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6

【蘋果日報】陶傑:刀削面英文怎講 (6508)

國學大師南懷瑾說:「簡體字是給文盲用的。」香港特區教育局卻要在中小學教簡體字。
大陸城市街頭許多食店小攤,掛招牌,叫「刀削面」,多以鄉下進城的民工為顧客。香港的小學生,學到「刀削面」此一簡體課,隨時會心理恐慌,家長一投訴,要社工進課室輔導了。
简体字如果越学越文盲,時間很寶貴,不如學好英文。英文的文法,雖然也很複雜,但當我看了英語兒童教學大師DR-Max的教材,發現英文此一語文,天生是為有常識和智慧的民族而設的。
譬如因為BNO護照,又流行起來的話題,叫做「移民」。香港的DR-Max老師提醒了一點,告訴我們,同樣是移民,英文有兩個種類,一個是Immigration,另一個,叫Emigration。還有一個字,叫做Migration.
「阿黃上月移民澳洲了」,英文應該說Ah Wong emigrated to Australia,還是Ah Wong immigrated to Australia呢?
這就牽涉一個地理邏輯的角度問題了。如果說這句英語的人,在香港,跟另一個人說話:阿黃移民跑了,就說emigrated to Australia。或更精確地說:emigrated from Hong Kong to Australia。
如果說話人在澳洲,說,他媽的,有那麼多土豪阿黃跑過來了,就說:Damn, so many nouveau-riche Ah Wongs have immigrated to Australia。
一個是Exit,一個是In-coming。只要記住這兩個字不同的意思,有E和I不同的聯想,就不會混淆了。
但是還有一個中立的歷史角度。譬如:十七世紀愛爾蘭饑荒,一百萬人從愛爾蘭移民到美洲。一個移民潮,只能叫Immigration。
至於Migration,指一般的「遷移」,物理學裏的一粒電子,一群候鳥,一幫老鼠,有所移動搬遷,才叫Migration。
英文分得清楚而精細。因為人類和自然世界,有許多不一樣的現象層次。英文分得細,令思考可以往層次複雜處發展,所以英文是很理想的法律語言。
這點小道理,跟拿着筷子扒吃刀削面的文盲人來講,他大口吃着,他知道馬克思,Marx,才不跟你DR-Max。咄,溫飽權就是最大的人權呀。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