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1

【Yahoo】羅健熙:溫柔的抗爭 (3749)


催淚彈,算不上罕見。香港抗爭的溫柔程度,卻是世上難得。

催淚彈在香港派上用場,對上一次是2005年的韓農衝突,韓農進攻會展的世貿會議及在途中擊退警察,當年警察發射了32枚催淚彈;今次是香港人的和平示威,縱有輕微衝突但沒有襲擊警察,得到的是87枚催淚彈。

支持警察的人常說,香港警察很克制;面對手無寸鐵的人近距離發射催淚彈、故意拍拍你的膊頭趁你轉身兜口兜面噴糊椒,這些場面卻是難以忘記。但是,更大、更重要、更令人刻骨銘心的,是香港的抗爭很溫柔。

面對衝突,會選擇高舉雙手、不去推撞;

面對胡椒噴霧,只開傘子擋格、以保鮮紙和口罩遮面,勇往直前;

面對催淚彈,也井井有條地後退、沒有半顆石頭丟出來,市民又總會重新聚集起來而且人數比投擲前更多;

佔領集會,物資供應源源不絕,積滿整個場地;

佔領時「撿獲」了交通工具,卻從不放火,巴士擱在佔領區內數天卻沒有絲毫破壞,巴士司機來把車駕走也得到示威人士配合;

佔領區附近名店銀行林立,卻也不會看見趁火打劫情景;

緊急車輛駛過,人潮會像紅海般分開;

示威人士會主動做好垃圾分類,會將垃圾袋包好並自設垃圾站方便垃圾車收集;

縱使示威者人數遠超警察,也不會出現襲擊警察、砸燒警車、奪取武器等事。

為了民主、為了普選,香港人的堅持是多次令人驚喜的。這次的公民抗命,事前也沒多少人會想到竟有數萬人連續幾天在街頭上持續抗爭;不同的街頭上都沒有暴徒,只有對現況極為憤怒和極欲爭取普選制度的市民。

在佔領期間,確實會對社會秩序、市民生活造成一定影響,但希望市民可以體諒,我們在爭取的不是個人私利而是對社會有影的 common cause 。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新聞自由、法治等一直被蠶蝕,集會、結社自由受到限制,一國兩制被北京肆意演繹、高度自治被扭曲,香港社會越加躁動、難以管治。這是我們不希望看見的情況。

這是一次爭取民主的抗爭,透過非暴力直接行動撼動政府的管治來抗議人大常委決定、抗議否決普選——這是溫柔,但有力的抗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