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

【輔仁媒體】YANKIT KO:領展絕對是殺害我們身邊一切的大魔鬼 (2518)

究竟我們這一代的人。還有多少東西需要失去………
多少的人失去了才懂珍惜。
多少的街坊會再重聚。

這十年。我們很多的香港人訴説,走到樓下商場,報紙檔、文具店、士多也不見了,一間一間小店「被消失」。

連我的家也是一樣。
這裏,連一間做了30 年的大排檔也容不下。
一間茶餐廳因為被瘋狂加租,一年迫著加價 4 次。
商場的入口,空置的鋪位可以是八年的,
這街市更是沒有一檔賣雞的,賣魚都係得一檔,
一位難得入鋪賣小食的姨姨卻可以加租四成,
一位賣糖水的婆婆更是沒有原因被停止租約。

不少苦辛的小店經營多時,深如像家人般的人情味。做的是街坊生意,與眾茶客非常熟稔,直言「睇住細路大個」,做落有感情,不捨得離開。

我還記得,曾經我留下的大排檔,,
不論風吹雨打,紅雨。打風都堅持最低消費送外賣給我。
她真是每一個食客的名字都記得的。
這叫街坊。這叫人情味。
可是在領展把商場,街市改裝下,不少的店鋪也被迫遷移,又或是頂在上租金紛紛結業。

有一天,我走進了一間只是小食店的店鋪。

這是數粒魚蛋,數粒燒賣,兩粒粉果的背後。
這是過萬多的租金,是兩老養大三兒女街市下的蝕本經營。

老闆於上年開始續租一格不足六十尺的鋪口,四周漆黑一片。原先領展不願租同他,原因是他賣的食物不夠高級,在多次要求下,才能續租上一年,捱上過萬多的租金,全年每朝五時開始兩公婆輪更工作,全年不敢休息,一做就是每天二十小時。

我問老闆娘:
其實你仲諗過捱下去……
她説:
只過得一日得一日,
我:那你有想過反抗嗎?
她説:沒有。因為我根本做極都沒有錢。只是不捨得每日來買的街坊。對面鋪賣小食的請了律師,最終也被搬了鋪。

我:那就這樣?
她:之前領展向她説:之前有工程只影響我兩天,但工程一做就一整月,沙麈滾滾,累我關鋪也一個月。沒有收入。

我:那仔女有幫手嗎?
她:仔女也大了,我也不敢要她們幫手,她們應有她們發展空間。我也大了,仔女也養大了,以前或許會因為兒女學費而硬上,現在沒有氣了,腳也很痛。

我:那還做下去嗎?
她:只要不反抗,或許仍有機會,但發了聲我怕。對面的就是例子。「圍牆」。

老闆更言下之音更説:「這年捱得十分辛苦」,年初自己加裝了一部風扇,可是不久,領展馬上封上的圍板,連附近的小燈也關上了,周邊的,都是已結業的小店,而他的鋪位幾乎只有熟客才知道,他的位置早以被圍板封得看不見,目的就是趕盡他…..

他表言:或言今年後就不會再租,因為每月也沒有生意。

我認識老闆多年,他買的東西實是價廉物美,腸粉都只不過六蚊四條,粥品十多元,呠仔糕也只不過三,四元,糖水都係幾蚊碗,就連一支維他檸檬茶也平過7-11,ok 便利店好多,因為他害怕賣得貴生意更慘烈…..

現在我們進過的商場,是新派的,但可尚卻是更惡夢的開始。
「貴」,而不再單一的名詞。
總然街市變得煥然一新,但趕走小商户不是什麼新鮮事。
可定的,街市和店鋪空置率高達一半,

其實屋邨下的人,需要的只不過的一餐安樂茶飯,可以買到文具的小店,價錢相宜買到百貨的超級市場。

那究竟香港是否需要去改建街市呢?
小商戶又可以怎樣去生存下去呢?
為什麼小商戶對裝修街市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呢?

我們曾經於以下長發一些檔主,向良景同小西灣檔戶所收集回來,經過訪問隆亨街市後亦確定有關的真確性。

他們說︰「建華管理公司接手後,在街市再次裝修,每戶需要繳付起碼五萬元的裝修費,然後需要交出六個月按金,租金亦會增加一至兩倍。

再加上自從領匯接手後,已經每三年加租30-50%,這樣的加租很難怪商戶會有不滿。還有,管理公司亦要每個檔戶都需要穿著由管理公司安排之制服,在建華公司管理下,一年365天都需要營業,若然想休息,必須提前幾天通知及得到建華公司批准。另外,若果違規三次,就會即時吊銷該檔,沒收按金,是什麼規矩?例如:『無開檔』、『遲開檔』、『擺檔超出界外』,『無跟公司規定的售價」等等,原來每日管理公司都會收集每檔的價錢、人流、用評估收入,每兩年就會按收入比例加租,而且管理公司亦會定期舉辦優惠,商戶必須跟從。這樣的安排,比『打工仔』還要慘!」

我一直也想問,
點解可以有人問點解憎領展,
領展既出現何時有討好過市民?

屋村啇場家領展商場已變成私人商場一樣,可以同外面合謀定價,市民跟本無得選擇的,市民只會向下流動。斷著市場,大呑細,弱肉強食,正如有人説:「最後整個巿場就只剩下三數家超大型商店能夠生存,這就是文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