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2

【獨立媒體】姜銘:曙光,在他們深黑色的瞳孔中 (8756)

晚上八點零三分,電視直播結束了,在金鐘的、旺角的、銅鑼灣的人,還是一個個在家裡的,一雙雙緊盯著熒幕兩小時的瞳孔不再緊繃了,鬆了一口氣。

或許,我們都對未來沒有太大期望,只不過,我們都不想放棄,嘗試失敗總好過沒有嘗試過就向命運屈服,起碼我們不會不甘心──是我男朋友說的話。622全民公投那天,他連電子公投也不願意參與,因為他不認同「佔中」,三個月後當他透過電視摧淚彈迷濛的煙霧與流著淚的市民時,他憤慨得說不出話來。

然後,隔天晚上,我和他到金鐘通霄留守。那天晚上,明亮的月光照著我們,我們睡不著,我們帶著對催淚彈的餘悸盯著兩三個路過的警察。那平靜的夜空,無法理解人們內心的忐忑和跌宕,睡睡醒醒,生怕有甚麼突發事情發生。然後,某個邊緣缺口來了警車和警察,躺在地上的人也被驚醒了,紛紛戴好裝備,一股腦兒地走向那邊緣。他們說,是換更而已。人們還是驚弓鳥般地聚在原地,一副備戰的警覺狀態,我們只能鼓起勇氣相信自己罷了,雨傘緊緊握在手上。

站在路上,沒有人知道將來會是怎樣。

有人帶懷疑的說話欲向前衝。腳步在黑水泥下擦出了聲,晚間的聽覺份外敏銳,敏銳得讓人不安。進和退,一步之差,卻如此艱難。我忘記了腦海中作出了一個怎樣的決定,只記得那一刻,有一把女孩的聲音,叫大家冷靜。

女孩必須透過大聲公把聲亮放大,否則那柔弱的聲音不足以發施號令。她叫大家克制、冷靜,不要引起衝突。示威者們都靜靜地坐著,沒有除下裝備,保持高度警覺。

他們總有一套方式去阻隔激進示威者生事端,雙手舉起,圍著鬧事的人,讓他與警方隔絕,避免雙方有衝突。這就是大學生們保衛和平示威的方式。

只要到過現場,就會知道大學生們比想像中冷靜得多,他們自發當起義工,鎮守前線、派發物資、傳遞消息,即使不是義工,大家也喜歡聚在一起,討論社會、時事、政治。大家都讓佔領變得更有意義。

我不敢擔保學生們的判斷和決定是對的,但他們勇氣,有魄力,願意承擔,遇到困難時盡量保持冷靜、克制,務求作出最適當的判斷,這決不是所有成年人所做到的,至少,我這個懦弱的成人,一遇上突發的情況,就會徬惶得不知所措了。
今天,學生代表跟政府高官談話,評論的話語眾聲喧嘩,讓人煩躁不已。

我無意評論當中的內容,只知道,學聯能走到這一步,很不容易了。

明知不可而為知,面對政客和高官,冷靜沉著,不亢不卑,那一股勇氣和膽量,恐怕不走到談判桌席上不可能領略到其內心的複雜性。

或許其他人的話語更有力度,或許其他的理據更能服人,或許其他的方法更有建設性;可是,學生們的熱情、勇氣和追求的純粹是無人能及的。只有這麼純淨的靈魂才能喚醒那些冰封了的人心。

隔著電視,我看到了那些瞳孔裡面熾熱的靈魂。

從來都知道沒有結果,只是,走要走第一步,才有機會到達終點。

這一步,走得漂亮。漂亮的步伐,在大眾的注視下,向前邁步。縱然前路幽暗,但幽暗的盡頭相信終會是耀眼的光芒。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