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7

余非:「民意」?——看清點,是不應被神聖化的民粹! (375)

好久沒旁觀香港反對派的示威遊行。今年去了,不少意料之外。

並未出現的「星星效應」

抵銅鑼灣地鐵站,向E出口走去。E出口地台較記利佐治街高幾級樓梯,仍未步出地鐵口,便俯視一個鬢髮稀疏的灰白頭頂、一個被雙手恭謹地半抱的透明籌款箱,正猜是泛民何人?抬起頭來了,是鄭宇碩。會否謙卑得過了頭呢?堂堂一個教授。

觀察了好一陣子,把一百幾十,甚或幾百地投入去的人是有的,卻只可用疏落來形容。走上前給他豎個拇指,跟他拍照的,也能用「多」來形容。這,有點出乎意料!

想起29日晚開票時他的氣概與憤慨(「香港市民在政改問題上已經清楚表態!」),BBC中文網用「激動」來形容;這種激動,2013年12月22日旺角街頭小論壇也發生過。那時形勢不妙,他激動高呼「要真普選! 無篩選!」。29日晚已過,「做出」78萬人投票大秀的搞手,又堂堂一個教授,那過猶不及的謙卑,乃至寥寥可數的合照,感覺錯配,認知上融合不起來。

穿過嘈雜及充滿泛民攤位的記利佐治街向維園走去,集會入口起眼地擺了公民黨、民主黨、人民力量的攤位。快3時的入場高峰期,梁家傑、何俊仁、陳偉業是黨魁級坐鎮。又一次意外。無數支持者進場,3人在講,入場的直走直過。如此關鍵時刻,梁家傑、何俊仁喊話內容極度行貨。陳偉業好歹也拉一把民國五四運動。然而,不管陳偉業,還是梁家傑、何俊仁,根本沒有多少人放慢腳步來多聽幾句,最意外是沒有多少人爭相拍他或跟他合照。以至我及同行者留下來細聽時,竟令警覺的梁家傑有點錯愕——是他的意料之外。

拿擴音器廣播的行貨內容,委實沒多少人打算聽。好像大家也知道「說什麼」不過是走過場。而攤位緊貼,3個黨魁也拿擴音器同時喊話,明知定必互相干擾——怎會這樣佈局的?明白,說什麼根本不重要;講者與聽者其實都互相忽視。維園、民陣、泛民是個物化的平台,是個背後有龐大資源運作的機器,走在前台的人物是跑龍套小腳色。平台及背後一大套不知名的運作機器幾個月來踩盡油門,催出2004年以來人數新高的一次遊行;然而被催出來的十多萬人,八九成都不以維園門前迎賓的三黨魁為「星星」。沒見到預想中的「明星效應」,擁躉之疏落屬意料之外。

那些人是給什麼催出來的?遊行的原因何在?

用樽頸位製造倒推波浪

場內逛了一陣,便從維園出口經高士威道過天橋入怡和街,向軒尼詩道銅鑼灣第一期對開的行人天橋走去——這也是遊行人士相近的首段路程——在天橋上等隊伍經過。由維園去天橋,希慎廣場門口一段泛民攤位如嘉年華般擺開,熙熙攘攘,全程花了我10分鐘。在天橋上鐵欄杆圍出來的窄小空間內觀景,左邊是港大3名說普通話的調研生,用相機拍攝人數;右邊是穿「反古洞北發展計劃」的泛民大叔。4時許,遊行隊伍蹤影不見。古洞北大叔不斷打電話問出發了沒,竟然說3時半已出發。他不信。4時15分,來了來了——「嘩,死得啦,由車開路,8點也去唔到!」古洞北大叔說。「糾察有什麼理由不為車開路㗎!」

當時泛民糾察人手充足,足以開路。只見手拖手的泛民糾察在嘉年華人群中洞穿一條明顯容不下車過的窄長空間。糾察就是不往兩邊人群壓開去。天橋望去,車比蓮步更細地蟻行,且停且行。

