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8

【立場新聞】Simon Liu:鄭秀文教曉我淫蕩 (665)


我曾是鄭秀文的超級 fans,加入過歌迷會,經常追星(那年代追星,是 literally 追著明星跑那種)。

那時候,總覺得鄭秀文 fans 都是較叛逆的一群。我們見到陳慧琳練玉女心經咁款就覺得嘔心。還記得某年勁歌,王菲拿了最受歡迎女歌手,我們一班 Sammi fans 便在紅館山頂,大喊 TVB 和王菲「收皮」。隔天我們上了報紙,從此 Sammi fans 被視為爛口兼無品,正好切合偶像「臭四」形象。

真正喜歡鄭秀文的 die hard,相信都會同意,她最引人入勝的作品,從來不是她信主之後的福音歌,更不是近年甜到漏的《千年如一日》、《不要驚動愛情》。我們留戀著千禧年之前的作品:《十誡》瘋狂的性愛呻吟;《心血來潮》的空虛寂寞凍;《非男非女》的開明與解放 ⋯

那個染金髮就等於飛仔飛女的年代(聞說鄭秀文是香港第一位染金毛的藝人),鄭秀文已經教曉我們「是男是女今天也可以性感,是男是女今天也可以不安分」;她告訴我們愛情和男人是如何 disposable,「你的愛寵,止咳嗽也不夠用」;她告訴玉女們如何釋放自己,「等我幾晚刻⋯壞又壞到底」。

演唱會唱快歌,她永遠 bra top 示人。97 年她拿一條羽毛掩著兩點,如今回看仍然經典。

到後來鄭秀文抑鬱、信主、康復,音樂風格愈來愈健康,Sammi 淫蕩不復再,但歌迷身體裡的小妖精早已揭露原形。今時今日去基吧,間中還聽到幾首鄭秀文早期的作品,與憶蓮那些舞曲一樣,超越時空地域,引領著基佬們情慾探索。

鄭秀文當年的音樂告訴我們,愛情從來不是童話。人性是如此複雜多變,情慾是如此直接真實,是如此糾結痛苦。她告訴我們,淫蕩不是罪,情慾不是罪,性感不是罪;愛人不是罪,不愛也不是罪;快樂不是罪,痛苦也不是罪。

作為陳年舊 fans,如今我仍然相信這一套:淫蕩不是罪,做第三者不是罪,輪不到你們來道德審批。當年驕傲、放蕩的 fans 們,今日又是否願意為淫蕩的人站出來,對自命道德判官、雪藏心穎的 TVB,大叫一聲「收皮」?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