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5

【am730】張堅庭:笑話的國際標準 (2223)


很少批評行家,今次要批評的行家也是我讓自己冷靜了一陣子,再問自己究竟是否仍有把問題拿來討論的需要,再想了又想就順手寫這篇文章。
李力持導演早前接受某網媒訪問,談論有關政改的問題,但李導演卻表演了一次頗為糟糕的陳述,首先他基本不在闡述他對這次政改的論點,只是用有點賴皮的說話,連番質問甚麼是國際標準?甚麼是真笑話?又再問甚麼是真愛?但他自己完全沒有在這幾個問題上給出自己的解釋,但他又質疑別人唸口簧又冇橋。基本上「橋」是創意語言,是一種方法,這種方法要求戲劇效果,這種效果可以很荒謬,亦可具有邏輯推理,政制的「橋」斷不能荒謬,因為政治放在人群中,必以人民為主體,說服群眾應該具有邏輯性,可反覆討論,說服對方。
就說他的提問,「笑」的標準,笑話是有國際標準的,如拍笑片,在全球戲院上演都有笑聲,這是國際標準,對嗎?如只在香港有人笑,這是地方標準,如在內地戲院有笑聲,說這是華人標準也不為過,再細分就有教育程度差異的標準,文化差異的標準,如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笑,我肯定不好意思說別人沒有達到國際標準。
我們其實不需要「真笑話」,不需要用真這個字,只要眾人哄笑,這就是笑話,除非有人把觀眾「嘩」一聲解釋為這是笑話,我們才要把「真」字套上去,向觀眾解釋,當觀眾知道「嘩」不是代表笑這情緒表達,以後我們就不會再用上真笑話這麼累贅的詞語,笑話就是笑話。當我們的社會要不停解釋甚麼是真笑話,甚麼是笑話時,這不是笑話,這是悲劇。
在說服市民接受篩檢後普選的政治人物中,曾鈺成的說詞最簡潔,最通情,因為他暗示了在不理想的政治設計中這是一次小進步,如果李力持認真思考這問題,或曾經思考在現實的政治制度下,這次的一人一票選出被揀選了的特首是可行的方法,而非以哭笑不分,頗為賴皮的方法來闡述嚴肅的選舉方法,市民包括我在內不會如此反感。
我個人認為這次政制若通過,不等如未來的篩選特首可為所欲為,不把大眾的觀點當一回事;我也不以為政制不通過,香港會萬劫不復。
政制通過了,到時選哪一位,是好與好的選擇,還是爛與更爛的較量,皆是一次學習過程,不要忘記,嚴格而言50年不變只餘30多年,香港是順理成章回到一個民主政體,還是不幸地接受北韓式統治,我們在法律層次上都沒有選擇的機會,你喜歡與否都要作好準備。
我自己只有一個標準;就是當社會只有一個標準,而其他爛標準也不許被提及時,除非我已回到上帝的家,否則我肯定不會呆在那個地方,包括我的家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