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回歸日」的悲劇 (901)


昨天帶頭衝擊立法會的是人是鬼,引起議論。但有現場社工說,有十幾人是把生死置諸度外的死士。毛孟靜勸喻他們有坐牢甚至中槍的風險,有人回答說:「預咗啦!已經有三個人死咗啦!我哋預咗啦!」據聞有青少年前晚在煲底開會,有九人舉手做死士。所以他們是用另一方式自殺。

不了解年輕人對前途、對香港政治的絕望,不了解他們作死諫、自殺求解脫和作死士的深層意識,就無法明白立法會前的大爆發。建制對他們的所有訴求無回應,他們只好冒死去搗毀建制。

香港在所謂「回歸」日,演變成一個悲劇,一個年輕人沒有未來的悲劇。

前天大批市民參加撐警集會,參加者之一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指,反修例原意很好,希望捍衞法治自由,但現時已經變成本末倒置,破壞香港法治和自由,甚至連和諧也受到破壞。

眾所周知盧醫生的親中立場,但他這段話卻沒有錯。只不過他說本末倒置,可能需要先搞清楚何者是本何者是末,以及是誰在破壞法治自由。

本是甚麼?就是如盧醫生所說的,市民反修例是要捍衞香港的法治自由;末是甚麼?就是發展到現在的政府與市民對立,尤其是警民關係受到幾乎毀滅性的破壞。本是如何演變成為末的?

雖然是20多天前發生的事,但許多人已經忘記了事情的轉捩點。轉捩點就是6.9百萬人上街抗議,而林鄭政府當百萬人「冇到」,當晚11點就急不及待地表示「條例將如期周三恢復二讀辯論」。隨後兩天,林鄭三度見傳媒,除了一再說會如期交立法會之外,還以甚麼300個團體的信來證明修例有「正反意見」,作為把百萬上街市民的意見置之不顧的藉口。在回應將有「三罷」和包圍立法會的行動時,她更惡形惡相地以過去幾年法庭的裁決來恫嚇年輕人。

不僅言辭恫嚇,而且6月11日還有大批警員在金鐘站截查年輕人,在無證據的狀況下帶侮辱性地要許多人站在牆邊,不准離開。

12日上午,林鄭接受電視訪問,再強調送中條例絕不會撤,又把自己比喻作媽媽,而香港年輕人則是她的兒子,說不能「縱容兒子的任性行為」。以致引起香港從未見過的媽媽們集會抗議。

林鄭政權這一連串的反應,反送中的市民擔心日後失去安全保障能夠怎樣?唯一的、無可避免的選擇就是要衝擊和佔領立法會,使它開不成會。而政府也作了與示威者為敵的暴力鎮壓的準備。於是產生6.12衝突和十幾條影片錄下的警察暴力。

接下來,就是政府的大逮捕和對6.12的暴動定性,打算重施旺角事件的故伎,直到看勢色不對才宣佈「暫緩」。但政府的表現到了這地步,市民怎可能再相信政府的「暫緩」呢?再加上6.12的暴力,林鄭政權將維持社會穩定的警察推上前線與市民為敵,迫使示威者不能不針對警暴而有新的訴求。於是出現200萬人遊行、向全球控訴、包圍警總、不合作運動等等,起因都出於林鄭在6.9後的種種惡言劣行。

倘若6.9百萬人遊行後,政府即宣佈暫緩修例,那麼我相信市民是會收貨的,以後的事也就不會發生。所有造成今日的市民與政府的對立,年輕人因絕望而產生的尋死或死士心態,都是由於政府捨尊重民意之「本」而去逐威權政治之「末」所造成的。

「回歸日」,把晴天當雨天,躲進室內「慶你老母」。22年,把香港變成一個悲劇。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