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0

【輔仁媒體】爽健:石鏡泉兄,再見了 (4720)

石鏡泉

今天在下要跟一位我曾經認為是智者的前輩說再見,雖然他不認識我。

石鏡泉先生,經濟日報副社長暨創辦人之一,他也是香港電台FM96.4《晨光第一線》逢星期一至五0810時的客席電話主持,石氏月旦時事,尤其是經濟方面各種深入淺出的比喻和分析,由自由行到負資產到金融海嘯,老實說本人許多經濟見地或多或少都是取材於石副社長。

在下自大學一年級時開始訂閱經濟日報,除了從中的確吸收不少經濟知識之外,當年作為一位冇料到的偽文青,當身邊人在揭方向報男極圈或者生果報骨精強的時候,你手上卻是一疊HKET,那份自high的虛榮的確是有一丁點嘅。

同時也讓我首先利申:自從2011起我已放棄閱讀經濟日報,因為它當時的報格立場已經愈見過份維穩,染紅率甚高,已是一份劣報,至於該報社免費派發的晴報,除了王維基專欄之外,更是一無是處,不提也罷。

話說回頭,昨天《晨光第一線》那把聲,如果我只是聽內容,此人跟周融根本沒有分別。

他說

「年輕人應該多讀書,而不是一味攪破壞」

「而家係你班後生仔不滿政府,卻要所有人一齊埋單,冇普選又嘈,2017有一人一票又嘈」

「法國波旁王族自十七世紀起一直努力累積財富,時至今日,他們富何只二代,香港人只要努力,點會累積唔到財富」

「我當年係港大學生,我認我係反殖(民地主義)者,當年大學中討論港英政府應否把粵語教學語言納為官方語言,我也曾踴躍發言,我也很關心社會」

石先生只差「我食鹽多過你食米」這金句未出,上述整段差不多五分鐘的on live說話,他愈說愈上頭,就連節目主持嗅到𤓓味,想插科打諢下火也辦不到,那一陣精英主義酸臭味溝大中華情花毒,隔著收音機都嗅得到,我失望,因為這位曾經是我心目中的經濟智者,原來也是離地到窒息的Blame the victim掌門人。

石氏論調,跟董建華梁振英梁錦松有什麼分別?

支持遮打革命的中生代和年輕人,真的只是為了買不到樓或者在職貧窮問題,而甘願被劣警暴打和露宿街頭?金旺銅的帳幕和人心,如果只是為了幾個錢而來,那要打發我們這一代乞丐,或許只需要比鄉音大媽和黑幫打手多一些的維穩費就夠了。

香港特區政府政制四不像,行政霸道,僭建權力,用人唯奴,以權謀私,花公帑養政治酬庸,濫公器毀人權公義,罪行罄竹難書,港共昏庸混帳,中共飛毛跋扈,是上一輩人姑息養奸的原罪,現在後輩替前人執屎,只求未來生路,還要押上自己時間前途甚至性命去跟無恥政權周旋,石氏鏡泉卻把欲挽狂瀾於既倒的後進,打成因銅臭而發惡的廢青,枉你自詡港大高材生,明德格物安知否?

一場遮打革命,教多少曾經享譽的英雄,盡皆淪為離地失蹤的狗熊,石先生,你是我曾經的老師,今天亦只好就此打住,祝你有天雙腳重新著地,好好欣賞你身後那滔天洪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