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8

【蘋果日報】陶傑:怎樣做中間人? (903)

法國化妝護膚品Lancôme,本來邀請了香港藝人何韻詩出席一個宣傳音樂會,豈知中國「環球時報」點名何韻詩批判,指為「港獨」,Lancôme很害怕,將何小姐除名。
引發一場公關災難。中國的喉舌一開口「狼擒」,香港的Lancôme即刻將人送上做點心。這樣一來,「環球時報」變成香港藝人的判官,牠說哪一個「港獨」,就是「港獨」,被告沒得申辯,無可上訴,一大堆中國五毛即排山倒海上來圍毆,這是公審地主與紅衛兵批鬥的中國方式。動物基因,沒有得戒的。
香港這邊的代理公關人員說,自我審查是法國總部白種主人的命令,跟香港一伙小的沒有關係。
如果是這樣,對外解釋的公關信,應該用法文。法國人有尊嚴,法文有阻嚇力,讓香港人自己翻譯成英文。但現在用了很爛的英文來解畫,令人不太相信法國佬會搞出這種鬧劇。何況法國人經歷過恐怖時代,集體批鬥、不准申辯即送斷頭台,法國人明白其中荒謬。當然,法國人也貪財,although I may be wrong,我迷信法國人高尚一點的品格。
這家化妝品的公關應該從常識判斷:「環球時報」有如手上有一本日本漫畫的「死亡筆記」,點了哪個香港藝人的名字,哪個的事業不但在大陸,還在香港,就判了死刑,這樣的結果合不合理?
如果Lancôme不理會,這家報紙是不是有將品牌趕出中國的巨大權力?還是其主編亦曾遭「中紀委」調查「公款旅行」的醜聞,所以不一定代表中共常委會?
因為「環球時報」之批判,就會將一個法國品牌通通下架?香港代理應該向法國主人提供一點意見:如果真的撤換了何小姐,會激怒香港年輕一代。但這是網絡世界,香港人萬一鬧到上歐洲人權法庭,網民與歐洲反化妝品的女權和愛護動物組織串連,對公司的形象有何衝擊?
看看「基本法」,香港的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受保障的,還是值得賭一局?法國主人在巴黎,已經受到伊斯蘭移民恐怖份子威脅,或不敢也冒犯中國,但或許敢。
這是付給你百萬年薪的價值。香港人要學會做買辦。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