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3

【香港01】救護熊柯南:首次求職:我以為我識面試,原來我唔識 (1519)

  • 於阿德萊德求學一年後,我轉到墨爾本升讀大學。先從香港來到阿德萊德,再由阿德萊德轉到墨爾本,我的感覺就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 不是阿德萊德差,只是年幼的我不懂得欣賞這種寧靜美。

【上回講到:越野單車賽——首次處理嚴重創傷個案】

筆者第一次在澳洲求職時,才知道面試方式與香港很不同。(視覺中國)

都市繁華的背後,暗示著物價指數的提升。縱使兩地學費相若,生活開支卻明顯增加。當時的澳洲學生簽證容許持有人每星期工作 20 小時,沒有父幹的我當然會嘗試兼職工作以幫補使費。到過求職網上載履歷,也前往過多間超級市場自薦倉務員,但結果總是音訊全無。當我心灰意冷的時候,我於大學救護學系的報告板上看到了一線曙光:

想於課餘時間實踐你的救護知識嘛?我們需要你!

記得那是一個於活動場地提供醫療服務的私人公司。視乎活動類型,公司會派出急救員、護士、救護員,甚至醫生,更可能於場地內設立臨時醫院以處理傷病者。看到這則廣告,我心裡跟自已說:「機會嚟喇,飛雲!」

我立刻奔往大學圖書館,把我先前整理好的履歷略作整理再上傳。往後的幾天,我手機沒有離身,每天也檢查電郵數十次。等待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漫長……

兩星期後,我終於收到確認電郵,相約於一星期後面試。面試的地點是墨爾本的近郊地區,沒有公共交通工具能直接前往。那時我沒有駕車,也沒有 google map,只能拿著地圖複印本乘坐火車前往該區,然後步行約 40 分鐘前往這公司的辦公室。天公造美,烏雲使天氣不太熱,讓我不至於大汗淋漓的參與面試。

我很重視這個面試,事前假想了如何應對一些常見的面試問題:自我介紹、能為該公司帶來甚麼利益、為何該公司要聘請我、是否了解該公司等等……其實我前往澳洲以前,曾做過好幾份工,均需面試。此外,參與聖約翰救傷隊和醫療輔助隊、報讀外校中五重讀、從夜校回到日校升讀中六等等,也一樣需要面試。因此,我自以為有相當經驗,十拿九穩。怎料,我錯了……

自我介紹只是最基本,主菜是「行為面試 (Behavourial Interview)」。初次聽到這個詞匯的我,還未搞清所謂何事,便要親身感受……職員向我解釋:「待會我們會給你一個處境情況,然後你要告訴我們一個相關的自身經歷。當時你如何處理該難題,最後結果又如何?你提供的經歷,當時的處理方法,和最後結果也會被評分。如果你的經歷是一個群體經歷,我們只想知道當時你以個人身份做了甚麼。」

我似懂非懂的聽罷,只能硬著頭皮直衝。雖然是超過十年前的往事,但仍記得部份題目:

  • i) 跟同伴一起邁向相同目標
  • ii) 認為上級嚴重犯錯,你不認同對方
  • iii) 跟身邊的人有分歧
  • iv) 用說話技巧,讓他人去做一件他們原本不想做的事
  • v) 放棄某件事情
  • vi) 很努力地做一件事
  • vii) 一次失敗的經歷

以上的處境情況,要即時想到相關事例已經不易,還要借機推銷自己便是更難。另外還要用英文去作全程作答,面試職員又會作間中追問……於面試結束前,他們也對我問了好幾個急救和藥理問題。我已記不起當時整體表現如何,但卻很記得踏出那面試的會客室時,我汗流浹背。

原來外國的面試,並不在乎履歷上寫的背景學歷。如果面試只為核實履歷上的資訊,作簡單的證書檢查便可。其實面試是為讓僱主透過會談去認識求職者,了解其履歷表上未能表達的性格特質。行為面試,可協助測定求職者的處事態度。畢竟「態度決定高度,心態決定境界!」,僱主不是要一個求學機器,而是要一位能為公司帶來利益和成長的僱員呢!

大約一星期後,我於電郵收到該公司的入職表格和迎新訓練營的資訊。被告知完成 2 日 1 夜的訓練營後,他們便會以每小時 20 澳幣的時薪聘請我作兼職員工。我的澳洲工作生活,正式開始!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