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2

【評台】伍瑞瑜:這就是你們所要的「正常」? (18325)

金鐘

晨早起來,看到巴士車頭總站重新寫上「金鐘」,原來,呼呼北風吹來,一切回復正常了。感覺就像去了一回兩個月的旅行一樣,過去熟悉的一切統統回來了,途人眼光仍是一般的呆滯,趕上班趕上學。這,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一直追求的,「正常」?

正常的金鐘,是怎麼樣的?  

沒有了遮打自修室,沒有了周庭BB娘娘梁麗幗「I want you to study right now」的海報,沒有人不斷提醒學生們抗爭不忘學習,巴士的士校巴高速駛過,夏愨村由滿街書香換來濃烈的汽油味。這,就是你們追求的、「正常」的香港?

沒有了連濃牆,學生民眾的心願被撕走,中環金鐘友終可暢通無阻的走過,變回虛空的石屎牆,餘下功能性的通道。這,就是你們追求的、「正常」的香港?

沒有各式各樣的討論會,沒有民眾嘈雜的聲音,沒有了「抗爭」還是「和理非」的爭辯,收起了對未來的盼望。天橋上,John Lennon的「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家駒的「風雨中抱緊自由」,還有新世代J.Arie的「幾多次想過放棄,幾多次傷痛仍不理,似紙飛機,要一試飛翔滋味」,訴說着一代又一代人對夢想的追尋,如今統統也撕去了,換來汽車引擎呼嘯而過或是塞車的響號,還有車上對社會不平事無能為力被迫保持沉默的民眾。這,就是你們追求的、「正常」的香港?

沒有了路中央的小花,沒有了路面上的粉筆畫與心願,OL們沒有了午飯時坐在路中央的風光。為了避開路面的廢氣,統統躲進商場,在二樓面向馬路的大家樂大快活,呆呆的看着高速飛馳的汽車,吃着那四五十元的所謂午飯。這,就是你們追求的、「正常」的香港?

去了一回兩個月的旅行,回來後雖然要重踏過去的道路,但一切都已不一樣了,曾經發生過的,總會留下痕跡。離別那夜,連濃牆上留下了這樣的歌詞:

別了依然相信
以後有緣再聚
未曾重遇以前
要珍惜愛自己
在最好時刻分離不要留眼淚
就承諾在某年某一天某地點
再見

我相信,這一代人,啟蒙了,再也回不了那個叫「正常」的從前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