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1

【輔仁媒體】霏子:遵理Oscar Ma 事件時序表 (3662)

日前,遵理學校補習名師Oscar Ma(又稱馬神、奧斯卡馬等)被指與女學生發生關係,並始亂終棄。事件涉及老師的個人操守問題,也與青少年的個人成長有關,引起了公眾關注。事情越演越烈,香港高登討論區在4天之內推爆10張帖子。以下,提供簡單的時序表,方便大眾了解事情。筆者近日受考試折磨,未能時刻跟進事情,如有錯誤,請各位不吝指教,以正視聽。

2016年05月07日下午

高登會員最後得啖笑代朋友(即事主)在香港高登討論區發表帖子,主題為《[真人真事]我和補習老師上床了(長文慎)》。事主指自己於2015年7月始,與一名補習老師曖昧,並發生性行為,最後被始亂終棄。事主未有公開該名補習老師的身份,並說:「希望知道他是誰的人不要公開他出來,不知道的,也不要八卦了,只要他的學生知道我在說誰,小心提防就好了。」

然而,高登會員已在10個回應內猜中,該名補習老師正是遵理學校的通識科補習名師Oscar Ma,並在40個回應內確定。

2016年05月07日晚上

名校Secret出現一篇Secret,圖文並茂,發文者自言被同一名補習老師性騷擾過,也是受害人之一,惟沒有說明該老師是否Oscar Ma,但高登會員已確定之。

2016年05月08日下午

真.補習Secret也發表了有關事件的Secret,圖文並茂,可見心思。

2016年05月08日晚上

遵理學校校長June Leung(又稱六月娘)在Facebook分享了一張楊過和小龍女的貼圖,呼籲事主與她聯絡,承諾會保護其私隱,亦會給予一個公道及適當的賠償。同時,強調如果是抹黑,事主不可免責,並說:「小朋友,位,並唔係咁上的!」又留言:「如此上位方法,令人反感!」另一補習名師Kelvin Lau留言:「可能有人實力不足,唯有走歪……可悲……」後來卻秒刪留言。

Oscar Ma 隨之和應,在Facebook分享了June Leung的貼圖,直斥事主「抹黑他人、偽造線索」。及後,表示諮詢過律師,會採取一切法律行動應對,事件一定越辯越明。

June再次呼籲事主出現,又說:「跟律師研究過,我們不是專業的調查人員,報警是較穏妥做法。」

事主見Oscar Ma出動律師,只好提供二人的對話截圖,並錄下影片,以證自己沒有抹黑他。事主又提供一張內有Oscar Ma及其哥基犬的照片,證明自己曾訪他的住所,成為一有力證據。

2016年05月09日凌晨

Oscar Ma就事件報警,警方列為「雜項事件」處理。報警後,他在Facebook開Live,稱自己沒有與任何女學生發生性行為,希望事主可以三思,過程聲淚俱下,令不少學生心痛。

3小時後,輔仁媒體總編輯Rocky Yung 以分身白木乩名義發表《遵理Oscar Ma深夜報警,究竟報乜__野?》一文,Tag了Oscar Ma,卻慘遭Untag,十分可憐。

2016年05月09日上午

Oscar Ma再次開Live,展示自己的多張照片。他說,他和女朋友不時就狗的問題,在網上群組求教,多次上載有關圖片,事主提供的照片,是他的IMG2927,不是由事主拍攝的。他又說,事主說他的重要部分有痣,如果要他驗明正身,一切的合理方法他都可以配合。全片直指事主提供假證據,又說她自相矛盾。

遺憾的是,網民Cheung Ka Chun發現IMG2927的Size只有43.5KB,一般親自拍下、由iMessage接收的照片不會這麼小,直指Oscar Ma從Facebook下載照片,並勸告他「咪撚玩啦」。

高登巴打亦有跟進事件,紛紛要求他提供在網上群組求教的紀錄,及IMG2927的最後修改日期,惟Oscar Ma未有順應。另外,他們又找出其他照片與事主提供的照片有出入,不似同一時間拍下來,疑點甚多。巴打單身小武士更恥笑他:「若要人不知,43.5KB。」同日,亦有「天地有正氣,梁Sir無叫雞,馬Sir無屌閪!」、「我和通識黃者交液了」等語錄,頗具創意。

2016年05月09日下午

事件的第一張帖子被刪,香港高登討論區CEO林祖舜被多次問候。

各大報章開始報導事件,其中蘋果日報〈遵理爆師生戀疑雲 通識科名師否認並報警〉一文被指避重就輕。輔仁媒體上載多篇文章,均就事件各抒己見。

2016年05月09日晚上

事主提供一段清晰的影片,可見她利用Whatsapp及Facebook Messager與Oscar Ma對話,即使另一方真正使用手機的不是Oscar Ma,其電話號碼也屬他。影片一出,眾人即大笑遵理「越辯越明」、「正義立即可以得到伸張,不必遲疑了」。下午開始,Oscar Ma和June Leung未有再次回應。

