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5

盧斯達:政治正確病毒 令伊斯蘭教無法自我更新 (2314)


Islamic-State-video-threatens-attacks-in-Russia-very-soon

長久以來,西方孤息伊斯蘭國,認為伊斯蘭教只是一種宗教,一種文化,可以跟世俗社會和平共處,此誠可笑也。每有事端,他們總馬上撲出來,又不無膚淺的重覆說,恐怖份子不等於伊斯蘭教徒,這很明顯是刻意忽略伊斯蘭教的獨特性和戰鬥性。

伊斯蘭不只是宗教文化,伊斯蘭是一種包攬軍事、法律、稅收制度、民族認同的制度。讀伊斯蘭教的崛起,本身就是一場軍事史、擴張史。歐美國家,不能只吸收伊斯蘭教,而排除他們建立伊斯蘭社區、伊斯蘭司法、道德規範、軍事組織,乃至在地上建立「伊斯蘭國」的慾望——與羅馬(基督教)上演世界末日前的「哈米吉多頓大戰」,是不少教派極欲實現的自我預言。十字軍之戰,在他們眼中仍未停止。

伊斯蘭國領袖自號哈里發,是穆罕默德的繼承者,伊斯蘭國建國,是要繼承阿拉伯帝國的道統。這個道統,本來傳到土耳其鄂圖曼帝國,包括哈里發這個名號;鄂圖曼帝國在一戰之後解體,哈里發之名無人繼承,阿拉伯帝國滅亡。

他們知道日本是嚴格管制伊斯蘭教落地的嗎?他們知道根據教義,可蘭經一定要用阿拉伯文讀嗎?這是一個極難「本土化」的宗教?「聖戰」的概念,難道不危險?當然猶太教基督教講到殺人也是極殘暴,但這些宗教已經被世俗社會馴服,到了某些位,不會真把經上的東西當真。「根據聖經……」現在他們仍堅持的,只有(男)同性戀是罪惡的,但這標準也已經搖搖欲墜。

這些很有「國際視野」的人,搖頭晃腦地說,伊斯蘭一定沒問題,恐怖份子與宗教無關,根本是刻意迴避伊斯蘭恐怖主義,本身有極強的宗教性,幾乎可說是宗教戰爭。我們經常都批評、恥笑基督教、天主教、以色列,但為甚麼穆斯林一出恐怖襲擊,大家就噤聲?因為他們偽善,因為該死的「政治正確」:大家認為基督宗教是歐美白人的強勢宗教,而伊斯蘭教是中東第三世界的弱勢宗教,所以大家要維護。但這種維護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根本無助伊斯蘭教和世俗和解並存。

基督宗教經過幾百年的鬥爭,才去到今日的世俗化、無害化,如果我們作為第三者,也不斷以政治正確去迴避伊斯蘭這種傳統文明底下的缺憾,伊斯蘭是不會世俗化的,是不會自我更新的。

左翼痴線佬和國際主義者,只是用「弱勢」的符號,將伊斯蘭教徒隔離,斬絕對話(dialogue),使他們永遠變成異類。

他們對中國新移民,也是同樣的操作。用「弱勢」的大旗幟,去為中國新移民爭取不合理的特權,使主流社會對他們產生憎恨和不滿,但斬絕新舊族群的對話(因為你一討論,左翼就會投以法西斯排外之名),最終使兩個群族難以接觸,然後社工和利益團體就做代理人,居中「服務」賺取紅利。

看似包容大愛的,實際是以理殺人,以理攻訐,賺取普世大愛道德光環,但他們其實正創造地獄,一個他者與主流永遠無法消解距離的無間地獄。

憐憫弱者,其實是最傲慢的蔑視,你永遠比我差,我才能永遠憐憫你。但他們永遠柔聲細氣的說,我會包容你,我會幫助你,我會保護你,還會為你罵別人是法西斯。這些掛著天使面孔的人,卻一班文辭優美的帝國主義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