以在天橋上、4時15分看見貨車出現計,我行了10分鐘的路程,車領的隊伍用45分鐘走完。軒尼詩道是遊行開步初階段的樽頸,往後尤其是金鐘一帶,路面轉開闊,那時車再慢也阻不了人流,人流有空間超越貨車。

有心人佈的局很毒、很到。只需集中在起步至軒尼詩道這樽頸階段慢馳,不需全程,便可以倒推波浪效應,令已動起來的人被滯留減速,也令維園出發緩慢——整天的大局已成。大局就是:被滯留的會憤怒,虛質的「民憤」被賦予臨場感,民之憤頓時無中生有,主觀感覺令憤變得實在;有人到達終點時,卻有人在維園未出發,主觀感覺隊伍無100萬也50萬;遊人定必要求加開行車線,原先擬定的路線在「民憤」下可成一紙空文。

「民意」抑或「民粹」

警方跟民陣的路線早有定論,如上述的部署,足以令當場另生枝節,製造事端。1年如是,3年、年年如是,遊行總人數虛假也人盡皆知——可是,遊行者就是甘心將自己這「人頭數」交付連基本誠信也沒有的這幫人手上,要求如此低,心態為何?遊行的原因?他們的心聲……構成的所謂民意,值得尊重嗎?

「反梁振英,他什麼都無做過!」(雙非、奶粉問題都解決了)「吳亮星隻手遮天」(他果斷剪布)「我是遊行新丁,再不出來,怕明年沒機會行」(香港幾乎天天有抗爭,已成遊行示威之都)「再不出來撐,香港便沒有言論自由」(誰都知道最無言論自由的是愛國群眾及弱勢政府)「白皮書專制,欺壓香港人」(白皮書只是重申《基本法》精神及要點)、「帶子女來遊行,教育下一代感受民主氣氛」……

一個為「反專制」而行的教育界人士轉發如下短訊:

「由維園行到崇光,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原來主辦單位帶頭開路的大貨車,行得非常非常緩慢,更多次停下不動。明顯是刻意的。動機不明。但這樣引致遊行隊伍多次停下不能前進。遊行人士不知阻塞的原因,多次鼓譟。

張超雄在遊行隊伍之中。他用大聲公無中生有地指控有愛港力的人士刻意將車輛停在隊伍前面造成阻塞,並大聲批評警方處理不當。

有一男一女學民思潮人士,更用大聲公誣衊警方刻意阻礙遊行前進。並呼籲遊行人士衝破警方封鎖線。

本來一心想盡一分力量,參與遊行,向專制說不。想不到一些核心組織者有這樣的操守去顛倒是非。失望之餘,去到崇光便離隊。」

現場觀察,約12萬的「民意」七八成不是各式泛民政黨的忠實擁躉;即是,泛民哪怕是歪理的「理念」不是他們信仰,各人各自基於不成理由的理由去遊行。政府中人及從政者人在江湖,不敢指出遊行原因膚淺、失實、非理性、幼稚、原因自私,甚至不識大體、沒大我及國家觀念……看清點,不管12萬還是17萬,是某不知名大機器manipulation of the masses(迎賓三黨魁無「星星效應」),是民粹主義(populism),多於是常情常理下公道服眾的民意。

邪門蠱惑下的少爺公主敢死隊

晚上在中環J2出口出遮打花園,隨人群向德輔道方向繞太子大廈兜圈,尋找民陣的留守舞台。在名店林立的內街繞了個大圈,最後原來舞台就在J2出口的對面。印象最深是如迷宮般找舞台,幾次以為已找到主舞台,卻原來是個大屏幕。聲音太真了造成誤導。街道上每半個(不是一個)路口一對雙喇叭,每小段內街一個大屏幕。即使主舞台設在舊立法會門前,但各內街音響身歷聲,令人如在台前。好大規模的一整套器材佈置,驚人!

