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年輕人的夢想總有一天會成真 (802)

除了嘲諷罷課學生為紅衞兵、被外國勢力利用、受別有用心的成年人唆擺等誣陷之詞,稍有見識的人大都會表示欣賞罷課學生的熱情,說年輕人有理想、有時採取激烈的行動「好正常,也是好事」,連政府發言人也不得不說,尊重同學對民主理想的追求和執着。不過這些識時務者會說學生衝動,沒有深思熟慮,未經世故,而結論都以不會有甚麼效果、人大常委決定不會改變來勸喻學生不要白費工夫,以免影響學業,甚至留下案底,影響未來出路。一位曾經在七十年代參加學運的人,在肯定學生熱情時叫他們要「分析成本效益」,想清楚會付出甚麼代價。他沒有反思一下:四十年前他參加抗爭活動時,他難道沒有考慮過會影響出路就業?
2008年一個秋日午後,在華爾街著名顧問公司擔任高職的25歲年輕人Adam Braun走進一間大銀行。當時他擁有他曾認為可以得到快樂的東西──工作、房子、人生。他的衣櫃掛滿醒目西服,他的名片印着顯赫的名號,他走到哪裏都受到尊敬。他看似少年得志,然而,在內心深處,他不再喜愛自己創造的人生,他逐漸失去了幸福感。深夜裏,有個聲音讓他無法成眠,這聲音告訴他,如果他以目標而非私利衡量人生,他會有更大的成就感。他不要再蹉跎,現在就是開始追逐夢想的時刻。他走進銀行,用25美元開了一個叫「鉛筆的承諾」的賬戶,決心以非營利機構在全球的貧困地區建學校。他的決心來自一次旅途,他問一個印度的小乞丐:「全世界你最想要的東西是甚麼?」孩子滿懷渴望地回答:「一枝鉛筆。」當他從背包中拿出一枝鉛筆,交到乞兒手上時,孩子的整個臉都亮起來。因為他從未上過學,但他看過其他孩子用鉛筆寫字。對我們來說,鉛筆只是書寫工具,但對這個乞兒來說,那是一把鑰匙,一個象徵,一扇通往創造力、好奇心和可能性的門。這段經歷,使Braun心存夢想,就是要為貧困孩子建立免費學校。
他進華爾街任高職,希望用二十年時間辛苦賺錢,然後拿這筆錢去興建學校,要搞定財務才冒險。但有朋友對他說:「你完全錯了,現在才是冒險的時候。等二十年你有了家庭和房貸,你有太多責任,你才無法冒險。」
於是Braun放手一搏。他並非經營公司的成功人士,既沒有足夠的資歷證明將來會成功,也沒有豐厚金錢作後盾。他只是平凡人,想證明人不分年齡、身份地位和所處環境,都有能力改變世界。
之後,他全心投入全球教育的志業。他熱誠推廣「鉛筆的承諾」的觀念,去募款,到世界各貧困地區建校,不到5年的時間,他成功地在全世界蓋了220所學校,實施了超過1,500萬小時的課程。2012年,29歲的他同時獲選為《Forbes》雜誌「30位30歲以下創業新秀」以及《Wired》雜誌「50位改變世界的人」。Adam Braun把他推動理想的經歷寫成一本書《一枝鉛筆的承諾》。在書的「終曲」中,他說:「當多數人將年輕視為弱點時,它其實是很強的優勢。年輕最強大的力量是你沒有生活經驗,得以知道甚麼事不能做。」成年人會記得達成某種事情很不容易,甚至不可能。年輕人沒有這個負擔。馬丁.路德.金帶領罷乘種族隔離的巴士的運動,不過26歲;蓋茨20歲創立微軟公司;朱克伯格19歲建立facebook。巴基斯坦16歲的馬拉拉為爭取婦女受教育,在上學途中遭到塔利班槍手企圖暗殺,頭部中槍,一度危殆,康復後仍每天站出來要求改變。Adam Braun說:「年輕人呀,請不要讓任何人告訴你,你的夢想不能實現,不管夢是大是小,你絕對可以讓它成真。」
基於對極權政治的了解,必須承認,當前學生爭取的真普選,比上述任何夢想的實現都難。我們面臨的,不是經濟很差,不是民不聊生,而是文明的崩解,是以一黨提名的專權政治踐踏香港的文明體制。前天習近平已清楚表明,以「中央政府的領導」和「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帶領」來取代「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正如卡繆1957年在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演詞中說:「每個世代內心懷抱着改造世界的理想……而我們這世代的任務或許更大,在於阻止這個世界的崩解。」
這是好大好困難的任務,但香港學生已決心挑起這個任務。罷課不寄望於會使一個專制政權收回成命,但大規模的罷課卻能喚起民眾,促使公民抗命全面開花。時間在年輕一代手裏,只要持之以恆,推之以廣,只要相信「強權永遠不能代替真理」,即使悲觀如筆者,也深信年輕人的夢想總有一天會成真。而在參與這個偉大運動的過程中,年輕人的努力與經驗,也會改變人的一生,往更美好與有意義的人生前進。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