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9

【熱血時報】JK:即使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我仍要堅持下去 (5556)


尋晚12點旺角惠豐對出,最早喺前方確實係有人拉鐵馬,嗰時我喺第二至三排。之後,警察就推進鐵馬,前面拉鐵馬嘅人就急退,但我無退就變咗第一排。之後警察就發癲,我哋同佢哋至少有起碼兩至三尺距離,都仲叫我哋唔好衝,係咁話「屌你老母,你夠膽就過嚟!」,不斷挑釁。最後仍然同群眾有起碼兩至三尺距離嘅警察不斷叫前方人仕不要衝擊警方封鎖線,前方群眾完全無衝擊、只是對峙的情況底下,警方自己不斷推進鐵馬,到推跌咗就話係我哋推跌咗佢哋條封鎖線,就衝過嚟,見人就打,下下都用警棍打頭,當時因為我的位置是最前方,約有8至10個警察衝埋嚟,圍住打、推,俾佢哋用警棍打頭打左4至5次,我感覺到有水滴在肩上,摸一摸, 成手都係血,之後我立刻舉高雙手護住個頭並示意我不會作任何反抗,前方的警察已經繼續衝前向較後的示威區,因為我護住個頭,後面的就不斷打我的身、手,大約十多下,之後就繼續衝往較後之示威區。

不到半分鐘,後面一群,大約6至8個穿著背心,應該係反黑的警察就衝過嚟,在我背後推我,一邊示意要我走,但我在被打時跌了帽及眼鏡,我說我是市民,我有財產跌咗喺個邊,我點解唔可以執?佢就同我講「玩野呀?係唔係搏拉?走啦……(下續無數粗口)」,我不斷重覆要求撿回自己財物並跟他們說「我要向邊走?」而同時他們完全不予回應,並想推我回惠豐中心方向,企圖再把我推回示威區方向的警察,之後有其中一個警員幫我拾回帽及眼鏡,並叫停該群穿著背心之警員並說「唔好搞呢個,佢跌咗野,走架喇,佢爆晒架喇」,最後我就自行往先達方向走,途中遇上一名急救員,並幫我進行急救並叫救護車去廣華醫院。

被警察打,我沒哼一聲也沒掉下一滴眼淚。被五毛話我吹水做戲,我沒回半句。被人話我係搞事,我知我自己沒有,我可以不理。

一直我在做我自己認為對的東西,我甚麼都不怕,我對得住天地良心,我亦慶幸我的良心沒有被金錢而出賣。

但我到現在回家了卻不爭氣的落下了一滴淚,不是因為我痛、不是因為被屈被抹黑。

我喊係因為我真係好愛呢個地方,看見呢個地方不斷沉淪,媽媽每天都叫我不要衝等那麼前,賺多點錢離開呢個地方比較實際,但呢度就係我屋企,點解要離?

我喊係因為我家人原來早在半夜一早就見我上晒電視,被人打,但又唔敢打俾我驚影響到我,但又一直掛心我,在家裡一直空著急。身邊嘅人一直陪著我,看得心痛。朋友一個接一個咁問候我,擔心我這個朋友。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們。

但對不起,為咗呢個家,請讓我一直堅持下去。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