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7

林夕:逼上獅山 (1399)

那真是一道淒美的風景,懸掛在獅子山巔的巨型標語:「我要真普選」。
美麗在獅子山這圖騰終於得到了新生:從前強調為豐衣足食而努力不懈,現在要用努力艱辛寫下的香江不朽名句,已經比衣食足更上一層樓,甚至倒過來,衣食未必足,卻知道了什麼叫榮辱。牛一樣地苦幹,如果活得像豬一樣,吃飽了就昏睡,又有什麼意義;更何況,現在勤奮如牛,只怕依然活得像蝸牛,往上慢慢有得爬,比較好命的,背着那蝸居如業隨身。
而淒涼在於,如此樸素簡單的五個大字,管你什麼外國勢力,誰與誰勾結,誰給誰煽動,正如吳康民說:顏色革命?言重了,只是爭取本來說好了的,我們只是要爭取真普選,爭取兌現一個給卑鄙地破壞了的莊嚴承諾,不是要鬧什麼革命,竟然給簡單又粗暴地抹黑,又催淚又威嚇,鬧了那麼久才撈得一場對話、一部錄音機的倒帶、一個補充報告。
我們的政府,以撲殺於萌芽階段的效率,滅了這道風景,卻更像一則淒厲的寓言。爭取真普選,反佔領者應該都不好意思反對,市長也說,這是政府以及全民的共同願望,拆得如此性急,除非心虛,大家對真假各有定義,正如民建聯全名也叫民主建港聯盟。於是難免起疑,如果愛港之聲之流組團上山掛的標語是愛國愛港、堅決支持梁振英依法施政、擁護人大決定,這道風景會否一樣短命,陳淨心又會不會出醜,鳩叫拉得。
不畏艱辛掛這標語的幾個非法份子干犯了什麼來着?好像是在郊野公園範圍內非法展示標誌,這是警務處說漁農署說的。沒關係了,反正現在很容易就會犯法,動不動也會破壞法治,然後,不是因為這五個字刺眼,消防處說是標語太大,有危險。風從北方來,特別大,真普選塌下來壓不死人,壓壞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沒關係了,那隻一樣是larger than life的吹氣黃鴨,惹得許多人圍觀,萬一圍欄給推倒了,也一樣很危險,所以以後任何大型物件都不應懸掛,連年宵都應取消,總之香港從此很危險。
沒關係了,反正香港容得下周融陳淨心、容得下化身環球時報評論員的議員高官巨富、容得下鸚鵡豺狼,容得下讓人嘔心的嘴臉,竟然容不下我要真普選五個字。沒關係了,香港終於擁有全新的,因短暫而變永恆的地標,比中環摩天樓更動人心魄。沒關係了,朝花、夕拾,造夢的,覺醒了,蒙蔽的,矚目了,被逼上獅子山的,消失了,消失的,記住了,記住的,不朽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