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5

【蘋果日報】畢明:別讓cheap精得逞 (3518)


互聯網圖片

免費的代價,其實很貴。
廉價、賤價,都係。帳單,總要有人找數。
Taylor Swift早前對Apple地對空重手發炮,發射電磁脈衝公開信反剝削,理直氣壯義正詞尖:"Please don't ask us to provide you with our music for no compensation. We don't ask you for free iPhones"。一信激起千重浪,全民叫好萬眾群起圍轟Apple Music。
慷他人之慨,是為無品。作為霸業型國際大企業,Apple Music提供三個月免費試聽給用家,於是音樂人、作曲填詞監製主唱的,在首三個月將分文不獲,幾多人聽幾多人買,蘋果一毫子都不會給你。但你要推廣要做優惠要促銷益街坊,你嘅事,為什麼要音樂人替你請客,這叫慷他人之慨。人家音樂人不用開飯,祇免費提供音樂讓你上客開飯、無本生利嗎?開埋家門俾埋銀行密碼你入去放題任食任拎好冇?
說「我益你」,是為無良。很多企業寶藥黨,都以「我的平台咁勁俾好多免費宣傳你,隨時整紅你啊!」咁未紅之前,食風嗎?如果唔紅,生活費不用嗎?問題是「咁你又用我啲嘢?」
想起早前Pat Pope被樂隊Garbage剝削的擾攘,Pat是擁有超過20年資歷的專業攝影師,作品在《Q》及《Rolling Stone》等雜誌刊登,和很多搖滾頂級大牌如Oasis、David Bowie及 Radiohead等都合作過。Garbage走來問他免費攞相用,不付分文,玩「食霸王餐」。又不是做慈善,Garbage更是唱片銷量1700萬隻的樂隊,憑什麼要人家給你免費餐。又是「我用你,我益你」嗎?
我超喜歡Pat的回應:"I'm proud of my work and I think it has a value. If you don't think it has any value, don't use it. I'm saying no to a budget that says you can take my work for free and make money out of it"。
唔使客氣,高攀唔起,總之要貨請找數,「鳴謝」二字不能用來交卡數。
更大問題兼更可怕,是公然剝削這市場癌症,蔚然成風,是慣性,極普遍,甚嚴重,不限音樂娛樂事業,太多其他行業,手握權力財富資源的,縮骨成疾成僻,恃着勢力比人強,不是以包裝過的手法誘騙壓迫別人免費為其服務,就是用嗟來之賤價向形勢比它弱的一群屈機,以很多財團的size,比它弱勢的差不多就是全世界。貧富懸殊,因為議價能力蚊髀同犀牛髀。
一旦形成一種成本屈機、「薪酬圍標」,有競爭才有進步的公義就沒了。打工仔就完了,困在牛工牛酬,或者白做。
當今世上,太多人太多客戶太縮骨,不尊重創意和文字,不尊重它們的市場價值,用各種手法呃呃騙騙唔俾錢,騙徒嘅手法層出不窮,大家千祈別中計兼要鎖好門窗,別讓賊人有機可乘。幾多人詐詐諦諦約你出來吃飯,問意見「擇腦袋」,用了你的創作拿了你的點子唔使唔該。創作人唔使交租食飯練仙㗎?寫字唔使搭車買衫㗎?有交情,我幫你,為慈善,有共識,聲明在先,心甘情願,一件事,被屈被濫用,是另一件事。
正如現在有很多媒體,稿費是奇cheap的。世上有很多新媒體,索性不給稿費。Pat Pope說"If publishers are prepared to accept unpaid contributions it means they are prepared to accept poor work. Why would anyone make an effort to produce work of decent quality if the publisher places no value on it?"他很憤怒,因為業餘的人免費供稿供相做壞市,而無恥的出版人求cheap/free work不求質量,專業人士越來越難做。如果專業的、優秀的,都搵不了食,其他的就更難餬口了。行業還會生氣蓬勃嗎?別的不說,香港幾多人亂寫影評?報社又受?整行就差不多廢了。
回說Taylor Swift單挑Apple Music一役,她大勝,蘋果極速拆彈華麗轉身,即時從善如流修改政策,妥善撲滅了一場公關災難,宣佈首三個月一樣給各音樂單位付版權費。《時代雜誌》特別為此寫了一稿,說Taylor Swift拯救了蘋果,而事件贏家還有蘋果。本來市場不太認識的Apple Music知名度大大提升,本來很多不願意和它合作的單位都願意上船,尤其是新勢力。要知道,像Taylor Swift那麼名成利就,那三個月版權費不是什麼,但對新人、未發跡的、浮沉中的人,那就很是什麼。一個行業對羽翼未豐、沒有議價能力的不公義,還有前途嗎?誰還入行?現在,蘋果的音樂庫實力比之前大大提升,連繫起更多朋友不是創造很多敵人,對自己對音樂人對整個工業,做成了三贏。
"Stop Working For Free. That's my final word"- Pat Pope
現在太多高傲的權力,以為你唔做大把人做,是的,現在社會很斷裂,因為太多關係是我冇咗你又得,你冇咗我又一樣,不必珍惜。於是大公司盡情把人力資源踐踏,盡情屈機,有些人做了幫兇還不自知。很多年前,某名牌雜誌找我供稿,稿費很好笑,多謝榮獲賞識之餘,我說為興趣同長期為傳媒機構做善事是不同的,對方說某前輩人氣才子都是這個稿費,我答:「關我咩事」。
我不喜歡當廉價車字女工。如果你的作品,不論是音樂、照片、創意、文字是有市場價值,點解要work for free/cheap?又不是做慈善。點解要免費供稿?點解免費賣橋?人哋就拎去賣錢?
我嘅final word是:Don't work cheap. Never below your market valu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