2016年05月10日凌晨

遵理學校發明聲明,指因關事件陸續出現更多資料,將委任委員會調查,會員有林祖舜、趙志洋和陳偉信,將於3至4日內得出初步結果,而導師Oscar Ma則會即日起停課。

聲明一出,即引起「群屌」。網民指摘,遵理學校凌晨2時才發聲明,較少人會作出回應,似政府手段。而且,June Leung前天才說他們不是專業的調查人員,今天又進行內部調查,自打嘴巴。有人笑言「公關災難」、「未搵到醫院脫痣」、「將呢件事寫成另一個故仔賣比TVB」,亦有人勸告遵理學校解僱Oscar Ma,以免影響其上市計劃。

後來,June Leung才「上水」說:「我之前的言論如引起任何人的反感或不滿,於此真誠致歉。」此言亦被大罵,有人說她前天「係威係勢」、「去到盡」,假定事主誣衊,又大力批評,沒有留半點餘地。今天只是「大包圍」向任何人道歉,未有專誠向事主認錯,令人失望。

2016年05月10日上午

Kelvin Lau再次發言:「到了昨晚高清片一出,事實已定,我立刻認為要出來為自己的誤判和失言道歉……到了今日,Oscar還沒有親口認,但我不能再等,我認為不用調查,我現在向女事主說『對不起,我誤會了你,亦知道你受了很大傷害,希望你會原諒我』。」另外,他又向高登朋友、Secret Page的朋友和各同學道歉,解釋自己刪除留言後,久久不發言,是不想再誤判。不少人稱讚他願意認錯,又誠意道歉,比起Oscar Ma和June Leung有承擔,亦有人說他急速割席,實在「柒到唔敢睇」。

另外,高登會員莊民老婆指出,蘋果日報執行總編輯徐緣與June Leung本來已十分友好,推測蘋果日報不作有關負面報導,與此有關。

2016年05月10日下午

相關人士不再回應,事件開始平靜。高登巴打利用空檔「鞭屍」,大力恥笑多名學生,當初盲目支持Oscar Ma和遵理,是非不分,力說事主的不是。例如KL Lamm相信Oscar Ma的辯白,以為他提出了沒有破綻的證據,便說:「Now, you made it!」,「Hang in there 」被恥笑無知,兩句話顯得諷刺。又例如Jackel Cheung也支持Oscar Ma,反問不信他的人:「Oscar教你既思維去左邊?」慘被恥笑「讀書讀到傻閪左」,事後他刪去言論,豈料已被Cap圖。最具代表性的是Jessica Wong,她批評事主貪錢,卻不能提出理據,其行為固然受抨擊,其外貌也被相提並論,被笑「相由心生」。她的多張照片被轉載,一度有巴打哀求「講還講唔好貼圖」,十分無辜。

另外,遵理學校的前通識科補習名師Keith Leung早前被指利用個人Facebook,讚好了141網站的一名女性Miki,有召妓之嫌。巴打開始反思指控是否成立,更有猜測,當年是Oscar Ma陷害他,好讓自己有機會躍升。高登會員雲以煙發表帖子《[平反]Keith案案件重組》,以重新判斷,暫時未有結果。

同時,經過4天風波,事件的重要證人——Oscar Ma的哥基犬音訊全無,也令巴打擔心牠已遭遇不幸,可憐牠和楊過、小龍女一樣,無辜中槍。

2016年05月11日凌晨

Oscar Ma再次「上水」,沒有回應所有質疑,沒有交代事件,也沒有向事主道歉,只宣佈離開目前的工作崗位,即時生效。遵理學校發表聲明:「由於Oscar Ma已向本校請辭,較早前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將就日後處理同類型事件向本校提供改善方案。」沒有提出繼續調查事件。而June Leung則未現身。Oscar Ma的離開,沒有平息事件,反而令群情憤慨,大部分人譴責他,明知謊言被識破,仍不承認錯誤,也不道歉,不是男人所為。

看來,事情不會如此簡單便完結。

筆者的字

首先,以上僅為筆者簡單整合資料,劣寫的時序表,或有錯失,懇請各方指正。其次,時序表乃根據網絡言論、圖片寫成,不代表筆者立場(戴返個頭盔先)。最後,如上文所言,此事有一定的公共性,希望各位多多關注。如事主所言屬實,那June Leung和Oscar Ma為人師表,誣告別人,必須道歉,Oscar Ma更要負上報假案的責任,絕不能一走了之。如出一兩份聲明,便可了結此事,也太兒戲了。希望各位可利用公眾壓力,還事主一個公道,也警惕兩位大人,凡事三思而後行,不要以大欺小、枉為師表,亦教導莘莘學子,不要盲目相信別人,要有批判性思考,才可「通識」。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