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4

盧斯達:不准超越黃線 (781)

唐狗誤闖路軌,無人施救,人人以為港鐵會處理得好;就算有一個想跳落去,做點事,職員一定會大喝一聲:「先生,我地會處理架喇,你唔好超越黃線,好危險架﹗」

鐵路系統不只是運輸系統,更是一個移風易俗的訓育系統。幾百萬人每一日的人生就是從地鐵開始。打從踏入地鐵,地鐵公司就不停將很多規則和訊息塞入你的耳朵。從小到大,我們對於「不准超越黃線」已經耳熟能詳。以前只是廣播,現在還有專人巡邏,保證沒有人越雷池半步。專人嘴裡還有一個哨子,像學校裡的訓導主任,隨時就要吹哨示警。

最近地鐵新增校規:「搭扶手電梯時,記住緊握扶手,唔好望住手提電話……」每次搭電梯時,都會聽見這句話。乘客望不望手提電話,都輪到你港鐵管了?正常的講法,大概只是「搭扶手電梯時,要小心安全」,小心安全總是對的,但將乘客管到他望不望手提電話,都要你去勸喻,這是甚麼?納粹管理集中營,對囚犯也管得很細緻。同性戀一堆,吉卜賽人一堆,政治犯一堆,猶太人一堆,當然裡面還會細分。

我們日復日在規則裡生活,習慣了被人管理,很快麻木,很快失去血性。有事發生,想到的是不要出頭,不要逾越黃線,不要破壞規則,闖入路軌救狗,之後可能會被港鐵控告——誰敢保證?

我們看著那狗,不是直視那活奔亂跳的生命本身,而是抽離、宏觀的事件,是規則、法律、利害考慮所阻隔,最終我們心裡無論如何交戰,都只是呆立當場。我們的力氣完全花耗於對抗意識裡的各種考慮,最終我們就是不能行動。

對規則的敬畏,已經內化。幾個人拿起鐵馬,要衝了,也因為社民連黃浩銘撲出來說一句「村民唔係咁諗」而嚇呆了,被剝奪了所有血性。就算村民唔係咁諗,咁你自己點諗先?

現代人習慣規行矩步、跟隨程序,等待Mastermind去通盤指揮。割裂是「現代」的本質,自工業革命以來就是如此。機器一來,包辦所有工序的工匠就要消失,所有人「被專業化」,分配到生產線上不同崗位,只看見自己眼前幾平方的東西。

一個現代城市,即是一個廣義的工廠。在現代,做一個整全的人,做一個有血性的人,越來越困難。人是工具,為目的而活、為效率而活,除此以外,一切感官、感覺、常識,都退化了。對外界的東西,看不見,感覺失真。

香港是個大工廠。工人長年埋首自己眼前幾個工序,埋首自己的幸福小世界,輸送帶上出現異物,真的不懂有甚麼反應。他們想,經理或者老闆會處理的啦。這就是月台上其他乘客的心態,我們假定事情總會有人處理。

都市很偉大,人卻是侏儒。我們習慣服從,習慣忍讓,將身子縮得很小,連有一點情緒都是罪行,如果情緒影響到秩序就要搞甚麼「情緒管理」——沒錯,連情緒也要管理。

冷靜、不生事、不行動、思索「村民唔知點諗」,構成了「現代世界」這個反烏托邦。我們長年冷靜,突然要血性、要反抗,才發現自己只能呆立當場。我們早就忘記了人類的生物本能。

圖片來源:Andreas.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