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3

【輔仁媒體】婷欣:為何男人論性就是咸濕,女人論性就是開明? (3153)

(Manson Wong 攝)

(Manson Wong 攝)

香港討論「性」的空間一直非常狹窄而不平等,男人J靚女就是物化女性和咸濕;女人對著《來自星星的你》裡的都教授狂J,卻是人之常情。男人公開討論性,會被指罵為心理變態,那麼由女人來帶起討論呢?當然是代表著解放和通情達理。以上這段文字,如果出自男人之手,我相信作者會被馬上筆伐,被女性指責為怨毒小器。你們說,這種現象何奇平等?

近年鼓吹女性主義,提倡男女平等,本應是一個有益的現象。但不少女性主義者總愛在某些議題上,以批判父權之名,作出無數不合理的指罵。在這種女性面前,香港男人談「性」,就是物化女性,說穿了就是帶有原罪。

A&F 微博的宣傳照,女顧客們都笑逐顏開

在「性」這個議題上,部分女性總愛將自己塑造成弱者或受害者,因而衍生出很多似是而非的觀感:

男人喜歡大胸、長腿就是「變態」。

男人有性需要就是「咸濕」。

男人跟女人談起性是「性騷擾」。

男人看胸部,跟女人看靚仔、看肌肉,本質上根本是一樣的,只是身體部位的不同而已,但普遍人對兩種行為卻帶著截然不同的觀感。伍姑娘可以拿著氧氣罩在《香港先生》裡含情脈脈地看著參賽者們的肌肉,但男評判如果在《香港小姐》裡死盯著女參賽者的胸部猛看,我相信他落十次地獄都不足以得到原諒。漸漸地,越來越多香港的男人已不敢隨便公開談性,就算要談論,在女性面前也只能選擇一個較為婉轉的角度,生怕被人指罵「死咸濕仔」、「死變態佬」。從何時起,「性」象徵了「壓迫」與「罪惡」?

03ec1p11new

一切的不合理,源自於部分人對於「性」的片面觀感。性非萬惡,在指責男人以前,試想想,哪有男人沒有性需要?而男人有性需要又為什麼有罪?女人有性需要又為何得到較公平的對待?如果你老豆沒有咸濕的基因,他能不能射精?你又會否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