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1

【蘋果日報】世道人生:8.18的記憶 (2804)

上周末是18年8月18日,華人多相信「8」主吉祥,於是「18818」也帶來社交網頁的話題。
對「8」的迷思在2008年卻被指為不祥數字,那年汶川大地震在5月12日發生,有人說:5+2+1=8;那天是農曆4月初8,距離北京奧運開幕的8月8日正巧是88天。香港對中國人的認同在那一年達到最高點,其後就插水式向下滑落。
8月18日對中國大陸人來說,最恐怖的記憶,就是1966年的這一天,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百萬紅衞兵。一個紅衞兵領袖上城樓為毛澤東掛上紅衞兵袖章,毛問她叫甚麼名字,她說叫宋彬彬,毛說不要文質彬彬,「要武嘛」,於是這位紅衞兵就改名為「宋要武」,而她所在的學校也改名為「紅色要武中學」。
8.18後,公安部下達指示:各公安分局派出所向紅衞兵提供所管轄區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名單供紅衞兵揪鬥,號稱「紅色恐怖」,紅衞兵為「保衞無產階級紅色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用皮帶、棍棒、拳腳、灌墨汁、砸磚頭以及想得出想不出的酷刑對待幾乎所有的學者、專家、作家、藝術家和大中小學教師這些「階級敵人」。無數「階級敵人」被打死或自殺,死後被冠之「自絕於黨自絕於人民」。
據大為縮小的官方資料統計,紅衞兵運動帶來文革十年的暴力迫害致死的,北京有9,800多人,上海超過萬人,全國兩千餘縣平均每個縣死亡500至1,000人。因大量冤假錯案受到誣陷迫害株連達一億人。
前年1月,大陸博客王培堯寫了一篇文章《1966.8.18:北京城死了多少教師?》,盡可能收集有名有姓的資料,指出單單在「紅八月」的北京城大中小學校,被打死的教師職工數達1,772人。這是中共既抽象否定文革、又為了黨領導的合法繼承而不願具體否定文革的情況下,個別人受良知驅使而作的有限調查。
從8.18毛澤東的「要武」、公安部釋出批鬥名單,而帶起紅衞兵向全國「階級敵人」施暴,很明顯這是一場自上而下發動的「群眾暴動」。為響應祖國的大時代號召,澳門左派在這一年發動鬥爭澳葡政府的12.3運動,香港左派有樣學樣在翌年的5月發動六七暴動,都是紅衞兵運動的一脈相承。現在左派和港共將六七暴動美化,也是基於「黨領導合法繼承」的目的。如奧威爾所言:「誰掌握過去,就掌握未來;而誰掌握現在,就掌握過去。」但強權的「掌握」卻永遠無法抹殺事實。
我妻子那時在深圳中學教書,文革時也受到衝擊。1966.8.18後超過十年,學校都無法進行正常教學,那時的中學生和大學生,受到怎樣的教育可想而知。
我那時也是香港愛國左派的熱血青年。文革的殘酷、暴戾、非理性,從66年的8.18蔓延到67年的香港5月,十年歷程使我「覺今是而昨非」。否定自己的過去當然不好過,但帶來明澈的後半生卻非常值得。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