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0

【輔仁媒體】明月:60後管理層無管理智慧? (2021)

辦公室

說道理前,且先看以下改編真人真事:

——————————————————————————————–

我跟公司內的另一組的同事合作,完成好一份報告,列印後再呈交給我的60後上司過目。翌日,上司告訴我那份文件有問題。

「呀明,尋日個份report我講過係要10頁紙架喎,做乜你地交畀我個份有11頁紙?」60後上司說。

「哦,頭個一頁係目錄黎既,寫左Session1係第幾頁、Session2係第幾頁咁解姐,無內容既。只要唔要左第一頁紙就得,無大問題…」我還沒有說,

「咩無大問題?!」上司便搶著說「你明唔明?依家你地份report有11頁呀!公司standardize左呢份report要係10頁,頁數唔岩呀依家!」

「係… 我同隔離team同事的確係整多左一頁目錄…」我說,又是未說完就被打斷。

「拿,時間就唔係多既,你依家聽我講,拿拿聲send封email畀另外個位同事,同佢講你地做錯左份report,要改返做10頁,CC埋畀我喎。改完之後盡快交過份畀我!」上司霸氣地說。

作為入口公司的一名90後員工,那一刻我真的無言以對。明明事情可以輕而易舉地解決:只要上司撕掉「目錄頁」扔進垃圾桶內,就成為他口中的「10頁report」。偏偏,60後上司要求我額外用十五分鐘,先send email給同事說做錯了,再重新列印一次report(不連目錄)交給他。難怪其他部門都說我們的效率的特別低。

——————————————————————————————–

數日前,筆者讀了晴報一篇題為《90後懶散 四人做兩人工作》的新聞。每次看見有這類型針對80後、90後的潮文,我都會陰謀論地認為這是人力資源公司的商業行為,目的是壓年輕求職者的薪水。剛巧同一日,上述的職場奇事就發生在我身上。

面對這種新聞,我只會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每一個世代總可以找到優秀的人材,每一個世代都總有態度差劣的打工仔。以上面那宗真實事件為例,我又可不可以說是60後管理層欠缺管理智慧,令一間公司的四名員工只得二人的產量?

年輕打工仔優秀的一面

批評年青人的同時,也不妨反思整個現實情況。廿一世紀是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要提高辦公室效率就要跟潮流接軌。很可惜,在追貼科技的一環上,50、60後則不如80、90後:不懂得用Excel、不懂網上登機、開錯垃圾郵件令電腦中毒等等,往往就出現在他們身上。

年青人用半小時就輸入好的中文文章,50、60後用手寫版要用一小時才完成。在一般的辦公室工作環境下,80、90後都是最懂得善用電腦和科技產品來提升工作效率的一群。

如果認為論科技不公平,那不妨論求職的難度。三十年前的面試,通常都只是分first interview和second interview,一般只考廣東話和英文。

現在的年青人求職可謂過五關斬六將(特別是面對大公司),又要做online test,又要用兩文三語作group interview和case study,比上一代艱鉅得多,自然對溝通能力的要求高,造就了年輕一代平均比上一代更能言善辯。

與此同時,我亦親身經歷過,在單人面試的普通話題目中,估計是60後的僱主發問時竟然說出有如曹仁超和崔世安程度的普通話,害我這個應徵者哭笑不得,心想如果由他本人親自跟大陸人傾生意,恐怕會被人貽笑大方。

我不是要挑起世代仇恨

說到這裡,你會否認為我在挑起世代紛爭?要香港不和睦,上一代和下一代互相仇視?抱歉,此在做此事的人不是鄙人,而是在上面提過的那一種老闆和HR,經常在主流傳媒出文評批年青人工作表現,以圖商業利益。面對這種偏頗的攻擊,除了檢討自身外,我認為有必要自衛還擊,以九十後的角度寫出年青人的另外一面,以及呼籲大家放下成見。

不同世代的人,成長於不同的環境下,本來已經存在差異,60後認為90後未試過捱窮,90後認為60後未為香港爭取過民主。商人和HR,又何必為了招聘事宜和商業利益,久不久就出「90後懶散」之類的潮文,不斷加劇社會的對立和撕裂?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