勢力,蓄意破壞本土語言文化,侵犯個人尊嚴與社會人格的完整性。

今年年初,筆者短暫旅居法國巴黎,認識一位意大利裔的法國女士。她的祖家位於意大利米蘭市郊十數公里以外不遠處,但當地人們所說的方言,米蘭市民完全聽不懂,但千百年來都沒有改變,也無需改變。放眼今天中國,甚至廣東省,甚至僅僅是珠江三角洲,這種情況不也是很普遍嗎?復返自然,放任自流,自由演化,才是尊重「個人」與「社會」的表現。「國家」這股黑惡勢力絕無染指個人自由與社會文化的正當性。古今中外,均應如是。如今中共專政集團強行「推普廢粵」,正是鄙棄華夏嶺南文化,全面與民為敵。廣東人一方面固然有權利學好普通話,但另一方面更有權利聽、讀、講、寫粵語及其家鄉話和書寫流暢優雅簡潔的中文正體字。剝奪後者,獨尊前者,拱衛專政,犧牲文化,損害創意,抹殺活力,識者不齒與之為伍。溫雲超(北風)先生最近在臉書上呼籲月底在4年前「撐粵語」運動聚集地廣州江南西地鐵站A出口再次發起集會抗議。誠盼粵人覺醒,奔相走告,奮起抗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