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2

健吾:請廣傳! (317)

大學同學K的手機,有一些家長群組,有一些教會朋友,有一些小學同學,有一些中學同學,有一些大學同學。這些群組,我也是沒有的。真的,我真的不需要這麼多群組,去告訴我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

朋友堅持:「我也是因為一次小學同學在街上碰見了,之後就說把我的號碼加進那個群組了。」然後呢?

「他們就傳了我很多那些『某某小學校長』說參加遊行後的感言,那個你在節目中談過,近乎抹黑和誹謗的那個簡訊。」朋友說:「然後還有:為什麼×××的子女沒有去佔中,而叫別人的孩子去?還有那個遊行有錢收,還有一個好像是說×××(立法會議員)是收美國資金的云云。」

這個大家都明白啊。

「為什麼有人會信這樣的短訊?」朋友的眼睛看着我,好像,我真的擁有一個答案,而可以即時回覆他們一樣。

相信了就不想改變

香港人很精明,他們相信了的事情,就不想有改變,你要他們對事情的看法改變,就好像要他們否定以前的自己,告訴自己以前「錯」了。從小到大,我們最怕的,就是錯。衣服不可穿錯、人不可愛錯、票不可投錯、東西不可以吃得錯。網路的留言版上最流行的那句說話,叫「識×就一定係×什麼」,大家就是想認定自己不論是去×將或是去大×樂,都要找出一條「識×」,或是比人家「更精明」的路。政治也是一樣。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政府是好的、警察是對的、議員(激進泛民)都是錯的,電視新聞不會騙人的……要人去相信一些搗毁一些以前他們深信的價值觀,一點也不容易吧?

「還有呢?」朋友問。

還有什麼?當大家都把「不相信傳統媒體」當成「有型」的生活態度,大家就轉向相信面書、網媒,甚至是自己的手機。小學同學,沒有必要騙我吧?教會朋友,大家都有同一信仰,大家都是「好人」,為什麼要騙我?他們說的,理應比電視、電台說的可信吧?電視和電台都收編了吧?你看,現在報紙頭版都可以隨便改了,手機中的朋友,又沒有理由要騙我,為什麼不可信?當大家都是這樣想的時候,自然這些短訊就會傳得比瘟疫快了。

「可是當你想反擊的時候,你好像就變成了一個怪人。」朋友說。

對啊,尤其是在家庭的群組,你敢對長輩說出真心話嗎?有朋友的群組,他的表姐好像是有一個建制派、好像想選區議員的男朋友。她聽到什麼反駁,就會搬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甚至是謊言的道理:如現在議員建制派是少數,政府都要聽泛民的說話。又說現在××(某議員)都是收美國錢做事的人什麼什麼。當朋友陳列出議會構成,建制佔幾席,反對派佔幾席,再要那位表姐提出××收錢的證據,她就會很識趣的說:「年輕人,不要什麼事情都吵吵鬧鬧,做人心存謙卑,爭執是沒有意義的,希望你可以得到平安喜樂。」

「每一個人的手機,也可以有一場革命。」朋友這樣總結。

我倒不是那麼樂觀。香港人這麼有錢,一個這麼喜歡用錢去衡量人地位和價值的地方,絕對不會認為自己相信的事情是錯的。美國統計學作家席佛(Nate Silver),以準確預測美國選舉成名天下。很多中環精英最近掛在口邊的潮語,叫Big Data(巨量資訊),就是出自席佛的《精準預測》。《精》一書中,還有一句:「即使這個世界本身愈來愈多元,愈來愈複雜,但我們的防禦機制會把這世界簡化,以確認我們的偏見。」即使他們知道,如果他們把那些短訊用口讀出來,他們會知道那些短訊有多麼的荒謬。

也許,人like一段文字、轉發一張圖片,也許只是想確認自己的意見。也許,很多人贊成的偏見,成為主流,那就是民意,就是「正確」答案了。也許。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