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9

【熱血時報】蕭綺蓮:我的表弟 (3376)



「這個月,我有機會重新認識我這個表弟。」


我有那麼一個表弟。我們之間有十五年歲差,幾個 GENERATION GAP,一點算不上熟稔。

我不喜歡九十後的「小朋友」們。非關港孩論,反之我認為如果制度逼迫孩子們三歲就學從前我們七歲才要學的東西,那麼他們七歲時沒有七歲的自理能力、情緒智商低,怪得誰?GIVE ANDTAKE 而已。我看不過眼的是這群羣細路的膚淺短視,以為只有做乜師物師或者醫生才是唯一成功之道,做不到人生就玩完(當然,這也是我們傳承給下一代的做人宗旨)。這樣的年青人,很不可愛。

這個月,我卻有機會重新認識我這個表弟。

第一晚(9月26日)出事時,學民衝入政總,左右兩邊出口忽然出現防暴隊圍攻鎮壓。表弟在前線打了一通電話給母親,問道被捕的話是否不能考取專業資格牌照了。母親回答要看起訴罪名,但報考公務員是沒輒了,著他快點逃走。他說:「來到這一步,已無路可退了。」然後硬著頭皮帶領約三十人以肉身阻擋其中一邊出口正在衝過來的防暴警察。絕望之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瞬間,學生們忽然聽到遠處人聲鼎沸,防暴警察當下轉身抵擋另一面湧來的市民。那一刻學生們都以淚洗面,奇蹟發生了,支援的人來了,THEY ARE NOT ALONE!表弟的父親母親就在那人群中,反包圍警察去維護兒子的安全和理念。擔憂,卻也驕傲,是這些年來對兒子教育的成果。

我幾天後見到他,吃過飯後又打算回去佔領。那天晚上大家都懷疑會有進一步武力清場,家人勸他別去,他輕輕說句:「連我都不去的話,靠誰去?」

在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的洗禮下,我的表弟長成了一個男人。

那天晚上,我好像是生平第一次,擁抱了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