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0

【獨立媒體】何潔泓:我們不需要懼怕監獄 (699)

雨傘運動,那場當年一起參與過的雨傘運動。

明天佔中九子判刑。民主運動,靠著一代又一代,不怕焦頭爛額的人,堅持走往崎嶇坎坷的道路。看著政權、高牆、擁護者行使權力、大條道理指斥大家應以合理合法的方式爭取,感到多麼可笑,卻又多麼可悲、多麼難過。

作為曾經坐牢的人,曾被高高在上的法官所定義、被嘲笑太傻太蠢、被質疑初衷與動機。感到一大個機器、一大塊牢固橫蠻的石頭狠狠壓過來。面對所有,我知道,我仍記得,要有好強大的內心,堅定的意志。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是為了什麼。

懲教署職員曾說,「要開車了,出面很多記者,要不要戴口罩」,當時我回話「坐這個牢,是光榮的」。不必如此。有很多剎那,曾經手震、曾經不安,但心臟的一邊,總是很很很溫熱的,暖流和情感交錯流動。對香港的愛。對美好的想像。

深呼吸走進法庭,聽到判決,被鎖上手扣,再深呼吸地走上囚車,直到睡在旁邊的牢友跟我說「你們是無罪的」,又再深呼吸。我們想要的,是一個美好的社會。那是一個,美麗的願景。

無力感來襲,一室、一整個以大軍壓境的姿態襲來,不太看到未來、不太看到前方有著什麼光芒。但所有走出來的人、面對審訊、面對監禁、在不同地方仍在呼喊的人,都是仰望星空的人,在風雨中點一根燭。牢牢保護著那個火光,抓著那根燭,擋著那些風,在黑暗中發出一些召喚。宛如跟對方說,同伴,我們都在這裡。

我想這輩子都難以忘懷,在東北十三子進牢前一晚的凌晨,黃浩銘捉住我說,雖然我們在一個低谷,但我們會看到山上的風景。當時我已經哭得不能自我控制,但無論有著怎樣的形態、有著怎樣的反射動作,心臟的一邊,都是溫熱的。

他昨天在城市論壇說:「公民抗命的人,是會知道他們的去路是去那裡的。我們的去路,在監獄,但我們同樣地想走向美好的光明。美好的未來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希望香港的社會,有公平正義的制度,無論是經濟制度、政治制度。

我們不需要懼怕監獄。在社會運動,我花了10年時間在這裏。今日面對監禁,我是絕對不會後悔的。因為這是我的想法,我希望香港有真正的民主和公義的社會。」

談起未來,想起就痛,仍願大家安好,內心強大。

戴耀延、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

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