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輔仁媒體】健吾:「窮人才讀書」 (922)

(此乃作者2011年舊文,原載於BLO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Vitamin C9000)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Vitamin C9000)

文憑試殺到,考生恐慌。不少學生已經感到文憑試的可怕,可以跳船的都跳船。

走吧,走吧。去外國讀、考外國試,總之不要做第一屆的白老鼠。

我關心的,是沒有資格跳船的人。大家都知道,大部分香港人都沒有資格跳船的。

小時候,家庭環境不是特別好,但基本要有的都有──電視、電腦、書桌。教科書、學結他,這些東西,家人都會盡量支持。我的家庭不是電視新聞中那種住板間房、父母收比最低工資更差的工資、記者來訪問我的時候就會識趣地回答:「我一定要努力讀書,將來回報家人」那種家庭。總之,有可改善空間就是了。母親常常對我說,一定要讀書,讀書就可以改變生活。

現在呢?中文大學的黃偉豪教授在報章撰文時說,聽過一個名校老師說過,有家長大言炎炎的說,「只有窮人才需要讀書」這種說話。

聽起來涼薄,但這些事情,十幾年前已出現。我的小學同學就讀某港島區名女校,她說當年,要擔心升學的,只是「普通人家」的女生。有些女孩,外形很普通、成績不突出,但溫文儒雅,算乖,絕對是好人。中五過後,她就忽然不見了,那時候沒有Facebook,斷聯了。聽說,她家人不認為她需要讀那麼多書,書讀夠一個地步,就要移民到溫哥華,Daddy Mammy會養,再等待出嫁,以後也沒有跟她的同學聯絡。

知識改變命運這種陳腔,很多人會說。看着補習社可以上市,港式的「知識改變命運」,只是拿不同的入場券,去不同的崗位,安分守己的「打份工」,就叫掌握命運。

教育的最終目的,是令人由混沌中走到清醒的一方,從這岸到彼岸。直至今天,我有一個身份是老師,我仍然相信,教育是一種靈魂工程。我仍然相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