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1

【獨立媒體】黃浩銘:佔領行動幾點觀察 (2263)

佔領金鐘第四日,有很多觀察,我嘗試組織一下,分析以下,因為昨夜整晚沒睡過,如果有任何出錯,請糾正我,歡迎交流交流。

佔領三區,我只去過金鐘、中環及銅鑼灣,旺角未去過。但據多方情報,我所得知即使沒有「大台」(領導),群眾的自發性非常強,我見到有朋友做義工分派從市民收集所得的物資(包括我妹妹),亦有朋友自發收垃圾(689)及回收膠樽,也有朋友在石躉上做好樓梯,更有朋友坐在石躉扶起上落樓梯的夥伴,甚至有朋友收集水樽製造防煙面具。這一切都是我參與社會運動以來未有見過的,很感動,也非常欣賞那些朋友。

自發性強外,自制力也很高,雖然並非每位朋友面對警察時都能控制情緒,但當有些朋友激動地與他人或警察爭執時,身邊的都會好言提醒。當防暴隊來臨時,他們更高舉雙手呼籲防暴隊撤退,不怕催淚彈,散後又重新聚集,而非以石頭或燃燒彈還擊。雖然仍有些朋友忍不住扔水樽,但其他人都會即時勸止,恪守非暴力原則,以求展示警民之間的不對等武力,突顯梁政權的暴力,令社會大眾更為同情抗爭者。

上述的我都很欣賞,令我非常意想不到在佔領公民廣場兩日後,竟可引發這樣自律自主的行動,非常鼓舞。然而,有得有失,在沒有「大台」的情況下,的確令運動的方向有點模糊。我見到有朋友要「真普選」,甚至反對呼喊「梁振英下台」,指這會令運動失焦。然而,其實大家應先弄清楚甚麼是「真普選」?如果是公民提名,那麼我們就喊公民提名,然而,這與梁振英下台又有何衝突呢?梁振英領導下,政改報告一蹋胡塗,更用防暴隊和催淚彈鎮壓和平非暴力的異見分子,如果不要求下台,那所謂問責從何談起?至於說下台只是針對個人非制度問題,其實只要仔細想想,梁振英是這個腐爛制度的代表,如果他都要下台,即證明上街的群眾憑著抗爭有能力有實力推倒一個不得民心的「領袖」,這是充權,更何況在「撤回人大決定」和「爭取公民提名」之外,這是一個可望可即的訴求,一旦做到,或幾乎做到(踢走警務處長),那麼不但政府的認受性更為低落,亦證明抗爭者所付出的是有能力改變,這反倒比高喊模糊的「真普選」更好。而且,眾說紛紜,太多意見才反令運動變得失焦,因此,應立定決心,集中「撤回人大決定」、「堅持公民提名」以及「梁振英下台」三個訴求,清楚處理大家之間的分歧。

運動中,謠言滿佈。我第一日佔據分域碼頭街時,就聽到有些錄音說政府會在十二點前派防暴隊用實彈射群眾手腳,又聽過旺角將有黑社會搗亂,侵犯女生。其實這些謠言,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製造恐慌,希望大家撤退,離開佔據的地方。我本以為,共產黨會派遣黑社會來搗亂,但似乎這樣做就太明目張膽,因而我估計他們就旁敲側擊,不斷以謠言來打擊大家士氣,令大家疑神疑鬼。面對這些流言蜚語,我們要用冷靜頭腦思考,應該「眼見為證」,停止傳播未經證實的謠言。如果有朋友發這些訊息給你,不應只用聲音或隨便一個自稱甚麼身份的人,要有相片,以及親身人證,才將訊息傳開。否則我只能說,大家將會中共產黨設下的計謀。

我理解,自防暴隊出動後,在馬路上的群眾都很緊張,凡聽見有人大喊,或者見到有人奔跑就以為警察要來清場,睡也睡不好。其實這可以透過組織好哨兵和糾察系統處理,但我關心的是大家心理素質。以我觀察,大家都是很恐懼,恐懼警察突襲,恐懼有人鬧事令運動得不到社會同情(一粒老鼠屎搞垮一窩粥),從而引伸了一些比較積極的人充當「糾察」自發地「限制」某些人的行動,用「唔好搞破壞」的集體秩序去制約其他人(例如限制誰不能貼東西或限制別人要執拾示威物品,但其實仔細考查是雙重標準的),其實我並不認同這樣的發展。恐懼不會令我們成長壯大,我們時刻鎮定,我舉例,當警察到時,有哨兵會通報大家,以三款顏色(紅、黃、綠)作警示訊號,那就不會令大家常常精神緊張,一聽見有人呼喊就全體站起來周圍觀察。另外,也要對大家建立多點信任,尤其不要看到別人外觀而認定誰是搞事者,要在遇有搞事的實質情況,才作出反應,非左猜右疑。便衣警察混入無可避免,但關鍵不是他們知道我們甚麼情報,而是我們有多信任自己,因為公民抗命是光明正大,不作收藏的,我們的人數、部署,其實有甚麼不可告人?除非,想「公民抗命」者其實不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在這幾天期間,大家因為防暴警暴力鎮壓引起恐慌,因「和平佔中」追不上群眾訴求而感到迷失,但其實確立好目標,清楚一致說出我們這班抗命者的訴求,讓政府去回應。抱著寬大的心志,就不怕便衣混入,因為我們凡事都可以開牌跟他們對抗。最重要的,是恪守非暴力原則,不動武還擊;這樣,運動才會再向前推動一步。只有和平鎮定,保持勇氣機智,那麼我相信改變即將來臨!大家努力吧!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