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9

【蘋果日報】世道人生:是枝裕和 (1433)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在康城影展獲最佳電影金棕櫚獎,我非常期待看這部電影,是枝的《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海街女孩日記》、《比海還深》是我近年看到的最好電影中的幾部,都是平常人的日常故事,沒有激烈衝突的情節,沒有大悲大喜,沒有壞人好人,但在平凡的故事中拍出濃郁的生活味道,猶如雋永的散文,隱隱透露讓人回味的社會關懷,讓人咀嚼其中的人生道理。這樣的電影風格,似乎還沒有在其他導演作品中看過。
康城影展被公認為最重要的國際影展(奧斯卡是美國影展,其他國家是以「外語片」方式參展),在康城獲大獎是國際影壇極高榮譽。早前日本在野黨議員在國會提質詢:「有法國媒體指出安倍首相至今仍沒有向是枝導演表示過祝賀,政府是不是無意祝賀是枝導演?」文部科學大臣林芳正表示希望邀請是枝裕和到文部科學省,當面向他表達祝福。
6月7日,是枝裕和在博客中作出回應,他說看到這新聞,感覺:「明明還有很多其他重要事情需要商議,卻因這種私事佔據會議時間、新聞版面和電視新聞的時間,感到心有不安。」
他表示自己在康城拿獎回國後收到很多表彰的邀請,雖心存感激,但悉數回絕。他說,當今社會正被逐漸「回收」進掌權者們的「宏大的故事」中去,在這種狀況中,作為一個電影導演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與這種「宏大的故事」(不分左右)進行對抗,並持續不斷地創作出與「宏大的故事」相對的、多種多樣的「微小的故事」,這樣做會令文化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他說就電影而言,它與「國家利益」、「國家政策」連為一體時曾招致了不幸的災難。而如果我們認真反省的話,就會知道即便在如現在這樣的「和平時期」,我們也該與公權力(無論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保持距離。
他希望表彰之事可以就此告一段落,而對於電影的討論則務必持續進行下去。
他講的與「國家利益」連為一體帶來的災難,應指二戰前及戰時的日本。和平時期,若文化活動與公權力相連,即使還沒有招致社會的災難,至少也是文化的災難。只要看大批極有才華、有創造力的文化人,在1949年後的中共國,當文化活動與公權力連結後,還能創作出怎樣的東西,就明白了。伴隨文化災難的,必然是社會災難。
婉謝政府、掌權者的表彰,是一個文化人的操守。知識分子不僅應該與公權力保持距離,而且任何時候對掌權者都應該採取置疑的態度,因為致力於創建所謂「宏大的故事」的握有權力的人,都難以避免權力的傲慢與腐化。文化工作者應站在平凡人、弱者的位置,創作「微小的故事」去抗衡「宏大的故事」對平凡人、對弱者的漠視。
若把掌權者或依附絕對權力者請來為自己的作品表彰、加持,那麼不用去看其作品,已經知道此人淪為權力的附庸了。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