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7

【獨立媒體】吳志森:吳克儉局長,落車接信有幾難呢? (1029)

教育局長吳克儉出席中學校慶活動,堅拒接收學生請願信,坐在車內45分鐘,蹺起腳看手機「處理公務」。這宗新聞,有人看得搖頭嘆息,有人看得咬牙切齒,破口大罵的就有更多。吳克儉如此表現,對我來說,一點意外都沒有。窩囊性格水平低下,上任差不多4年,一點沒變。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打從吳克儉擔任教育局長開始,恕我不客氣地說,他沒有一天稱職過。2012年硬推國民教育,全城震怒。反國教遊行後,林鄭月娥見記者,吳克儉躲在林鄭身後,儼如一個受驚的小孩。林鄭「奶媽」之名從此不脛而走,傳遍天下。往後的反國教運動,吳克儉幾乎全程失蹤。教育局長的職能,徹底失效。

經此一役,吳局長的水平完全露底,民望愈走愈低,但卻完全不知悔過。教育領域事故頻生,局長幾乎每一次都出現不應犯的極低級錯誤,真是罄竹難書。拒絕為學校驗鉛水,說要訓練學生在學校的飲水習慣。自吹自擂月讀30本書,後來澄清包括雜誌,自我製造一個至今不絕的大笑話。不出席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立法會公聽會,原來請假到日本賞紅葉,事後更面不紅氣不喘公開分享遊日心得。學生連環自殺,教育局反應遲鈍,吳克儉更呼籲「同學要堅毅;學校、老師、家長加把勁」,答非所問,不痛不癢,被譏為「加把勁逼年輕人走上絕路」。

以往接二連三的失誤,可能明知理虧,吳克儉都沒有公開辯解。今次不同了,上午拒絕接收中學生請願信,被困車內45分鐘;下午公開演講,顯得老羞成怒:「這大半年內特別是聽得多,一有任何問題都指香港的教育制度差、不好。當你聽得太多,我們有些深深不忿,我每日、每星期、每月探訪不少學校,每日與老師的接觸、與同學的接觸、與家長的接觸、與校長的接觸,我覺得他們做了很多很好的事。為何一句說話指香港教育制度不好,就將其抹煞了,我係『好唔順氣』。」

玩手機或做公務 非問題焦點

吳局長真的沒有自知之明。港人對教育制度的極度不滿,是因為由國民教育到TSA到「普教中」到簡體字的種種荒謬。我們沒有抹煞校長老師學生和家長為教育付出的努力。但今天的教育制度,卻令他們疲於奔命、百上加斤。教育亂象的始作俑者,是教育決策官員;身處最高位置的,就是支持率淨值已跌至近 -50、年薪超過300萬元、遇事閃避拖拉、連學生請願信都不敢接的吳克儉。吳局長說「好唔順氣」,有如此水平的局長,我們納稅人就更加唔順氣1萬倍!這種問責官員,在外國早已鞠躬下台,還有面子公開為自己的窩囊表現一再辯解?

再隔一天,吳克儉仍然憤憤不平:「被困45分鐘,有人話我在車內玩手機,我覺得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是用手機與同事通訊、處理公務,是日常工作一部分,希望大家明白。」我懷疑吳克儉有沒有認知困難,為何對問題永遠失焦。局長,現在車上玩手機還是做公務,不是問題的焦點。關鍵是,為何你沒有下車接信?

什麼是卑鄙 什麼是高尚

公平點說,這個問題,局長是有回應的。他說「歡迎與學生溝通」,但有3個前提,一定要在「互相尊重」、「合情合理」及「安全」的情况下進行。如果要3個前提都符合,答案顯而易見了:絕不接信。究竟落車接信有幾難呢?局長進一步解釋:「有不少校外人士,亦有很大干擾,如拍撞車輛的情况,故很難溝通。」在校園內發生的堵路、圍車,「我擔心會做成有樣學樣,令衝擊干擾秩序成為常態化」。

教育局長這種因果顛倒的言論,真的是教壞學生。如果吳局長能誠懇謙虛地聆聽學生的心聲,大大方方的下車接信,什麼拍打車輛、堵路、圍車,一切混亂的情况,還會發生嗎?如果吳局長對教育持份者的訴求仍然自以為是,依然故我,放心好了,正如局長所料,抗爭將會「常態化」。

不得不提的是,警察護駕吳克儉粗暴驅趕學生的時候,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的一位老師,用身體擋着警察,出力抱着同學,大叫「唔好掂我啲學生」。吳克儉坐在車內,用輕蔑的眼神橫掃車外哭喊呼叫的同學,看到這位用身體保護學生的老師,什麼是卑鄙,什麼是高尚,早就一清二楚了。

原文刊在明報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