晚會內容不在此贅言,只筆錄一段舞台現場教留守遮打花園人士如何對付警方的「拒捕入門」(註)。

10時半至11時多的集會不是正經「談理念」,有那麼幾個寂寂無名的男女歌手唱唱歌,談今年首次示威「關心時事」的感受;如此而已。更多的內容是教拒捕入門。不要錯過筆錄10分鐘「拒捕入門」。拒捕入門講解及示範拒捕方法,乃至心理準備,結果於凌晨3時至6時有以百計示威者被真的抓走——等於「實地練習」。還可以說不是在預演佔中?!連如何令警方更花力氣來抬他也教了!就預演把你累死。

拒捕入門以男對男、女對女進行拘捕為「正規」,否則便是「亂來」。近年有女示威者明明站在警員背後,警員望前方執勤,可是女示威者就在警員背後向傳媒大叫非禮,並同時用自己手機錄音——又是一宗連誠信都沒有的「抗爭」。大概全世界警察執勤都沒可能「定必」男對男、女對女,這絕非規例。入門教女生喊「我要女警」,是刁橫、蠱惑。信之者是無腦,以為示威零風險,連異性碰撞的機會也不存在。

拒捕入門不斷為警方執法定「準繩」,不斷講解他們的準繩。如將來出現不合他描述的「準繩」,就是「亂來」。「亂來」二字不斷在敘述中出現。

電視新聞所見,少爺公主的父母在警察學校門外「湊放學」。20歲的教育學院學生感謝母親支持,母親也在鏡頭前說支持兒子為自由及言論自由犯法。做母親的只差沒向警方發惡問罪及投訴——啊,她的寶貝民主兒。「無食物無水,卻在我們面前吃糯米雞」——你聽了忍得住笑嗎?!「4點鐘也無飯食」、「佢『屈』(拗)我手指」、「冷氣凍又不准我去取衣服」……港公主港少爺的「為民主犧牲前途」有港式怪獸民主父母包底。

用旅遊巴抓人對嗎?大警車多開幾輛不行嗎?犯法的感覺被降至最低!無風無浪,預告的反綁雙手沒發生,不驚險得在旅遊巴向窗外記者打勝利V手勢。明早,父母來接。

所謂「民意」、抗爭的學生,看清點,是民粹,是沒人戳破的虛偽大泡沫。

◆註﹕

晚會上一段現場「公然及大規模」教留守人士如何反抗的「拒捕入門」。

【由10時許開始收音的10分鐘錄音文字版】 「……就開始抬(走)啦,就是這樣(場上示範)他們4個是警察,(對扮被抬者說)你不要緊張,坐下來,我們要保持鎮定嘛。坐時要蹺手(即摟臂),等他們來抬。

會圍住你,有一些警告。他們會說:現場示威者,這已經是個非法集會啦,你們必須離開。他搞佢自己一輪後就會開始做嘢(場內有笑聲。大家明白當中有黃色笑話成分)。正常情况是4個警員抬走一個人。現在就試一次。

(用斥喝調)『來,4個警員抬走他。立即抬。』兩隻腳兩隻手……(主持更正示範動作)——不用的,手不用這樣。Stop。兩個男士抬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仔的腳,你是不是『抽水』先(台下有人輕鬆搞笑地和應「係」)。假如遇到這種情况,你們一定要說『我要女警!』(台上台下示範大叫『我要女警』,聲音整齊地重複了幾次,震天價響)。這(口號)不適合男示威者用(台下笑)。你叫也無用。Ok。……現在基本上是男對男,女對女,4個來抬一個。Ok,他們基本上不會亂來。我相信他們不會亂來(「亂來」一詞不斷出現。執法被與「亂來」配對)。大家緊記,如果是男警上來,你就要叫(台上女聲大喊)『我要女警!』。還有,要記住對方(指如果是男警)捉住你邊度(哪部位),你要記住對方編號,叫『PC689唔該你停手』。咁就唔好再多手啦(台下笑)。(台上詳細示範)

