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6

沈旭暉:當「大亞美尼亞」遇上「大阿塞拜疆」

近日以巴衝突日趨血腥,不少人慨嘆媒體毫無關注,其實近年媒體毫無關注的戰爭極多,筆者身處的高加索即為一例。這裏似乎很遠,既不像亞洲,又不像歐洲,但只要細看高加索三國(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民族主義的發展,其實能夠給東北亞的中日韓不少啟發。

三國中民族主義最強烈的,首推亞美尼亞。該國人是擁有輝煌歷史的古老民族,強調組成了「地球上首個基督教國家」,後來雖然衰落,族人聚居土耳其、俄羅斯與伊朗邊境一帶,但身份認同從未喪失。

二十世紀初,「亞美尼亞人問題」曾經和「猶太人問題」齊名,國際對亞美尼亞人復國頗重視,直到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亞族加入英、法、俄一方,為的是從德國盟友土耳其管治中解放同胞,結果土國製造了「亞美尼亞人大屠殺」,一百五十萬人死亡。據亞美尼亞說法,這是土方有預謀的種族滅絕;按土方觀點,這是戰爭一部分,國家只是把「內奸」亞族人趕到沙漠,已十分「仁慈」。

仇恨難解 啟戰爭之門

基於這段歷史,亞族人有強烈的被迫害情結,認定土耳其對其有割地道歉的道義責任。一戰後,高加索三國曾三年短暫獨立,之後一律被蘇聯吞併,亞族人對好些本族土地被劃到阿塞拜疆耿耿於懷。結果,亞美尼亞重新獨立後,興起「大亞美尼亞主義」,希望奪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與土耳其的部分領土。

為合理化訴求,他們宣傳同屬突厥人的阿塞拜疆為「東土耳其」,把與阿塞拜疆的戰爭演繹為「亞美尼亞人大屠殺續集」。筆者參觀當地的「大屠殺紀念館」時,最難忘的反而是部分在阿塞拜疆戰爭陣亡的士兵也安葬在那兒,這種對歷史的應用,自然令仇恨難解。亞族人一直努力要土國為屠殺道歉,動員各國僑民向所在國施壓,因他們相信只要土方道歉,該國東部地區就有「被歸還」的空間。

阿塞拜疆同樣有「大阿塞拜疆主義」。當地官方國民教育認為,亞美尼亞本來連首都也沒有,今天的首都埃里溫,根本是阿塞拜疆人百年前「送贈」給他們的,今天完全可「收回」這片「西阿塞拜疆」土地,並提及亞族人百年前對他們也有屠殺。

阿塞拜疆人的視野甚至到達伊朗,認為今天伊朗北部是他們族人聚居地,是「南阿塞拜疆」,早晚要支援這些同胞脫離伊朗,與母體合併云云。由於阿塞拜疆近年是暴發的能源大亨,以石油及天然氣成為西方新寵,興建了通往土耳其的輸油管後,更變成伊朗正面競爭對手,伊朗對「大阿塞拜疆主義」也有防範,其中一個放慢開放改革的理由,據說就是避免境內阿塞拜疆人搞獨立。

筆者分別問亞族人和阿塞拜疆人,為什麼兩者版本歷史完全相反,他們異口同聲說,一切是學校的國民教育而來的,還稱有不少愛國基地可參觀。目前兩國互不承認,邊境完全關閉,問他們會否永遠對敵,他們都頗肯定地點頭。比中日韓關係更複雜的是,這裏還有俄國因素,雙方交惡對俄國控制高加索是十分有利的。

但這樣愛國、「大」什麼主義下去,只要有新一代極端民族主義者上台,甚或有理性政客要通過這類情感轉移經濟問題的視線,新一場戰爭就可能出現。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