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5

【熱血時報】P某:離地文棍梁文道 (2073)


記得在上月底,小弟已講過「歧視」和「鄙視」的分別,不厭其煩再講一次︰

歧視,是因為對方的特徵、種族、語言、性別或缺陷等,作出差別性待遇。例如,僱主刻意排除工作能力同等的女性,只聘請男性,便屬歧視。

鄙視,是因為對方的行為逾越社會約定俗成的道德界線,或各種潛在公共秩序法則而產生的厭惡和指責。例如,有強人在公共場所露體,群眾的厭惡感便屬鄙視。

又是梁文道,接受大陸傳媒訪問期間誤導群眾,無視香港本土的問題。他這樣說︰

「三年前大陸遊客在香港說普通話不會有任何問題,你能感受到香港人說普通話很困難,但是他們的態度是不錯的。但是現在情況完全轉變了,我不能說所有的香港人對大陸人都持有不好的態度,但是起碼對大陸態度不好的這群人的數量越來越多,現在多到你去一次香港就完全能感覺到。」

然後,他又再說︰

「我認為真正出問題的恰恰是中產階級。過去幾年香港中產階級對內地人的歧視和別的國家存在的種族歧視不一樣。」

先要問,大陸商人來港做生意,會受不公平的待遇嗎?他們在香港開公司,只要到公司註冊處申辦便可;自由行來港,享用的用務有差嗎?不是,他們享有的和全球遊客一樣;大陸學生來港留學,會被因其身份而被拒絕嗎?沒有,他們與世界各地的學生一樣,通過考核便可;大陸的新移民,會因其身份而永久地被拒領取福利嗎?不是,只要符合條件,他們一樣可申請居住公屋,享受醫療福利,享用免費教育等等。甚至,我們的終審法庭命令社會福利署對來港僅一年的新移民發放綜援。可以說,大陸人來港,待遇和其他遊客,甚至香港人一樣。請問,哪來歧視呢?如果梁文道說大陸人因其國藉和來源問題而被在香港遭遇不公平待遇,根本完全不成立。

今天我們對大陸人的不滿,是出於「歧視」嗎?當然不是!大眾對大陸自遊行遊客、一簽多行、港漂、大陸商人等的不良感覺,並不是出於他們的背景,香港人並不是因為他們是「大陸人」就「歧視」呀!香港人的感覺,是出於大陸人的行為上,是一種「鄙視」。

上車打尖、隨地大小二便、說話大聲、不守公共規則咒罵港人、胡亂拋垃圾,逐步挑戰這個城市的承受力、香港人包容程度的低線。維持公共秩序的運行,一方面出自香港人的公民意識,因為這裡是香港人的家;另一方面是出於本能,人與人之間就是有條無形的線互相牽扯,以內在共識的基本法則維持社會基本運作。

就算不說公共秩序,去廁所小便也是非常本能的行為了罷?稍有「人的自覺」的話,都會明白禮義廉恥是甚麼回事,除非自認動物,或沒有人的自覺(根本是同一回事),否則「正常文明」下生活的人都會尊重約定俗成的公共秩序法則。對於破壞秩序者的不屑和指責,哪來是「歧視」?一,它並非出於任何「文化差異」;二,它並非出自天然或後天因素;三,這些行為都是可選擇,可避免的。

梁文道再說,大陸人不守秩序的情況不嚴重,每天幾十萬出入境的人流中,總有兩三個會出問題,數量之少談不上是問題,不過被媒體放大,煽動群眾情緒而已。但我想問,如果七百萬香港人口中,每天出現「兩三個」屯門色魔、「兩三個」葉繼歡和「兩三個」林過雲,你還可以大安旨意地說香港治安沒問題嗎?依梁文道邏輯,警察要出盡全力去追捕「一個」葉繼歡,根本就浪費警力!問題之所以成為問題,是因為每天重覆發生,大陸人周而復始地去無視,去破壞公共秩序呀!用這種「抽樣」的方式批判社會問題,根本不可能,亦不合乎常理!

更何況,為何在外國一樣會有人大肆指責大陸人破壞公共秩序?為何通常破壞秩序的,又是大陸人?是全世界「歧視」大陸人,還是有人做不守規則,被世界各地的人民所指責呢?

梁文道說,是香港的中產最「歧視」大陸人;但筆者說,連家中年逾六十,行動不便,教育程度小學未畢業的母親也不滿人陸人的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呀!基層在面對甚麼呢?你知道有幾多本地基層人士的飯碗,被大陸過來的廉價勞工搶走,終日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你對基層的觀察,到底從何而來?而且,基層的生活是最受自由行所影響,小店的消失,物價的上漲,公共資源被侵奪,你明白他們有多苦嗎?

當然,你自己說認識最多家住半山,曾留學英美並在中環各大投資銀行工作「精英」,去旺角的機會比環遊世界的機會還少,教養素質比其他「普通」人高很多,你拿這極少數人做例子,還有甚麼意義?為何你不說太平山下的「厚多士」大姐,或每天「兩三個」隨街便溺的自由行呢?當然啦,你的世界從來就是如此離地,你就是當自己是普世主義者,流著藍血的「公共知識分子」,與其他自以為是的左膠唱高唱世界和平,以為自己活在世外。但容我提醒你,你還在2014年被中共統治,天天被港共政權糟蹋的香港!

又或者,你在屎坑一樣的地獄鬼國找到一個半個「精英」,對他們不離不棄。既然如此,何不乾脆留在大陸安樂地做你的屎坑文棍呢?香港太危險了,不適合你這種人住。


(澎湃新聞截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