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9

【香港01】藝文記:劫後重生 回歸音樂 有一種宣示叫心照 (1749)

  • 近年敢於為社會發聲的何韻詩( HOCC),幾經辛苦終於再開紅館個唱。

  • 演唱會名為《Dear Friend,》,名副其實,就像一場舊朋友的聚會,HOCC全晚沒有太多話說,倘若一心入場聽她「發聲」,也許略感失望;

  • 然而透過歌曲揀選、舞台設計,以至演出編排,她彷彿已經將對社會、對世界的想法,清清楚楚「講」了一次。

(梁碧玲攝) (梁碧玲攝)

近年香港流行樂壇中,HOCC絕對是甚具爭議的歌手。由主動出櫃到介入政治、由高調論政到備受打壓,以至多次入紙紅館均以失敗告終,直到今次,她大張旗鼓要辦一個「反傳統」演唱會──大至放棄一般商業運作,改用群體集資形式;小至謝絕螢光棒及燈牌等有害毒物。

凡此種種,都讓外界份外關注,到底《Dear Friend,》會是一個怎樣的演唱會?甚至有人擔心,最終會否淪為一種意識形態的宣示平台。

HOCC事先張揚,今次演唱會要「在遊戲之外,開一個派對;在常規之外,做一些反常」;雖然「真實」極為紛亂,但是「希望就在黑暗中」。

 黑 是格調 也是希望綻放的地方 

主題曲《親愛的黑色》就已率先表態:

「金粉散落了,紫荊暗淡了」「長街都變黑,就齊集影子出發」「釋出的寂寥,漸變做能量了」

簡單直接,毋須解說。

「黑色」 順理成章成了演唱會的主題。不論是舞台設計,抑或是服飾化妝,全部一片黑,有別於主流演唱會的五光十色、繽紛燦爛,同時「黑色」不單是一種「顏色」,更加是一種「格調」,就如舞台,一角藏着飛機殘骸、對角放置斷橋枯樹,頹垣敗瓦,像是墜機現場,甚至其中一幕,黑色雨雪降落大地,一片蕭條。

(梁碧玲攝) (梁碧玲攝)

 關於成長 

既然定位為朋友聚會,演唱會開場第一首歌,也是相當貼題的《舊約》:

「任何險阻也不阻我約會你,即使摧毁天與地」

放在入紙紅館屢敗屢試的HOCC身上,的確另有一番滋味,「突然身體髮膚充滿着猛烈潛能,危急時間有力氣」,誰在「危急時間」?誰又「充滿潛能」?又是充滿想像的陳述。

HOCC不少歌曲,本身都不是純粹的情歌K歌,仔細拆開,當中都大有文章,例子多不勝數,今晚亦先後聽到,包括《光明會》:「現在我的人,將要發動一波戰爭;立誓要剷除,沉悶領導層」、《你是八十年代》:「你叫世界發覺了,怪氣怪相也可以做大路偶像」等等。

全部獨立可成篇章,根本毋須刻意拼貼,正如HOCC所講:

「我發現歌曲係有生命,隨着我同呢個地方嘅變化,就會有唔同嘅想像。」

 關於愛情 

《Dear Friend,》中,要數最顯眼的調度,或是有關愛情一段:舞台先傳來一陣陣槍炮聲,象徵危險的紅色訊號到處閃動,HOCC隨後登場,站在飛機殘骸頂部唱出《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縱各有信仰,混亂大地上,戰鬥要把各樣民族劃開;他跟她始終從沒更改立場,永遠共勇敢的理想唱這歌」。

(梁碧玲攝) (梁碧玲攝)

對於愛情,戰火洗禮固然無情,世俗眼光同樣殺傷力驚人,此時「他跟她」變成「他/她跟他/她」,HOCC接續唱出另一經典《禁色》:「若這地方必須將愛傷害,抹殺內心的色彩;讓我就此消失這晚風雨內,可再生在某夢幻年代」,心水清的朋友可能已經估到,HOCC自家異色情歌《勞斯.萊斯》的前奏,也在《禁色》之後徐徐響起。

「為何還害怕?若覺得這樣愛,尚在計算他又是誰,可否愛?旁人哪個接受這種愛?」一氣呵成闡釋了現代愛情面對的種種險阻,十分圓滿,可是或太理所當然。

 是有種人的精神 

全晚其他時間,HOCC都是多唱歌、少說話;全晚講得最多,則是致謝部分,衷心感激所有成就演出的團體,以及每位入場支持的觀眾:

「我相信呢個演唱會最唔同嘅地方,唔係我哋有乜嘢犀利嘅舞台燈光、效果、服裝、化妝、頭,當然呢啲都好緊要,唔係你哋都唔想睇;呢個舞台唔係屬於我一個人,係屬於你哋每一位。」

HOCC沒有講太多,同時做了很多。在《Dear Friend,》,她集結了一個又一個主流以外的演出單位,包括雜技藝人、街頭表演者,以至本地大專院校舞蹈學會,一起在暗黑的土地上一展所長,讓眾人的努力及才華被看見;甚至在完場前進行本地演唱會少有的「謝幕」,將所有人叫到台上,一同分享成果。凡此種種,都是貫徹《是有種人》的精神及態度:「是有種人自創無數可能,哪管這叫娛樂還是責任」。

「是有種人純粹熱愛耕耘,有種個性從未曾被發掘」,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灌溉,暗黑的土地迎來變化,一群又一群恢復色彩的表演者雀躍回歸,枯樹再現生機並且長出嫩芽,台上《千千萬萬個我》,人與人、肩並肩,剛好填補了破橋間的斷裂,「若果我陣亡,留給你,留給你,填好這革命情歌,延續天真的我」。

個人力量也許微薄,勿忘眾志可以成城;正如《Dear Friend,》,沒有螢光棒、沒有燈牌,只有眾人,然而一人一光,已經足以創造星海,驅逐黑暗。

始終,有一種力量,叫我們。

一人一光,已經足以創造星海,驅逐黑暗。(梁碧玲攝) 一人一光,已經足以創造星海,驅逐黑暗。(梁碧玲攝)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