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1

【熱血時報】LadyKylie:重光是香港人的重光,不是共匪的重光 (5040)


中國人說日本愛「美其名」,把事情包裝反黑為白,其中以把「軍妓」說成「慰安婦」一說讓人氣憤。但事實上中國人在這方面比日本有過之而無不及。

「文化大毀滅」叫作「文化大革命」,「二萬五千里逃亡」叫作「二萬五千里長征」,「天安門屠殺」叫作「六四事件」。

來到香港,「主權移交」說成「回歸祖國」(真是難聽過粗口),現在在雨傘革命中,有傳媒不停把暴力清場說成「重光」。這個完全是對香港和香港歷史的侮辱。

「重光」在香港官方用得最多的,其實是已被取消的「香港重光紀念日」(亦有叫作光復紀念)。那是一個什麼日子?

那是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脫離日本三年零八個月高壓管治,恢復自由,回歸英國的日子。當年本地人燒炮仗、舞龍舞獅慶祝。

香港重光紀念日(Liberation Day),是為紀念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盟軍獲得勝利、恢復自由的日子,定於8月最後的星期一及之前的星期六。二次大戰時期,日本皇軍在1938已佔領中華民國廣州,香港已被皇軍在外圍包圍。1935年起,香港政府展開預算高達5百萬英鎊的防禦計劃。當時擔任英國海軍大臣的邱吉爾表示:「香港雖然不能夠堅守,但是一定要保衛」。日本入侵中國後,香港政府通過《緊急條例》,表面上保持中立,實際上積極備戰。

1941年,英國仍在歐洲戰場苦戰,香港英軍則準備在亞洲迎擊日軍,駐港英聯邦軍兵力卻不足以防衛。至開戰前六星期,加拿大派出義勇軍約二千人加入香港守軍,是為 C Force,加上加拿大皇家炮兵團、英國印度步兵等,以及當時香港警察也因需要而被香港政府賦予憲兵地位,合約18,000人組成香港守軍陣線,準備以少敵眾。當時,港督楊慕琦是最高統帥。1941年12月8日開始,香港守軍面對強大的日軍苦戰十八天,寡不敵眾,港督楊慕琦在12月25日「黑色聖誕節」向日軍無條件投降,並淪為戰俘。他在戰時先後被監禁於香港半島酒店、台灣及滿州國的瀋陽,後期受盡非人折磨。駐港守軍共有6,613人陣亡、8,500人被俘。1945年8月盟軍獲得勝利,二次大戰隨之結束,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香港脫離日治後回歸英國管治,香港重光。楊慕琦被釋放後返回英國休養,再於1946年回港繼續出任港督一職。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自此特區政府不再紀念重光紀念日及和平紀念日,其公眾假期也遭取消,改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坊間輿論認為,特區政府因中共壓力而刻意將紀念日淡化,迫使港人忘記「香港保衛戰」的歷史。紀念保衛香港的烈士原是意識很健康的歷史活動,但因為在戰時保衛香港犧牲的主要是英聯邦的軍人及加拿大義勇軍,而不是中共的軍人,故此中方把兩次世界大戰在港的紀念日公眾假期都取消。

現在中國不停以「重光」、「光復」,美其名來稱呼黑警暴力清場或成功打壓民眾的事情,卑鄙地騎劫了這詞語,你這個一直有改寫自己歷史的紀錄的國家來到香港做這種動作,實在其心可誅。

把清金鐘叫作「金鐘重光」實在噁心之致,這些不分是非的黑警,根本已變成了這個中國殖民傀儡政權的僱傭兵,用香港人的稅出糧來打壓香港的前途。這些親中共報所謂的「重光」,跟二戰後「香港重光」,回歸英國管治完全是另一回事。

講回雨傘革命,果然只變成一場「運動」,完全合乎失敗主義者不求勝的心態落幕。

有人說這只是 Round 1 未完,但要面對事實:這次輸得很難看。政府完全沒讓步,你卻付出這麼多(不論人力/時間/心血等)然後散,不是輸是什麼?別再騙自己。但可笑的是撐黑警的藍絲帶、黑警和土共還以為自己嬴了,實在白痴。這事上沒嬴家,只有輸家,包括香港的前途、香港人的身家性命財產人身安全。藍絲黑警土共等或只有短線利益,但歷史告訢你共產黨一向用完即棄,過橋抽板,絕無例外,替他們做過事的在出事前必先死。你們好自為之。

Round 1 又或是真的完結,必有後續,不是說什麼入社區深耕播下種籽,而是一班在前線目擊黑警無理暴力,見到市民的頭破血流、骨折境象而在內心深處產生了改變的年輕人。和平只能對住相對和平的一方講,對方在胡亂使用暴力而只有你在叫和平,那只是懦弱。有什麼會發生?這就得看香港人的造化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