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8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香港於無聲處,可有驚雷? (834)

雨傘之後,經歷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6.18狂笑,突然變成了無聲的香港。8:28的戰果使民主派一下子失去了焦點,似乎不知道接下來要如何回應香港在政制不變中核心價值繼續淪落的局面,不少支持民主的市民也感到沒有出路的迷茫。中共遭逢意想不到的「硬任務」頓挫,沒來得及反應卻立即要應對大陸的股市危機;梁振英惶恐中主動到北京求見,獲得的只是中共不予公開的私下安撫,而最高領導的最終意向未明。香港局勢模糊。

香港人為甚麼不生氣

這時刻,爆出鉛水事件,梁政權既沒有立即承擔監管不足的責任,更不敢向總承建商中國建築追究,第一時間就卸膊給一個水喉匠。直至昨天,大概獲知中國建築只屬三流國企,梁振英才自我否定他的「初步結論」,表示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民非水火不能生活,這樁牽涉最根本民生的事件,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會遭到強大示威抗議,政府回應稍有差池就會落台,但在香港卻出奇地反應冷漠,對梁振英未經調查就說原因是「水喉匠用含鉛的物料焊接水管」,或政府醫官說「一生拉勻計」,短期飲用鉛水不會有即時毒性的說法,香港人為甚麼不生氣?這不免使人感到悲哀。
但香港不應該這樣。雨傘運動能夠讓香港數十萬人自發走上街頭,不計個人安危與得失,在佔領區作文明而無私的抗爭,不可能在一場狂笑之後甚麼成果都沒有得到就變得麻木。
原因很可能是缺乏帶頭人。民主派在否決政改後,不僅未能整合,也未能聚焦於一個共同的視點,在建制派甩轆而互篤背脊時,民主派沒有乘勝追擊,在「暴力救市」、高鐵超支兼無限延期、三跑開始聘財務顧問,而尤其是鉛水事件,這些涉及經濟民生的重大議題紛紛出現時,民主派政治人物不是缺席就是反應不足。鉛水事件除民主黨外,其他政黨包括本土派,幾乎沒有任何行動。像高鐵這樣的大超支,根本就應該叫停。但民主派無此意向,輿論無此壓力,市民也似乎眼白白看着幾百億公帑奉送給中港融合。
沒有帶頭人,缺乏有錢或有力人士,小市民的力量能否匯集呢?
奧巴馬憑網絡和小額捐款,打敗了希拉莉和共和黨,登上總統寶座。台灣的柯文哲,跳脫藍綠的糾葛,以獨立人士當選台北市長,據了解,他的競選總部工作區,沒有接待基層的泡茶桌,沒有鬧哄哄的聲音議論選情,沒有按名冊打催票電話,所有的工作人員,個個在電腦前打字,滿室沉靜。一場無聲的廝殺,在網絡和facebook等社交平台展開,取代了與傳統媒體的聯絡。
鑑於英文媒體的淪落,由居港獨立記者Tom Grundy五月初在眾籌平台發起集資,開辦獨立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HKFP),反應熱烈,籌款目標15萬元,結果超額籌得58.8萬元,並已開始運作。
鑑於「現在的主流媒體和網媒花大量時間爭奪煽情故事和忙於更新你有我有的即時新聞,以滿足廣告客戶渴求的點擊率」,TVB前記者吳曉東打算透過網上籌款,成立首間屬於香港人的通訊社FactWire(事實傳真通訊社),目的是「通過調查和大數據去揭露重大新聞背後事實,讓公眾了解真相。」他表示,通訊社會以高薪聘請行內調查報道的高手,出任記者和調查主任,就涉及公眾利益的事件作調查跟蹤報道。比如高鐵工程嚴重超支和延誤,真正原因是甚麼?目前主流媒體不會把編採資源花在這種報道,但這種深度報道才是最重要的社會監察。
吳曉東希望用六十天籌集三百萬,以應付一年的開支,這一年將免費把深度採訪的報道提供給香港和海外各媒體,倘若有驕人成果,一年就向各媒體收費。他們不接受廣告,也不接受大額投資。如果你也覺得香港需要有這樣一個獨立而真正挖掘各個社會關注問題的真相的通訊社,如果你也覺得有關香港的深入報道需要引起國際社會關注,那麼請考慮進入以下網站: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factwire-a-news-agency/

現成規律有可能打破

在大部份媒體因生存空間而不得不赤化或至少向強權妥協的時候,不要以為必須有巨大財力才能辦傳媒,不依靠過去靠廣告生存的方式,依靠覺醒的民眾,也有可能辦一個新媒體。不要以為區議會的傳統勢力和街坊利益的取向牢不可破,不要以為缺乏知名度或財力不能參選立法會。如果你完全沒有設想過的6.18事件都會發生的話,那麼就沒有事情是不可能的,任何現成規律都有可能打破。
想起魯迅詩:「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香港在幾乎無聲的情況下,爆出了雨傘運動的驚雷,我們也可以期待於無聲處的今天,在傳媒、青年參政、新形式的社運,響起一個個春雷。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