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0

【獨立媒體】麥馬高:「無綫玩完咖啦,這已經是網絡睇電視的年代。」——專訪 資 深藝人河國榮 (8147)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電視在星期三(11月19日)正式開台,適逢是無綫電視的台慶,雖然雙方在播映的平台上有所不同,但港視「點播」的模式會否為本地電視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香港電視業會有一個新發展?獨媒找來在無綫效力長達二十年的河國榮,大談對香港電視業及過往在無綫的一些經驗,當中更談到無綫對員工的「優待」。

「無綫玩完咖啦!」河國榮強調,現在不是只得大器電波,還有網絡。「他們的市場早已經縮小了,無綫自己最清楚,所以方小姐一早便已賣盤啦。新主人接手後便唯有縮數先賺到錢。」

河國榮:我有一個歌手夢

河國榮在1987年從澳洲來港,當初來港目的是要做流行曲歌手,因為他一直都很喜歡譚詠麟及張國榮。簡單點來說,就是很迷戀八十年代的粵語流行曲,尤其歌曲的旋律及節奏。八十年代是粵語流行曲最輝煌的年代,但甚麼令一名澳洲人也迷上了?原來河國榮當時聽到朋友在聽粵語歌,一聽後便迷上不能自拔。

河國榮當時在大學修讀醫科,但他立下決心要來香港一趟,看看這個盛產粵語流行曲歌手的地方是怎樣的。於是他放棄了修讀了三年的醫科,到處替人打工,甚至做工人舖磚,便是為了買一張機票來港。

來港後,河有一次在街上亂走,走到了紅館來。紅館門外有四人,他們突然叫河進紅館內。原來譚詠麟在1986年時曾在澳洲開演唱會,河當時在朋友介紹下,成了譚的司機,總算叫認識了當時得令的譚詠麟。剛巧巡迴演唱會尾站是香港,當時譚詠麟更邀請了河國榮上台做嘉賓。

明明是來港發展歌唱事業,為何又成了演員?這實在是機緣巧合。河國榮當時在補習中心教英文,朋友告訴他,無綫在招聘講廣東話的外籍人士。河指自己在中學時都會做舞台劇,已經喜歡「做戲」,於是去了面試。

而當時見他的正是現時為製作部戲劇製作總監曾勵珍,叫他試讀對白,河國榮坦言最初有點緊張。不過他對自己說:「不把握機會就沒有了。」剛巧對白中有一段鬧人的英文對白,在曾勵珍轉身時,河突然大聲讀出對白。

牡丹雖好,亦要綠葉扶持

於是,大家認識的 Mr Robonson 就出現了。河國榮在無綫第一套演出的是《大茶園》,飾演巡捕房「阿頭」,第二套是《太平天國》,做傳教士。之後他就在無綫成為合約演員,一做就做了十九年。

大家對他的印象離不是外藉高級警司和很惡的「阿頭」。河也坦言:「角色被定了型,所以發揮不多。」而且通常都飾演很惡的上司及會責罵下屬,這個這是大家眼中的河國榮。「最後五年啦,角色的發揮才較多。」

他亦不諱言,加入無綫成為演員為他帶來知名度、演技和令廣東話也有進步,而當中也有一些事可以看到無綫電視是如何「優待」藝人。其中在拍攝劇集隨時候命,飾演飛行服務隊,所以要剪掉長頭髮,所以本來不太想做。誰知無綫回覆:「咁不如你請有薪假啦。」最後還是被迫削髮,河表示角色也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反而唯一不高興是沒機會揸直升機。

河國榮:無野啦,我們這個行業就是這樣

而《情迷黑森林》是他學戲回來後的第一套戲,「做了十多年演員後,發現自己如何努力始終都有限制。」於是他去洛杉磯學做戲三個月。「太太及朋友都感覺到有分別,都幾開心的。」河國榮強調,拍攝期間捱更抵夜是閒事,在拍攝時的時鐘去到28甚至32是正常不過的事。「演員係專業咖嘛,習慣哂啦。」

從1988年到2008年,拍足二十年,但河國榮還是離開了,主要原是因為沒有自由度。他表示在無綫工作,如在外要拍「其他野」需要通知無綫。但河國榮表示有一次得到公司這樣的回覆:「你可以拍,電影拍好後,叫電影公司寫番封信,賣給無綫啦。」「唉,邊有電影公司會寫這樣的信呀。」

IMG_0298

無綫「優待」員工 不獲尊重

還有就是,無綫日常的通告大多是廿四小時前通知,不過政策歸政策,現實還現實。「有一次和太太去慶祝結婚周年,準備去食飯慶祝,但公司一個電話打來都要回去。」他更透露,早年無綫電視城的廠內沒有休息室,河表示工作到較累的時候會睡在地上,演員工作辛酸?「無野啦,我們這個行業就是這樣。」

行業生態不健康,公司更要慳到盡。電視台在缺乏良性競爭下,從而令藝員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員工福利及生計沒有得到應得的保障。

「無綫自由度不高,又不讓我有更多發展。」當時無綫更用續多一年,便可以拿金牌作利誘他。但他坦言,金牌根本不算甚麼,因為但凡對藝術及演處有熱誠的人都希望更多及更認真的演出機會。

河國榮:已經無朋友會睇 TVB

對於港視開台,河國榮對收視率有一番研究及看法。河認為方法取巧及不準確,因為有很多方法去操控。「他們會選擇啲盒仔點擺,例如如果常常看亞視就不裝。總之好多方法可以操控收視率。」

「其實我身邊已經無一個朋友會睇 TVB,所謂受歡迎的劇集收視率是和十幾年前一樣,都是廿幾十點,根本唔妥。」河國榮表示大多用 apps 睇美劇及韓劇,愛看甚麼便自己點播。無綫的收視率是估計,而且有方法控制,所以他認為港視用電腦轉播,收看人數反而是非常清楚的,所以香港電視是「辛苦的」。

來港廿多年 我是香港人

「我喜歡香港,無興趣番澳洲,辛苦啲都不會走。」河國榮來港長達廿六年,不論對香港社會甚至動物權益都有一番見解。

談到近日的佔領行動,早已是「香港人」的河國榮認為,香港政府目前最大問題是偏坦商家及地產商。「樓價不斷上升,交通費昂貴,生活都迫人啊。」。不過,他認為學生在抗爭之餘,要真正改變社會還得努力讀書。「將來做議員也好,官員也好,修改法律和推動政策才可改變社會。」

還有的是,河國榮亦十分關心動物權益,他認為在香港和動物有關的法律,都不是保護動物,而是保護政府。他引用流浪狗的例子:「狗根本就是在那裡出世,人才是入侵者嘛。」河國榮居住在村屋,村內有很多流浪狗。「有人投訴,漁護署就叫外判公司捉狗,因為有錢收,所以就很勤力。」。而他更曾經去信漁農處,投訴當局過分勤力捉狗。

河國榮表示近年都在準備出唱片,但因為喉嚨痛導致聲帶不太好,並且到洛杉磯錄音。不過因為唱得不好,所以多次錄音都不太滿意。這事令他感到沮喪。「對自己唔收貨嘛,不過跌倒咪再嚟過囉。」被問到會否重返無綫,「如果可以唔番就唔番,始終現在未算生活迫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