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2

【蘋果日報】畢明:因為我們相信香港 (1191)


「封殺」二字,很好笑。嚇死人咩。
腦海中是性暴力變態罪犯,用個mouth gag波波,連皮帶嗰隻,塞着人的O嘴不准發聲,然後拿出大尖刀邪惡地玩電影《觸目驚心》浴室殺人那幕。多麼操生殺大權,聽說要驚豬的。但像所有驚慄笑片,retro驚慄,你先不要驚,用冷幽默去看,會發覺那種煞有介事,識得笑其實好好笑。
封殺二字,很懷舊,很過時,很大媽,好娘。係咪要好驚㗎?咁我尖叫囉。
不自量力地,很久以前的1997前後,我已率先「封殺」了自己,封殺了大陸市場。那些年,廣告業還很安定繁榮,有很多北上發展良機,個個爭相上去開墾荒地,「擔凳仔,排頭位」,奮力做first mover希望他朝和味標會。廿歲多,幸運地頭角初露,當時我有不少北上機會,肯上去,國際公司重賞之下,給車給樓給司機給福利,創作總監,百萬年薪,等閒,其他職位也水漲船高,大家一窩蜂放棄香港。我沒去。
在回歸後越來越艱難的年頭,那邊的草風光明媚,這邊的樓災難股殘頹垣斷瓦,建華年代衰到貼地(沒有最衰祇有更衰是後話),更多人更紛紛跳船北上,捨難取易。我繼續留低。是年少氣盛也是冇大志,我認為祇有最掂最有野心,或在香港唔掂的人(演員都是,你懂的),才急不及待上去。都不是我。我不喜歡在管我上網、限制我看外國電影、貪污猖獗、食品不安全、天安門母親連拜祭子女都不准,幾歲幼童在馬路被撞倒途人會視而不見失救而死的地方生活。人除了工作,更重要是生活。台灣歌手陳昇說:「我最不喜歡的三個字就是拚經濟,應該要拚活着」。為什麼要離開摯愛親朋去不喜歡的地方就為了錢?錢夠用就好,沒有自由的國家創作又會自由嗎?信都笨蕉。
我相信在香港一樣可以賺取好生活,我相信自己和這個地方;更重要是中學時期「被移民」,父母替我選擇放棄過香港一次,現在命運自決又不是淪陷為啥要走?我不清高,放棄那些expat package是「𠽌𠽌聲」肉都赤的,去新加坡的機會我都放棄過,大好青年被建制暴力變廢的地方,no thanks。北上有成的廣告人,樓股萬貫在神州住大屋上晒神枱的大有人在,但我在香港食得好穿得暖冇樓有自由亦快樂。97前移民潮的洋酒廣告說「香港幾好都有,點捨得走」的人都走了,但就算香港在低潮時不是幾好都有,我都不走。天大地大,沒有餓死。
何必當羊,在一群之中,也要是黑色的,九千九百九十九隻之外之外,唯一的,唯一一隻迷途的羔羊,那隻走自己路的黑羊,是有福的。
一條船,是浮是沈要不要跳,自己決定,不是人跳我跳,又不是建制派的蝦碌兵團。於是,我上了何韻詩的船。她,疑似被封殺,她,也是黑羊。「瘋狂總監遇着黐線歌手」,她形容的我和她。要做一些令香港更有力量的事,Hocc找我時我想。但我癲㗎喎,佢都係。我和她一拍超合,想出了「18種香港」。一個半年企劃,由她出發,重新創想這個地方。
18,不過是個象徵。香港,多元、美麗。永遠都快、都新、都在尋找身份、自由和價值,也一直在更新、發展、蛻變出屬於每一代香港人的精神和價值。
中與西,新與舊,唔同鄉下的,不同信仰的。高雅的、街坊的、傳統的、流行的、嶺南的、殖民的,現代的、後現代的、社區的、民俗的,不同源流的,雜沓又異麗。陳冠中說「像我這樣在這裏長大的人,從海港看這一帶,都覺震撼,屢看不厭……香港是驚人的精彩。」是我們太多人的心底話。
香港的精彩一定有很多種,何必動輒北上?香港生活太喧鬧,紛擾得耳鳴,很多值得記住和賞味的人情和細紋,被忽略,漸遺忘。與其像電兔亡命趕潮流,不停向外找刺激和滿足,不如向內往自家的城市,好好的走走,找找它的氣味摸摸它的肌理,找內裏的千萬種情味,無限種可能性。與其世界巡迴唱,不如18區巡遊走。一個歌手的價值,也有無限可能,超越紅館,不限歌唱。
經歷了上幾代的滄桑,近幾年的動盪,更融和了煙與淚、血與汗、痛與罵,悲與喜化成堅壯,小島其實在重新建構更多種面貌。18區,萬家燈火,18區,千嬌百媚,每一巷里都有它的城市景觀和都市神韻,不如不同人各司其職,種植出令這裏更茁壯的信念。18種是種類,也是種植,有機,多元,充滿生命,歡迎更多演繹,基因是可持續性。
近來潮語有「離地」,運動退潮問「然後」。「然後」,有一種選擇是落地走走。走好香港這條路。任何一個人一個組織,以為自己可以為如何然後找到答案,都是傲慢的,與其自以為是,不如好好耕作,找出這個城市的新細胞和舊營養,繁殖幾百萬人在我城一種家的感覺。我們會提出很多問題,和香港人一起思考,一起發掘,一起求索,一起擁抱我們永遠愛不夠的地方。
我有很多黐線點子,難得她又肯一起癲。第一炮送暖到地鐵。在有手機冇人性,不是鬧交就是鬧交的空間,為陌生人送微笑送溫度,Free hugs之外,我哋玩Free bye!不分紅黃藍綠,見人就bye,是少少打氣,短片推出不足兩周收視近11萬,其實你夠真誠,香港人終於會明,人與人之間的牆,並非那麼高。
人生最大的安慰,莫過於有令你奮鬥,和值得你奮鬥的事。Keep pushing or quit dreaming。是其中一種香港,我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