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3

【蘋果日報】蘋論:在一個歡慶新生命誕生的日子裏 (2036)

明天是平安夜。聖誕快樂,慶祝的是聖嬰誕生,不管你是否信基督,聖誕就是一個歡慶新生命誕生的日子。
前兩天,香港傳媒報道一宗新生命誕生的故事。在香港任教師的羅太,今年7月往日本旅行因胎兒早產而入院。嬰兒出生時僅1.3公斤重,並有心漏及腦出血,留院深切治療兩個半月。羅太亦出現併發症輸血,幾乎把全身血液換兩次。羅氏夫婦替兒子改名「安然」,意思是在驚險中平安來到世上。由於母子均非當地人,醫療費驚人,但院方主動協助她申請特殊資助,近400萬港元的醫療費全數豁免。嬰兒出院時醫院送給她和丈夫的一份禮物:由護士撰寫及拍攝照片的嬰兒成長日記。「安然BB懂自己喝奶喇!」「他第一次不靠儀器可自己呼吸了!」讀到這個英語撰寫的成長日記,羅太稱眼淚忍不住滾滾而下。夫婦決定把院方原退回給他們的16萬元按金全部捐給醫院,以報答醫護人員及社工的協助。

一個愛心互動的故事

兩夫婦指日本醫護人員「尊重生命、誠信、關愛」,令他們深受感動。他們救護羅太和她的嬰兒,是應盡的責任,但為她申請特殊資助,和為嬰兒寫成長日記,則是在盡責之外的對病人處境的同理心,和基於對生命尊重的行為。盡救護之責已難得,對外地人的關愛更罕見。或許不是所有日本人和日本醫院都如此,但社會必然達到相當高的文明程度才會使這些事的發生並非偶然。
在大陸網上看到另一宗新生命誕生的故事。去年一列從上海開往北京的火車,開行中列車廣播有一孕婦急產,需要婦產科醫生幫助。在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執業的產科醫生李芊立即前去助產,嬰兒誕下後還陪同孕婦和嬰兒到南京某醫院。嬰兒被診斷為羊水吸入性肺炎,前後住院治療了40多天。孕婦家屬不僅沒有感謝李芊,還將她告到南京市法院。法院認定李芊不是在執業地點行醫即屬非法,須賠償新生兒住院費用人民幣1萬4千多元。李芊不服上訴,南京中院審理後駁回,維持原判。李芊的辯護律師問法官:「是不是醫生離開醫院就不可以救人了?」法官回答:「在執業地點之外的行醫即是非法,需要承擔民事和刑事責任。」律師再問:「在緊急的特殊情況下,醫生在大街上遇見急救病人,是否應當放棄良心,不予施救?」法官回答:「法律面前沒有特殊。」至今,李芊的案件仍然未獲重審。
「法律面前沒有特殊」嗎?在中國大陸,實在太多在背後黨政勢力運作下的特殊了。世界任何國家的司法,都有酌情權,在公共交通中發生醫療事故,任何一個醫護人員甚至不是醫護人員都會有人挺身而出搶救生命。如果出了醫院大門就不是醫生,街上見到任何傷病都與己無關,這個社會就冷漠殘酷到不適合人居住了。

兩個世界的鮮明對比

最近,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于華寫了一篇《中國的制度、文化、人性已進入惡性循環》的文章,微信傳播不久就被屏蔽了。小悅悅事件、老人倒地無人扶、食品安全危機等等使人們驚呼「中華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時候!」作者認為,人性墮落、道德淪陷的基本背景是整個社會生態的惡化,因而僅從道德層面譴責公眾無德是避重就輕,要求民眾繼承和發揚中國傳統美德也無濟於事。見危不援、見死不救的行為常常只是人們在權衡之後做出的自認為理性的選擇。道理並不複雜,在一個懲罰善良、制裁正義的制度邏輯下,如何期待每個普通社會成員有高尚的精神?如何指望老百姓有較好的道德水準?又如何要求公眾有人溺己溺的精神?
作者認為,在中國,這是制度、文化與人性的惡性循環,是「極權的惡」與「平庸的惡」的惡性互動,造成政治潰敗、社會潰敗、道德淪喪、價值崩解、信任無存,導致整個民族精神的衰敗和淪陷。惡性循環之源在於極權主義。權力是極權主義統治者唯一追逐的目標,天津爆炸、北京霧霾、深圳堆土滑坡,無處不表現出對於生命的不尊重。極權主義是由一個政黨以及控制這一政黨的人對國家及人民實施專制統治,以統一的國家控制整個社會,並由此而造成社會上普遍的「平庸的惡」的生活觀念。
不尊重生命的極權社會和尊重生命的文明世界是鮮明對比。
聖嬰降臨,兩宗新生嬰兒誕生事件,讓筆者想到香港正徘徊在兩個世界之間。政治上的歸屬,正把香港推向「極權的惡」與「平庸的惡」的互動;而舊日的文明,則繼續呼喚我們要力保一個尊重生命的香港。極權體制存在越久就越難改變,而大陸社會的「平庸的惡」也使越來越多香港人只好拒絕做中國人了。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