再來示範(此次是男對男的示範,教男示威者又如何回應)。『先生,你可不可以自己行呀。』(台上示範者聲音)『唔得呀,今日行唔到。』(示範)通常會請求你,要你自己行。有些人真的說『啊,好呀』於是自己行。那還用抬嗎?(意即『吃虧地』沒有『耗用』警力)不如早些走啦。我們要加重他們的清場成本,盡量令到他們困難。不代表我們要反抗佢,『你行開啦死差佬』,不用手踭「批」(擋及硬撞)他,只要繼續蹺手喊口號(台上聲音)『我們要真普選』。不用理他們(指警方)。你繼續叫口號便可以,除非他抓頸、chok(搖)你,Ok。我們只要手蹺手,站也好、躺也好,如果要加重他難度,你們看見嗎?(台上示範,大屏幕近鏡展示)手要如此。你們要小心,不要chok到他們,否則會反咬我們一口襲警。

好,明白吧。我們來試一次。(台上示範,並兇惡大喊)『你行唔行呀』(即走不走),你行嗎?我們現在是『不服從』抗爭嘛!你只要放鬆,不要走,就讓他抬。(台上示範)會很重的,你們先把他放下來(扮被抬的是何俊仁)。先放下他(何俊仁)。就當他熱身,等下他也會被抬。基本上按我們的經驗,如果你不自己行,他首先是手抬手,你腳放軟,之後才揪腳,你整個人是面向下被他抬。總之是面向下。剛才何俊仁示範是面向下。因為你腳放軟,所以是面向下。不管啦,總之他們會這樣做,你就放鬆放軟任他抬。相信他們不會亂來(『亂來』一詞不斷在敘述中出現),因為現場這樣多人,又有記者,照道理他們不會亂來,會小心些。

我們在這裏請啲警察小心啲來抬我們,好嗎?(台上講解者立即大叫)『請警察小心』,(台下示威者響應大叫)『請警察小心』(可以解為恐嚇的『請警察小心』被多次重複)。嗱,提了你的啊(此話是用言語吃警察豆腐。指『警察小心』),對啦,提醒咗你哋啦!要小心!你也不要做個容易受傷的男人,Ok。

簡單交代了抬。抬完後會上車。上到警車,他可能會用索帶索你的手。(台上示範。預告程序。免心驚。明白為何近來被捕青少年都可以很淡定及「處變不驚」)真的要看情况,我有被索過,也有未給索上。總之,要緊記原則。(大喊)原則是什麼?不反抗。對,還有呢?(台上女聲提醒)『冷靜』。對啦,要冷靜,不用緊張,他索你而已,又不是抓死你。如果他揼(意即「拳打」)你就要小心。有朋友試了。係有人上了警車,關了燈,拉上窗簾給他揼的。所以你們一定要牢記情况,記在腦內,不要即時跟他衝突。因為我們不夠他來的。因為人家,嘩大佬,個個都軍裝警。等回到警署……這一些內容下一部分再講。剛才陳淑莊說到(台上女聲原來是她)胡椒噴霧的問題,我自己個人覺得今晚應該沒有。因為大家都只是坐下來,大佬,你估你噴殺蟲水呀,但也簡單說說,味道不好受,就看你如何擋。如想洗擦,清理問題,如噴了右眼,你先用紙巾抹外圍,再把頭放側,讓水(只)冲右眼。我見過長毛噴到一面都係,他用水仰頭冲面,水直流入褲襠……於是男人最痛(台下笑)。」

之後的幾句沒收音,是教示威者,如前排有人因胡椒噴霧醃眼閉起眼來,此時他會很害怕的。於是你如看見了,又在他身邊或後排,只要拍一拍他膊頭,他知道有戰友在,便會整個心也定下來。

此外,不斷演練看警察的號碼,不斷教人有警察走近必牢記號碼,並在過程中大聲喊出他的編號「PCXXXX」,教人用這方式嚇唬警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