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

【眾新聞】陳聰:重讀《人民不會忘記》?梁美芬回覆:未係時候… … (266)


六四,三十周年。

當年曾身歷其境的記者們,三十年過去,對於1989年發生的一切,仍然記憶猶新,甚或猶有餘悸,於是,他們為歷史見證,在網上發布了《我是記者 我的六四故事》

如果這是補遺的話,就是補遺了三十年前、六十四位記者結集出版的《人民不會忘記》的後續故事。

不敢忘記,更要補遺。支聯會今年定下的主題亦是「人民不會忘記」,《晴朗》有見及此,亦找來當年有份為《人民不會忘記》撰文的記者,希望他們能重讀當年的文章,喚醒的不只是記憶,更要喚醒社會的關注。

當我們從《第一章:學運始末》的「知識份子聯名上書」開始,由當年一月六日回顧到《人民日報》發表了「四二六社論」,「四二七遊行」一觸即發,當中有一篇值得大家重溫的文章,那就是〈進退之間〉,作者梁美芬。沒錯,就是我們所認識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亦是現時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當年,她是英文虎報記者,親身報道北京所發生過的事。當時的文章,描寫了學生們:

經過多番波折和恐懼掙扎,成千上萬的北京學生毅然走上街頭。他們無畏的精神不但感動了他們的老師,也感動了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自願為學生開路。當天,他們成功地環繞京城遊行了,向全世界顯示要求民主的決心,為中國民主運動翻開了新的一頁。

當年的遊行是「感動」、「決心」,是「翻開了新的一頁」,如今,面對逃犯修例,第一次幾萬人走上街頭,第二次十三萬人群情洶湧,第三次「6月9日」有多少人仍是未知數,但如今,人數卻變得不重要?

三十年後今天,貴為立法會議員、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梁美芬。何君健攝

《晴朗》同事相約梁美芬,希望她能重錄當年其本人在《人民不會忘記》中撰寫的部分篇章,不需多加意見,不需個人感受,就只是如實讀出當年的內容。怎料,我們得到梁美芬的職員回覆竟是「梁議員認為未係時候做」。這個回覆真是可圈可點,因為「未係時候做」並非拒絕去做,只是時機未到。請問,三十周年「未係時候」,難道要等到四十周年?五十周年?還是,等到人民忘記了才是時候去做?

三十年,可以令人難以忘懷;

三十年,亦可以令人面目全非。

為甚麼「人民不會忘記」很重要?因為一旦忘記初心,往後所行的路將會越走越遠。

編者按:看以下影片,重溫三十年前的梁美芬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