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1

【主場博客】場邊故事:撐起過百帳篷 為他們蓋一個家 (2647)

tentC2

八百個帳篷在金鐘撐起,七彩繽紛、心意互通。這些為年輕人遮風擋雨的小堡壘,有不止八分一來自她,持有律師牌的黎小姐。

很多反佔中父母口中,好學生應做的事,她唸書時都做了。努力讀書,考入大學讀法律,當上收入不錯的律師,近年再轉而經營自己的公司,生活無憂。所不同的,是她自大學期間已關心社運,經常四出拍攝,記錄一幕幕爭取公義的運動。

催淚彈初鳴那一夜,她問自己,「我是否要用肉身去擋?」正在躊躇,旁邊的年輕人已急步走向前。這些手無寸鐵的年輕人,是自己讀大學時身邊少見的,「這些後生仔從哪裡走出來?」看着當年自己去拍攝社運時仍是孩提的小伙子,今天已走到自己面前,以身為盾,不禁一時感觸。

那一夜,是她第一次去社運現場而沒有舉機拍照,只想着怎樣幫助這班年輕人。「現場有很多人影,我可以做其他。」物資從各方送到佔領區,水、食物、眼罩,各式其式,就是沒有留守必備的帳篷睡袋。

沿路遇見有心人

黎小姐在Facebook跟朋友提出夾錢,一呼百應,由三十多個朋友,變成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一兩日間已集資數萬元。大家出錢出力,有人上網找供應,找到觀塘有專賣露營用品的山水戶外活動用品,直接上門洽購。

一提出要買數十個睡袋,老闆何先生即時回應:「假如唔係荒山野嶺,在街上用唔使買好靚,一般質素都足夠。」一聽而知,是有心人。原來近日有不少顧客幫襯,都是支持佔中。

即使購買數量多,見是小店,黎小姐的戰友亦不忍講價,何老闆卻主動大減價。店內陸續有人買帳篷等露營用品,何老闆一律狠狠大折價。

老闆還提出親身送貨,但她們不想影響小店,就號召大家搬運。

tent2

東市買睡袋,西市買營幕,戰友們又透過不同渠道,找到尖沙咀一間樓上舖,買來超過一百個帳篷。老闆娘同樣主動只收「成本價」,還賣大包多送睡袋以及大型更衣帳。

一呼百應又遇上好老闆,只是黎小姐好心有好報的開始。網上呼籲愈來愈多人加入,落手落腳幫忙的已不限於好朋友,也有不認識的市民。「香港人好犀利,全部行動型,無廢話。」黎小姐也厚着臉皮在網上找幫手,購物的、搬運的、駕車的,都是一招手就應召。

一個組織內,總有不同的做事方式或意見;但這群互不認識的陌生人,為着同一個理念,全部不用多解釋,霎那間已心領神會。

「原來面對大是大非之時:
只要你夠膽問,就會有人出錢相助;
只要你肯吹雞,就有朋友赴湯蹈火;
只要政府無恥,市民就會同佢死過。」

望每個新居完好

170個帳篷,170個睡袋,180個吹氣枕,300張求生保暖錫紙,55張被,4盞強光營燈……由呼籲到網上登記申請至派發,一周內完成。全賴一班有心人。

「我們,包括我自己,不及年輕人可以捱夜。我比較叻吹雞組織,就各司其職。」無法親自在金鐘瞓街,黎小姐卻為風餐露宿的學生,做一個臨時的家,遮風擋雨。

tent1

收到帳篷睡袋的留守人都好感激,細談之下,才知這次做得對了。「有些學生無錢買帳篷睡袋,有些又不知在哪裡買。」黎小姐說,即使成年人也有留守着走不開去購置的,收到「新家」時都想付錢,「我就跟他們說:『若想回報,就自己呼籲集資去捐,把心意傳開去。』」

申請帳篷的表格,會問申請者留守多少晚。看到回覆更有動力,說一晚兩晚的少,更多的是:「長期留守;直到完結;每晚都會到;盡量車輪戰;不知道,要問689!」

這些「新家」會被佔領者好好收起,作為香港民主里程一個紀念,還是被警方密斗車夾走,黑社會撕爛?黎小姐對於帳篷的下場殊不樂觀,「不敢想像,只希望他們都平安。」不過她堅持不能失去希望,深信「每一個使用帳篷的市民都是非常愛香港的香港人。」

圖:場邊記者及受訪人提供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