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5

【熱血時報】Nagisa Kaworu:給港共政府的勸降書 (4927)


十月十四日,「雨傘革命」的第十七日。警方花兩天奪回金鐘道。有些人以為這代表佔領者不足,容讓政府慢慢收復失地;其實金鐘道本來就是「順便」佔領的外圍,與旺角砵蘭街一樣,所以不駐重兵,只靠路障把守。

現階段的路障,不過是給佔領者休養生息、輪班的方便工具。正奇相輔,有全職的警察,還沒有幾個全職的佔領者,所以外圍的佔領地,必定難守易攻。但此時此刻,警員在金鐘道兩旁一字排開組成人鍊,以防止佔領者重新佔領。再一次攻守互換,令人啼笑皆非:難道警方又可以在全港所有交通要道,駐重兵駐守?

政府如以為就政改上不予任何實質讓步,就可以拖延至佔領行動自行崩潰,實在是太過天真,也太不了解香港人的耐力和韌性。每日審時度勢,在佔領區內保持最低限度、又不至清場的佔領者、盡量保持工作和生計,是以精打細算聞名天下的香港人得意絕技。每拖一日,政府遲一日妥協,就浪費我們多一日的時間和精力。我們在累積的不是疲累,而是怨憤。

九月廿八日,數萬名學生、青壯、甚至主婦湧上街頭,守護為港人竭力爭取普選權的學生,在催淚彈雨中冒死抵抗警察,再分兵佔領三區至今。香港不過七百萬人,扣除這十數年間的中共殖民不計,這十數萬義士的親朋好友,就網羅了全體香港人。

港共政府要明白,這次在佔領的不是慣常吃慣政治飯、以示威為生計的職業社運人士,而是千千萬萬的普通市民,當中為數不少甚至是衣食無憂的有閒階級、各行各業的中堅。除卻少數覺得「鬥唔過共產黨」的失敗主義者,和自私自利到除了錢甚麼都看不見的可憐人,絕大部分香港人或明或暗,都支持學生運動,認同沒有篩選、公民提名的真普選,是中共收回香港時,港人不反抗「民主回歸」的承諾。

現在反口覆舌的是中共港共。無比善良的佔領者,這十天來受盡暴力、嘗盡委屈,舉世皆知。既然溝通之門已經關上,入世未深的學生們主動「釋出善意」(金鐘道換公民廣場),政府不但不予考慮,還立刻再一次與黑道中人同氣連枝,同時清場。

失去了金鐘道,失去了辛苦一晚重建的升級版路障工事,實在打擊不到我們的士氣,不過單純一再累積民眾的怨憤。既然警方的實力在928已經「露底」,現在不是數萬、而是幾十萬市民,一邊輪班佔領,一邊靜候運動如何發展,靜候再一次湧上街頭的機會。驅散、再聚、升級、驅散、再聚、升級,直到政權承受不了:妥協,或者武力鎮壓。

妥協,就是向港人投降,承認對港政策失敗,任用梁振英錯誤,那幾十個掌權的人大常委再開個會推翻自己的決定,回歸《基本法》初衷,允港人自治自立。港人看在河水不再犯井水的份上,不介意繼續奉中國為宗主,顧全中共的顏面、華人血脈的情誼。

武力鎮壓,即把「顏色革命」成為自我實現預言:明明我們要的,不過是說好了的真普選,明明中共只要兌現承諾,革命在香港本來沒有市場。中共港共卻要撕破畫皮、寧願殺人,也不允港人落實真普選。打破和平後,理性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非暴力不再管用,用任何手段去推翻港共、驅逐中共,自立自治,才是正義。

不要小看了香港人,不要以為看到槍支或者解放軍,大家就會放棄回家,「太陽照常升起」,扮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我們是港英盛世的創造者,我們是六四屠城的見証人,我們是「香港」的守護者,我們是香港合情合理合法合義的主人。

港共政府,選擇投降吧。這場運動,我們情理兼備,你們理屈辭窮。不要再平白造孽,流更多的血。香港人會堅持到底,我們必得勝利。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